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西游故人
    白莉莉打完招呼之后,就离开了,她已经获得了李永生的授权,至于说书社的人有没有兴趣,那就不是她考虑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按捺不住那份好奇,抬手轻推李永生一把,“赵氏孤儿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编的一个故事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回头我讲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孔舒婕狐疑地看赵欣欣一眼,终于忍不住发话了,“这小姑娘是谁,永生不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九公主此次出来,并没有穿道袍,而是一身的劲装。

    那一双浑圆笔直的大长腿,委实有点摄人心魄,而且她的相貌,不能说是大美女,但也是相当地有味道——眼睛小了点,但却是卧蚕眼;嘴唇厚了点,可是却异常性感。

    不少男修生,都在偷偷地打量她,尤其是那一双长腿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现在的东家,欣欣,”李永生笑着发话,“别看她尚未成就制修,可是已经入了玄女宫的门墙,我正在努力追求她……比较难追,她的眼界很高。”

    “入了玄女宫门墙?”孔舒婕若有所思地看一眼赵欣欣,微微颔首,“看起来出身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欣欣啊,做为他的教谕,我说一句交浅言深的话……永生这么好的小伙子,非常难遇到,难得他对你一片痴心,你若是错过了,真的是你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身边的老妪闻言,轻哼一声,“是谁的损失,那倒也难说。”

    孔舒婕冷冷地看她一眼,“我的修生,我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老妪不以为然地干笑一声,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李永生,你这算是有了新人,忘记了旧人?”突然间,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赵欣欣侧头一看,却发现一个异族美女站在不远处,高鼻深目美艳异常,一袭白衣,晚风吹来,白色的裙袂飞扬,宛若一幅绝世名画,却又生动异常。

    “依莲娜,咱不闹行吗?”李永生硬着头皮回答,“当时我只是想气一气你们胡畏族人,你不会感受不到吧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依莲娜冷冷地盯着他,“当众轻薄于我,对你来说只是一个玩笑?”

    李永生只觉得头皮发麻,根本都不敢看永馨的表情,“那个啥……我道歉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依莲娜惨笑一声,“我们胡畏族女子,可是非常忠贞的。”

    屁的忠贞!李永生心里冷哼,莎古丽躺在安贝克怀里那个浪荡劲儿,真当我没看到?

    若不是我跟着他们出城,莎古丽只怕在野地的帐篷里,就跟安贝克苟合了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说呢?胡畏族有荡妇,也有忠贞的女孩儿,这并不矛盾。

    就在李永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,孔舒婕笑了起来,“永生果然够优秀,你们两个,谁嫁给永生,都是天大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依莲娜沉下脸来,“总教谕,我甘被族人嘲笑,也要上研修生……您就不为我做主?”

    怪不得她没有跟胡畏族人在一起,单独来三湘,原来是隐约有脱离族人羁绊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孔舒婕却清楚,依莲娜专情于培育粮种,也是在为胡畏族人找一条发展的路子,西疆那块儿干旱少雨,多以畜牧业为主,粮食太少,导致生存极为不易。

    要说种植粮食是看天吃饭,畜牧业就更是了,有个旱灾,牲畜就要渴死不少,来个雪灾,冻死的牲畜也不会少,至于说来个瘟疫……饿死的胡畏族会更多。

    反正孔总谕是以李永生为傲的,对胡畏族也并不欣赏,她的立场相当偏颇,“我没有不为你做主,但是李永生真的很优秀……你想要什么,得自己去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赵欣欣冷哼一声,手一扬,面前多了两只腌制好的全羊,“我请大家吃烤全羊。”

    凭良心说,三湘郡的羊真的不行,比西疆的羊差远了,但是她这个举动,令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连依莲娜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储物袋?”

    赵欣欣并不多说,只是淡淡地扫视一眼四周,眼神里挑衅的意味十足——没错,我虽然没有到制修,但是我有储物袋,你们谁有?

    李永生就只能暗暗苦笑了,永馨在上一世,就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,对于攻击自己的人,她经常会异常高调地反击。

    现在的永馨,显然是恼了——跟我争,凭你也配?

