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套路深(三更)
    看到四长老破空而去,宋家的女修身子一动,就想追过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二长老厉喝一声,“林家的事,自有林家的人来管,你无须多操心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女修气得回过头来,“你不怕四长老出事?”

    “怕,我当然怕!”二长老冷哼一声,厉声发话,“但是我更怕的,是林家乱了尺度,乱了规矩林家自己不乱,没有外人能打败我们!”

    他不是不想去追击,但是林家至今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敌人是谁,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敌人在暗处隐藏着,他必须先维护住大局。

    至于今天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子,他不想去想,他只知道,林家只要自己不乱了分寸,就算有所损失,也是林家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所谓千年的家族,那真不是白说的,见到族中有难,就一股脑冲上去,根本不考虑看护重要场所,不考虑维护自家根基,那都是没有章法的暴发户。

    四长老的速度果然了得,十几息时间,就来到了队伍遇袭的地方,这又是一支百余人的搜山队伍,同样是四名司修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队人,比刚才那一队反应快捷,因为有了前一次的遇袭经过,大家越发提高了警惕,凶手的第一波钢钉,只打伤了十余人。

    然而凶手也改变了策略,一波钢钉之后,发出了第二波,又打伤了七八人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四名司修配合得很好,对方冲阵的时候,他们直接将人圈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搜山队的人太多,凶手肆意地横冲直撞,林家的却是投鼠忌器,发挥不出围攻的威力。

    在四长老赶到的前一瞬,凶手破开了司修的围攻,并且将一名司修打得倒飞了出去,口中也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贼子休走!”四长老只看得睚眦欲裂,头顶幻化出一柄三尖两刃刀,蓦地变大为一丈多长,重重地斩向那名黑巾蒙面的中阶制修。

    哪曾想,那中阶制修的身子诡异地一扭,顿时不见了踪影,再现身的时候,已经到了侧前方的半里地之外。

    好精妙的身法!纵然跟对方是敌非友,四长老也忍不住暗赞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越强大,他越是不能忍受,于是他身子再次前蹿,撒出一片白芒,“定!”

    这是定身符,施用范围有十丈方圆,四长老得到此物已久,但是一直没什么机会施用。

    此物虽然难得,但是只对司修之下有效,他身为化修,对上司修,实在没必要用这个,对上制修就更不可能用了林家的家业虽然大,也不能这么浪费。

    而眼下,他是毫不犹豫地使了出来,务求定住此人片刻那种诡异的身法,根本不是制修能随便使出的,他就不信对方能连续使用第二次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对方还有其他的伎俩,他果断地激发定身符,这算是范围攻击了。

    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对方的身形再次一扭,消失在原地之后,又出现在半里地之外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是制修,”四长老冷哼一声,再次追了上去,头顶的三尖两刃刀,狠狠地斩了下去,“我看你能跑几次!”

    既然不是制修,那就一定是司修,他已经迅速做出了决定,一时拿不下,就拖住对方倒不信你能跟我拼灵气!

    既然要拼灵气,还要持续不断地给对方施加压力,那还是用拿手的战斗方式比较好。

    连续几刀下去,看到对方亡命奔逃,四长老心里不屑地一笑:倒要看你能坚持多久,就这点水平,也敢来林家撒野?

    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心里的警惕也极高,不住地四下探查着,生恐对方有人接应。

    蒙面人狼狈奔逃了七八里,终于大喝一声,转身打过来一片青芒,“看暗器!”

    “我早等着你呢,”四长老不屑地一笑,空中蓦地生出一面盾牌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了解到了,这青芒里有锐利的暗器,也有能爆裂产生白雾和毒气的弹丸。

    这一面盾牌,尽可以挡得住暗器,至于说那些阴损的弹丸须知他可是化修,聚拢毒气和雾气,不过是小儿科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青芒中,还有两颗小黑点。

    “轰轰”两声大响,一前一后仅仅相随,前一颗黑点震开了盾牌,第二颗黑点,则是在他身前炸开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四长老被后面一颗弹丸,震得灵气一散,硬生生止住了身形,落到了地面上,还被击得倒退了六七丈。

    我倒是忘了,这家伙还有这一手,四长老一时大惊,强提一口气,想要再次追上去,脑子里却忍不住想一下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的脸一黑,“握草这里有毒?”

