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铁板义安
    李永生和张木子来到南海府,已经两天了。

    大致了解到了林家的口碑之后,张木子也有点头大,“这是要跟整个义安黎庶为敌了。”

    “林家倒是志向不小,”李永生笑着发话。

    中土国的豪门大族,很少能做到像林家这么自制,努力交好当地乡亲,大多数豪门,最擅长做的就是盘剥乡亲——在家门口欺负人,不但安全,效率也高。

    就算有些大家族讲规矩,约定子弟不得骚扰乡亲,但是一代人两代人下来,强者越强弱者越弱,什么祖训族规,早就被巨大的身份差距甩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——我太强你们太弱,欺负你们天经地义啊。

    林家这种家族表现,是比较少见的,但是考虑到他们是半隐世家族,这样的表现也正常,林家根本看不上义安的这点小利益,他们的目光,盯着整个中土。

    为了争夺一块导引石,他们不惜跟玉钩潘家开战,不惜报复九公主的酒家,谁说林家不好利?

    但是在乡里,稍微让出点蝇头小利,就能稳固住后院,还能获得点好名声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说,这林家的心思大,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很了不得的。

    张木子咂巴一下嘴巴,“问题是这义安县都不好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不无得意地发话,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是累赘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张木子气得叫了起来,“这种地方我去过,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检查你的路引……不管他们是不是有这个权力,那么,你有拿得出手的路引吗?”

    她知道李永生有路引,但那是博灵郡教化房开的公函,也有博本院的游学路引,不过上面都是他的真实身份,无法接受检查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他们也不至于翻山越岭地进入百粤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白她一眼,微微颔首,“不就是伪造路引吗?这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伪造路引!”张木子翻个白眼,她是北极宫中人,身份尊崇走遍天下,还真没接触过这种东西,“真不知道你整天琢磨的是什么……给我也弄一份。”

    伪造好了路引,两人又化妆一番,寻一处隐秘的山谷,将马匹藏好了,步行进入了义安县。

    两人扮的是一对年轻夫妻,此次是新婚燕尔,出来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李永生本是中阶制修,张木子也将修为压制到中阶制修,这就是很般配的一对儿了,而且以两人表现出来的修为,如果不主动惹事的话,也不需要考虑太多安全问题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化妆术很神奇,随便在眼角和嘴角拉扯一下,再揉一揉鼻子,一松手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他脸上那道疤是大问题,但是敷了点奇怪的东西上去,就看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番手法,看得张木子目瞪口呆,强烈要求他教自己一下,于是她再次被笑话为“累赘”。

    不过被笑话为累赘,也是值得的,因为她学会了很实用的化妆术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快速化妆术,是使用了他自己配置的一种胶水,事实上,稍微改变一下眼睛和嘴巴的形状,或者再调整一下眼距,别人看起来,就是另外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,李永生还有其他古怪的药水,涂抹到脸上能造成局部僵硬或者肿大,也能很好地改变外形。

    张木子一直比较羡慕赵欣欣的厚嘴唇,不小心往嘴唇上涂得多了点,结果看上去,简直不能称之为性感了,“就当被马蜂蛰了一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入义安县之后,立刻就感受到了这里的不同,当地人看他俩的眼神,都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走得累了,在路边喝一碗大碗茶,随口问一问路,小二都要警惕地盘问他们,“你们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好在两人已经商量好了,张木子原本是渔阳人,能用渔阳口音说话,李永生也会渔阳腔,所以两人就说是渔阳来的,新婚燕尔,四处旅游度婚假。

    小二倒没有检查路引的意思——毕竟人家在这里喝茶了,但他还是告诉这夫妻俩,这里没啥好玩的,而且,人都比较排外。

    没错,义安的人是真的排外,很快地两人就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首先从衣服款式上,当地人就能辨出,他们不是本地人,而且相貌上也有细微的差别,至于说一开口,那更是完蛋——义安人只说义安话,根本不说官话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小镇上,旁边的人都躲着他们,不是怕他俩,而是……那种感觉不太好形容,就像人群里猛地多了两匹马出来,别人肯定不喜欢跟马离得太近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永生再随便找个人问路,对方就直接发问,“你俩哪里人?有路引吗,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坑人的是,义安话还不太好懂,对方指手画脚比划半天,李永生才拿出路引。

