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注定的结局(二更)
    朝安局并没有解释,说齐家内部已经有了公认,女人就是齐晓哲的妻子,挂一个儿媳的名义,只是为了逃避监管。

    这似乎有坑人的嫌疑,但事实上真的不算什么,因为这种逃避监管的手段,已经超出了中土国人的道德底线。

    哪怕将这女人说成是个某下人的妻子,齐房长见色起意,将其纳入房中,那也仅仅是有亏私德,但是儿媳的话,真的不行啊。

    大司马不欲多事,这种小事原本也就惊动不到他这个层面,于是李清明就将人交给了百粤郡的巡荐房。

    巡荐房是相对独立的机构,其实就算不够独立,有李清明过问,他们也不敢瞒天过海,于是事情很快就查清了齐晓哲扒灰。

    齐家倒是辩解了,说这是齐子体恤父亲在百粤郡寂寞,所以用娶媳的名义,为父亲纳了一房小妾,此事族中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辩解听起来,也是合乎逻辑,但是……没用啊。

    巡荐房行事,啥时候听人辩解了?坏了纲常就是坏了纲常,说破大天来都没用。

    其实巡荐房在调查官员的过程中,也见惯了别人找借口,在他们看来,别说这个借口本身就很荒谬,就算不荒谬,也可能是齐家捏造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极有可能就是齐晓哲强抢儿媳扒灰,齐家只是不愿意承认。

    当然,事情原委到底如何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齐房长确实纳了儿媳,并且生有一子。

    巡荐房当即就停了齐晓哲的职别看平级,他们真有这个权力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处置齐房长,那就是上面考虑的了,郡守崔正鸿首先表示,巡荐房你们将人看管起来,细细审查一下,看他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巡荐房在审查的过程中,也将情况飞传京城,要京中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齐晓哲的下场就不用赘述了,一撸到底是毫无疑问,能够全身而退,他都得关起门来庆贺了。

    朱雀城得知这个消息,是在两天之后,有心人这才反应过来,此事还有如此惊人的后续,若是真是赵欣欣所为,这九公主的算计,也太狠了一点吧?

    事实上,赵欣欣听到这消息,都忍不住去找李永生,“你说,这全是朝安局的设计?”

    以她这知情人的身份,都有点不敢相信,事情竟然能办得如此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人阻拦车驾,蠢女人根本没有想到,她竟然如此主动,将丈夫的把柄,送到了别人手上或者说是公公的把柄。

    “朝安局做局,还真是有一套,”李永生也颇为惊讶,雁九居然能把事情办得如此漂亮,原本他以为,她会用暴力破局,哪曾想如此波澜不惊,就将齐晓哲拿下了。

    跟朝安局的手段相比,两次针对赵欣欣的刺杀,还有对我们酒家的打压,就显得太简单粗暴了,没有什么技巧可言。

    要说这个局完美无缺,倒也不至于,雁九行事还是有些不足之处,“可惜夜入齐家这一招,有点突兀生硬了,很容易让人猜出来,事情别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然而,一如上一世的永馨,赵欣欣也是个容易知足的人,她笑着发话,“被猜到一些也正常,毕竟是个郡务房长倒了,就算没有隐情,别人也会自行脑补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颔首,心里却是在琢磨,齐晓哲已经万劫不复,接下来,就该收拾义安林家了。

    所以回博灵郡一事,就被他摆到了议事日程上。

    因为上一次晋阶,他悄悄地溜了,被赵欣欣抱怨了好久,这一次他打算把事情摆到明面上,于是主动地告知了她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告诉她,我从博灵郡回来后,会直接南下百粤他不想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然而赵欣欣还是给了他一个意外,“不出意外的话,博本院马上会有人来三湘,到时候你把任务汇报交给他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顿时愕然,“我不是说了,你应该尊师重教吗?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关我的事,”赵欣欣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是三湘郡农司发起的,郡教化房出面,邀请博本院的人来,共同研究新的粮种。”

    博本院在种植业方面,有不俗的成就,尤其是孔舒婕出任总教谕之后,更是有长足的进展孔总谕本身在种植方面,就有深厚的造诣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嘴上说不关她的事,可是看她的表情,就只差在脸上写上一行字这事儿就是我促成的。

