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甩脱(求月票)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又开始下雨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行人办了证件,冒雨观看了试验田,山上山下来回走一走,大半天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下山之后,他跟赵欣欣商量,“我打算在这里多呆两天,写完试炼报告,看有没有人帮我送回博灵郡……应该能找到人送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想将她诳回去,但是九公主表示,“农业是一国之本,我要在这里多停留几天,回去的路上,正好还有你护送……那样也安全。”

    你不是这样吧?李永生有点头大,“我们酒家那里,也不能不管不顾啊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一处产业,我难得出来散散心,”赵欣欣淡淡地发话,又抬起雪白的玉腕看一看,不无遗憾地发话,“你说,我手腕上是不是少点什么装饰?”

    “少一串手串,”李永生很无奈地回答,“回头我送你一串,白莉莉送的这一串,不值钱,但却代表了同窗情谊,不合适转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赵欣欣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人家送你的东西,我怎么会要?不过……好像你在同窗里,人缘不怎么样啊,只有一个人送你贺礼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“都是修生,想的比较少,单纯得很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远处款款走来一人,白衣白裙,正是依莲娜。

    她走过来,抬手递过一块手帕,然后转身就走,“送给你的……祝贺你晋阶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斜睥赵欣欣一眼,硬着头皮打开手帕,手帕是麻纱的,质地厚实手感极佳。

    雪白的手帕上,绣着两只天鹅,在空中展翅翱翔。

    中原的男女定情时,送的手帕一般是绣着鸳鸯,但是西南边和西北,流行绣天鹅,他们认为天鹅对伴侣更忠贞一些。

    赵欣欣冷哼一声,也转身离开了,“好一对天鹅……果然是同窗情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悻悻地挠一挠头,搁在上一世,遇到这种事,他能哄一哄永馨,不过现在……还是等她觉醒之后再解释吧。

    总算还好,接下来的时间里,依莲娜并没有再来找他。

    又一天过去,孔舒婕要带着修生回博本院了,李永生打算跟着走,他还跟赵欣欣解释,“跟着大部队的话,我不会有什么危险,连鹰再丧心病狂,还敢对这么多本修生出手?”

    “既然安全,我也跟你走一遭,”九公主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还没去过博灵郡,正好去玩一玩,看看博本院第一人回去,还有多少同窗会送贺礼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了,“九公主,咱能不这么任性吗?忘了你才遭遇两次刺杀?”

    赵欣欣淡淡地回答,“你不是说,跟大部队走没事吗?你要不欢迎我去博本,你直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没错,我就是不欢迎你去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一转身,气呼呼地走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大家启程上路,李永生和张木子两人四马,跟着大家缓缓前行,猛然间发现身后不远处,跟着一辆马车——还是李永生留在基地的马车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真的不高兴了,拨转马头就回去了,来到马车旁发话,“九公主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次,赵欣欣连车帘都没有掀起,就在马车里回答,“我走我的路,关你什么事?你不欢迎我去博本院,还能拦着我去博灵郡吗?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的,”李永生只觉得一阵头疼,想一想之后,大声地发话,“那你跟着好了,晚上住宿的时候,尽量离得近一点,啊?”

    赵欣欣坐在车里,并不回答,好半天之后,听得马蹄声远了,才轻声嘟囔一句,“这家伙,不会又在耍什么花招吧?”

    老妪冷哼一声,“九公主,这种毛头小子,真不值得您这样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也轻哼一声,“婆婆,我担心他在博灵郡遇险,只是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妪鸡皮一般的脸上,竟然露出了明显的表情,那是浓浓的不以为然,“之二呢?是你真喜欢上他了?”

    “之二嘛……”赵欣欣轻叹一声,低声嘟囔一句,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老妪一时疏忽,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,不过她也不以为然,年轻人终究是年轻,等成熟之后,就会知道那淡淡的喜欢,其实只是不晓事的青春萌动。

    半路上,下起了雨,还下得不小,马车远远地缀着博本院的人,缓缓前行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正好路过一个小镇,博本院的人停下,找一个客栈歇息,马车也跟着停下了。

    老妪一直是很警惕的,巡视了四周之后,才待请九公主下车,猛地就是一怔,“奇怪,李永生和那四匹马呢?”