    合着对方在此处出手,不仅仅是被追得急了,还是因为在这里提前布下了毒粉,他深吸一口气,马上就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这尼玛得是多深的算计啊?四长老都憋屈得想哭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点毒粉虽然难缠,他也不是很放在心上,毕竟是化修了,再强的毒,也能暂时逼得它不发作,关键还是要先擒住前方的小贼!

    四长老才要调整一下,继续追赶对方,却见对方一抬手,又打出了十几颗青芒,直奔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这可就难煞他了,上一波的青芒,就散出了不少白雾和毒气,被那两颗黑点炸开了,现在又来,他虽然还可以聚拢雾气和毒气,但是他现在中毒了,实在不便随意驱动体内灵力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他只觉得神智微微一幌,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。

    李永生心里冷笑,神念攻击奏效,他正要合身扑上,撒出手里的大网,猛地感觉一股奇大的威胁自上空压了下来,他想也不想,身体猛地向后蹿去,快逾闪电。

    “咦?”空中传来一声轻哼,然后一个中年人现身出来。

    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在朱雀城出现过的林慕南。

    他背着双手,淡淡地看着前方,也不着急出手,而是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小友,你我是否曾经见过?感觉你的气息似曾相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在月华岭养伤不假,但是族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他也不可能坐视,不能轻易动手,不代表他不维护族中利益,所以他悄悄地赶了来,只是没有让别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带脉吧,”那身影轻笑一声,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山岭中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”四长老见大长老也赶了来,羞愧地打个招呼,被一个制修戏弄了,还被大长老看到,真是尴尬得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族里承平日久,你确实有点疏怠了,”林慕南依旧站在空中,有意无意地四下打量着,口中缓缓发话,“林家祖训,谨慎持家此非常时刻,你们竟然不知警惕?”

    他身上有暗伤,还被对方一口叫了出来,当然不敢再强行追击,事实上,他正在观察,四周有没有什么巨大的威胁存在。

    “但是对方在家门口强行掳人,”四长老睚眦欲裂地大叫,“实在欺人太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林慕南冷哼一声,心中生出些不屑,光靠叫喊就能制敌的话,大家还修行做什么?

    他淡淡地扫视了几眼之后,沉声发话,“不知是何方朋友大驾光临,林某未曾远赢,可否拨冗一见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并不高,但却浑厚无比,一言既出,远处的山峰竟然传来了回声,“拨冗一见”,“一见”?

    等了一等,看到对方没有回应,林慕南再次发话,“林家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做差了,惹得阁下打上门来?若是你现在出来,林慕南定然给你一个交待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他又发话,“若是你现在不出来,我只问一句,诸位朋友是否准备好了,迎接林家的全面报复?”

    不愧是林家的大长老,这话说得有理有据有节,就算开始两句有点示弱,但是最后那轻描淡写的威胁,却显示出了林家强大的底气和自信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他的话虽然说得漂亮,但是对方没有丝毫的回应,只有山谷的回声,重复着他的威胁,却也渐渐地消散了,“全面报复”,“报复”?

    林慕南等了好一阵,才不屑地哼一声,“原来不过是无胆鼠辈!”

    几乎就在他出声的同时,他的耳边传来一声不屑的轻哼。

    对着出声的方向,他想也不想打出了一道白光,依旧是面积杀伤,但是杀伤范围足有里许,“能有点出息吗?握草”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自己的攻击,正正地对着五六里外林家的一队人马。

    那队人马有六七十人,领队的是两名司修,见到大长老莫名其妙地冲这里发出一击,直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两名司修想也不想,直接蹿出来挡在了前方,激发防御的同时,各自用兵器迎了上去所幸的是,这一次攻击的距离比较远,他们还能争取这一丝的时间。

    林慕南发出这一击之后,才愕然发现,自己是对族人出手了,他眼疾手快,手腕一抖,强行改变了白光的方向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身子极其细微地颤了一颤,又沉默片刻,才轻笑一声,“折向传声吗?呵呵,真是有点意思”

    三更到,召唤月票。未完待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