    至于说公然暴露出储物袋,会引起一些觊觎,她就顾不了那么多了,当然,事实上她身边有护卫,也不用太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说,她的行为真的很高调,搁在地球界,那叫炫富。

    依莲娜呆了一呆,淡淡地撂下一句话,转身走了,“我不会放弃的,除非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小心地看赵欣欣一眼,发现她的脸上并没有恼怒,反倒是有几分……玩味的意思?

    不过没过多久,他就知道她为什么不恼怒了。

    烧烤进行了一个时辰,开始进入尾声,但是众多的修生才刚刚活动开,大家聚在一起,有人放声高歌,也有人跟女修生翩翩起舞——年轻的心,总是喜欢在浪漫的时刻躁动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敢去招惹赵欣欣,扯了秦天祝和薛志强在一边喝酒。

    但是赵欣欣直接找了过来,“李永生你来,我跟你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硬着头皮跟了过去,那是一个小小的火堆,基本上起不到什么烧烤的作用,唯一的作用,恐怕就是照明了。

    不过十来丈之外,就是厨子架起的大火堆,不但在帮着烧烤,火堆上还架着一个大大的陶罐,里面有浓烈的香气飘出——那是一锅汤。

    赵欣欣拿起一只羊脚,毫无形象地啃着,嘴里含含糊糊地发话,“那个胡畏族美女……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?她真的很美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永生苦恼地挠一挠额头,想一想之后,机智地反问一句,“你是以东家的身份问我,还是以伴侣的身份问我?”

    赵欣欣不吃这一套,她很干脆地回答,“没什么身份一说,我就是有点好奇,想问一问……你可以不回答。”

    我尼玛能不回答吗?李永生的嘴角扯动一下,硬着头皮回答,“这个事儿呢,我现在不好跟你细说,待你成就制修之后,我必然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……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赵欣欣并没有生气,她沉默半晌,方始缓缓发话,“这个女人,我有熟悉的感觉……此前应该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握草,你说得简直太对了啊!李永生差点流出泪来,他重重地点点头,“我也感觉,你俩的神韵里,有什么地方比较像,但是我说不出来……可是,你什么时候去过西疆?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随父王去过一次,”赵欣欣淡淡地回答,“当时先皇有意,让父王永镇西疆,不过后来内阁有言,亲王镇边,容易尾大不掉,所以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“这话听起来有理,但是其实……也有失偏颇。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眼下他只是在胡说八道,是想引开赵欣欣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亲王镇边的后果,真的太严重了,只要是关心过这种情况的人,心里都清楚。

    边军从来都是军队的精锐,一旦经营有成,虽说以一隅对整个中土,有点螳臂当车的感觉,但是事实上,正因为只有一隅,战线不会拉得很长,不会陷入“四战之地”的困境中。

    而且边军紧邻外国,不管是养寇自重还是求外国的支持,都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赵欣欣很无所谓地笑一笑,并不对他的话做出评价,反倒是问了一个问题,“那你觉得,我和依莲娜……谁更漂亮一点,她是叫这个名字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当然是你漂亮了,”李永生大义凛然地回答,“我就特别讨厌胡畏族的长相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赵欣欣干笑一声,盯着他的眼睛发话,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,必须是你漂亮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当众亲她?”赵欣欣死死地盯着他,“你说实话,我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是想刺激胡畏班的那帮杂碎吗?”李永生胡乱地回答着,脑子却是在疯狂地转动,“我对她真的没感觉,嗯,我喜欢长腿,就像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让我失望,喜欢就是喜欢嘛,”赵欣欣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就算我成为你的伴侣,我也可以让你娶几个侍妾回来的……你最好说实话,我欣赏老实人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就是……”李永生沉吟一下,果断地发话,“我只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太虚伪了,没劲儿!”赵欣欣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人能看到,她的嘴角,微微地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烧烤在子初的时候开始散去,这里虽然是农业基地,看管很严,但是没事的时候,也比较空闲,女修生们先渐渐地散去,剩下不多的男修生,喝酒喝到子末才散去。

    烧烤的时候,白莉莉送了李永生一串手串,祝贺他晋阶中阶制修,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想到送他东西——大家热闹一下就算完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