    在雨下得最大的时候,李永生早骑着马离开了大部队,不过他能甩开赵欣欣,却甩不开一直跟他同行的张木子。

    两人四马疾驰了一阵,李永生勒住缰绳,抹一把脸上的雨水,看向张木子苦笑,“张上人,你盯得我这么紧,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张木子撑着薄薄的气罩,身上倒是没什么雨水,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笑着发话,“我也是很好奇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比较清楚自己底细的人,李永生不想多瞒她——瞒也瞒不过,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,“我打算去一趟百粤。”

    “义安林家吗?”张木子笑了起来,她果然是猜到了,“看起来,九公主还真是你要找的人,这么着急给她出气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深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有些事情,是不能纵容的,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,”张木子笑着点点头,然后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我只是好奇,你凭什么认为,自己对付得了一个半隐世家族?”

    “我的能力,比你所知道的还要强很多,”左右是四下无人,李永生也不怕说一句惊世骇俗的话,“不客气地说,你跟着我,只会成为我的累赘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继续浅浅地笑着,“是吗?其实我对你的评价很高,不过我并不认为,我会成为你的累赘……我所拥有的能力,也超乎你的想像。”

    超乎我的想像?李永生不屑地笑一笑,“但愿吧,你照顾好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想超乎他的想像,那可真的难了,这个位面最强的修者,也不过是真君,能超乎他的想像?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好了,”张木子傲然回答。

    她有资格骄傲,在她想来,李永生最多不过得了瘸真君的衣钵,但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瘸真君是真君,三宫主也是真君,能差多少?

    正经是李永生才是中阶制修,跟她这个高阶司修之间,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两人“全面地交换了意见”之后,也就不再强求对方——都是天之骄子,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,那么就策马前驱,直奔百粤郡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怕被人发现,两人走的不是大路,而是荒野中的小路,因为有四匹马,他俩又都有储物袋,马力得到了很好的保护。

    第三天中午,他俩选了一处陡峭的山岭,拽着马匹走了过去,直接避过了关卡进入百粤。

    进入百粤之后,两人挂起了面纱,昼伏夜行,向义安摸去。

    义安是南海府下的一个县城,距离府城禅城有两百余里,中间还有一道小山脉,是四柱山脉的余脉。

    所以义安跟府城之间,联系得不是很紧密,而在义安县当地,林家的大名极为响亮,林家人说话,比县令还好使。

    不过对当地人来说,林家并不可怕,因为他们很少欺负乡亲,反倒是乡亲们跟林家有纠纷了,可能借此占点林家的便宜。

    没错,林家在义安,就是这样的形象,普通黎庶都不怕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同时,没有谁会认为林家好惹,大家都知道,林家是看重乡情,不欺负本地人,说得极端一点,那是兔子不吃窝边草。

    当然,林家也不可能一味地忍让,只要有过路的好汉犯事,乡亲们投告到林家,林家人铁定雷霆一般出动,将人痛快拿下,比汇报官府好使多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对上外人,林家才会露出尖牙利齿——在义安惹事,问过我林家没有?

    里外的两张面孔,当地黎庶都看得清楚,就算占林家点便宜,也是诚惶诚恐,知道这是人家爱惜名声不计较,自己万万不能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也曾经有人得寸进尺过,认为林家注重名声,自己作为乡亲,做得过分一点也无所谓,然后就一次又一次地过分。

    结果某一日,林家有友人来做客,听说有人如此不识趣,直接冲出去,杀了那厮全家。

    林家也不能处置自己的朋友,只能厚葬了那一家人,并且向乡亲表示说:这个事儿发生得挺遗憾的,不过那厮做事也有点过,我家不计较,但是不代表我朋友不计较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不对乡亲下手,但是乡亲做得过了,他们可是有朋友的。

    林家在义安,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,势力极大,口碑却极好,义安县出的最大的官,目前在渔阳郡任政务司副司长,此人上修院,是得了林家资助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义安县,到处都是林家的耳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