    甚至她不忘记强调一点,“新的研究场所,应该距离朱雀城不远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有点哭笑不得,“你也没必要这么搞吧?显得我有多特殊似的。”

    定制任务他知道,在朝阳还接过御马监给出的任务,那基本上就是刷分用的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操作的这个任务,对中土国黎庶、对朝廷、对博本院,都是有巨大好处的,李永生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帮助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不让你回博本院,”赵欣欣叹口气,“我只是希望你晚点回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讶异地看她一眼,“你这话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等连鹰的处理结果出来,再回不迟,”赵欣欣淡淡地回答。

    原来是担心我的安危!李永生有点感动了,“他应该不敢再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底下哪里来的那么多‘应该’?真要是那样的话,就没有纷争了,”赵欣欣又叹一口气,幽幽地发话,“我父王什么都没做,天家不是‘应该’尊重这个皇叔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嘿然不语,永馨这一世,背负的东西有点多啊。

    很显然,九公主也不想多谈这个话题,“你不要多想,我只是不想自己最得力的掌柜被人伤了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你还真是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眼下的状况,也是相当满意,只靠着死缠烂打,再加上对永馨的一点点了解,就获得了天潢贵胄的青睐,确实挺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算不算一次追得她“上蹿下跳”的经历,那就只能等她觉醒之后评论了。

    “得意什么?”赵欣欣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想要做我的伴侣,你这点修为,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又笑了起来,不住地点头,“九公主说得是,我会努力提升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白他一眼,转身走了,只丢下一句,“用心经营好酒家,这会提升我对你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是这样吗?李永生看着她的背影苦笑,掌柜和东家,怎么可能摩擦出爱情的火花?

    她还是不放心我回博灵郡!他非常确定这一点毕竟他也经历过军队的刺杀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要走的,永馨关心他的安危,他也关心永馨的安危,不狠狠收拾一下林家,别人就都看到英王的九女好欺负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不比她的兄弟姐妹,他们都躲在英王府里,不怕别人算计,她却是孤身在外,虽然她得了栗真人的看重,但是一个连制修都不是的道童,玄女宫再是看重,也有限得很。

    又过十几天,眼看十月底了,博本院还真的派出了教谕和修生,来到了三湘郡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次跨郡合作,博本院是相当地重视,宋嘉远和孔舒婕齐至。

    然后,三湘郡还真的将实验场地,放在了朱雀城以北百余里的一处小山,圈了差不多百余里方圆,做为实验场所。

    百里方圆说多也不多,无非就是长十里宽十里,因为是山地,所以山石和草木众多,能拿来做试验田的地方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在这里,也是看重了海拔不同,气候环境多样,能更好地育种。

    李永生能得到消息,还是因为博本院的修生在做实验之余,跑来朱雀城玩耍,毕竟这里紧邻大名鼎鼎的玄女宫,四大道宫之一,而朱雀城也能交易到不少外面罕见的东西。

    来的修生里有一个叫薛志强的,是书社的会员,跟李永生有过些交情,听说他在朱雀城,带了两个同窗,一路打问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们酒家最近非常高调,掌柜李永生也被不少人知晓,他们顺风顺水地找到了人。

    所谓他乡遇故知,李永生见到昔日的同窗也很高兴,做主请他们吃喝了一顿,又给他们安排住宿他是半个地主嘛,必须的。

    住宿也没选择客栈,就是酒家的小院里,腾出一间房子就行,这里的房子还是不缺的,而薛志强三人是年轻的修生,对住宿条件也不挑剔。

    住下之后,李永生又管了晚饭,吃饭的时候,说起来对朱雀城的印象,薛志强三人连连摇头,“这里的治安很差啊,一路上见了好几次打架,很多人看人的眼光,感觉特别地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也点头,心有余悸地发话,“下次来,得跟着教谕来,真不敢随便出入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了就好了,”李永生笑一笑,象牙塔内的天之骄子,还是经历的事情少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说,你们打上我们酒家的旗号,估计会少有人招惹,但是转念一想,这岂不是一个机会?“你们打算怎么回去?”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,是走来的,”薛志强老老实实地回答,修生花钱的地方很多,百余里地,走起来也没多远,“回去可是不敢再走了,坐长程马车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眼珠一转,“算了,明天一大早,我驾上马车送你们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