    对方还真就仔细看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自己伪造的路引有信心,就算巡捕房的捕快,只要不是专门负责制作路引的,也看不出漏洞,至于一般人,能看出才叫奇怪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怀疑,以义安人的封闭,没准不少人根本就没出过南海,根本就没见过路引。

    最气人的是,检查完路引之后,那厮将路引还回来,也没告诉他们紫云峰怎么走,而是很郑重地提示他俩,“你俩这样问路,很不好的,最好找到义安的朋友,有义安人问路,就方便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气得哼一声,“问题是我俩就不认识义安人,认识的话,肯定直接找他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无奈地摇摇头,递给他们一个“爱莫能助”的眼神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拍一拍她的肩膀,“不认识义安人,可以慢慢交往嘛,处得久了,可不就认识了?”

    张木子白他一眼,“咱们倒不缺时间,但是新婚夫妇游玩天下,可能在一个地方待很久吗?”

    “呃,”李永生被噎得翻了一个白眼,“看来还真是得考虑搜魂了?啧……这儿的人也太排外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也苦恼地叹一口气,她可是知道,自己搜魂的手段,不是很靠谱……

    不过最后,还是李永生想出了办法,找一家客栈住下,问客栈提供不提供马车——他俩想去紫云峰游玩。

    紫云峰是当地的旅游胜景,客栈一听,就满口答应了下来,不但提供马车,还提供车夫,做这个行当的,有钱谁不赚?

    不过住店之前,也是要看路引的,还好,客栈掌柜也没看出路引是假的。

    至于说客房,那就只订了一间,否则又要引起怀疑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木子云游天下,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小节,更关键的是,她跟李永生独处一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都是修行人,没兴趣操那些歪心思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马车就守在客栈的门口了,驾车的是一个六十多的老汉,脸上的皱纹深得能夹住蚊子腿,偏偏动作还很矫捷。

    车行三个时辰,来到了紫云峰,李永生带着张木子入山了。

    他俩前脚离开,后脚就有人找上了老汉,那是一个精壮汉子,他笑眯眯地发问,“米老头,这是又有买卖了?”

    “托林三哥的福,”米老头笑着回答,“两个渔阳人,在教化房公干,新婚燕尔到处旅游……说的渔阳话挺标准。”

    义安人确实只说义安话,但是米老头这种车夫见多识广,不止是官话,连渔阳话都分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碍眼的地方没有?”精壮汉子沉声发问。

    米老头想一想,然后摇摇头,“没有,小老儿还问他们要不要看日出,看日出的话,租被子给他们,那女人说晚上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紫云峰是四柱山支脉的一峰,不算太高,但是风景秀美,也是个不错的观日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米老头也清楚,那些想观日出的人,会引起林家的一些关注——看日出得睡到山上,夜里没准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林家这么小心非是无因,因为距离紫云峰不远处,就是林家祖宅所在之地——天星谷。

    义安林家,以前是被称作天星林家的,后来林家逐渐发展壮大,目前有四万多族人,天星谷早就住不下了,在义安开枝散叶,甚至有两三千人,在府城禅城发展。

    但是林家的根子,在天星谷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过米老头这些老义安,知道得更多一些,林家现在的基业,确实是在天星谷,但是林家真正的核心人物,都在距离天星谷不远的月华岭上。

    月华岭没有紫云峰高,那里常年被迷雾笼罩,也不是看日出的好地方,后来被林家从官府手里买下,又做了限制,不许人随便上去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月华岭在义安人的眼中,就变得神秘莫测了,有人说林家想以月华岭做基业,成就隐世家族,也有人说林家是信了野祀,找一处隐秘地方发展。

    米老头没心思分辨这些传言的真假,他只知道,林家待乡亲很客气,那么他就要告诉林家,这夫妻俩在山上待半天就走,估计不会去天星谷作怪。

    至于他称呼对方为林三哥,那真不是林家的威,而是义安人就这么称呼人,比如说林三哥也生了三个儿子,米老头见了最小的那个男娃娃,也会称为林三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