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精心设计(一更)
    事实上,坤帅重新出山,对英王来说,不是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胡秀凤并不为先皇所喜,光宗才是提拔她的伯乐,先皇大清洗的时候,她乞骸骨了。

    今上是光宗的继承人,坤帅不出山则已,出山的话就没什么选择——她不支持今上,在军中都要遭到非议。

    英王只是光宗之子,皇位都没有争过先皇,指望得到坤帅支持,太渺茫了。

    对于九公主的提问,雁九毕恭毕敬地回答,“坤帅身体欠佳,视察北边,也是今上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胡秀峰成名之战在于西北,在西北的声望,是八大帅里数一数二的,就连坎帅也不能与之争锋,坎帅的基本盘在正北和东北。

    她视察北方,不是特别地突兀,其实坎帅视察南方,才有点令人不解。

    李永生就表示不解,“坎帅来南方,能起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雁九看了赵欣欣一眼,沉吟一下方始回答,“大概就是……为了稳定大局吧。”

    南方的战事较少,大多都是兑帅的势力,全国范围内,能跟兑帅在军中相颉颃的,就是坎帅了,当然了,若是京城或者整个幽州郡,手握御林军的离帅说了算。

    雁九这话的意思,分明是说今上有动兑帅的想法了,所以派坎帅来南方走一遭。

    赵欣欣嘿然不语,那个堂兄天家,既然容不下兑帅,能否容下英王,也是个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九公主虽然已经入了道宫,却还未能斩断尘缘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不语,李永生笑一声,“我的名义,你想用就用好了……真的不需要我跟你去百粤?”

    “真不需要,你去了反而容易坏事,”雁九笑着回答,“你就等着看热闹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赵欣欣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非常期待……”

    三天之后,有人传来了消息,百粤郡务房长齐晓哲的住宅深夜遇袭,袭击者是潜行进入的,偷盗了大量财物,在被发现之后,仓皇逃遁,并且打伤了多人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齐晓哲的儿媳和孙子,被盗匪劫走了,然后盗匪传出口信,要齐房长准备万两黄金和千两灵谷赎人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,整个百粤郡为之震动,那是郡务房长啊,不但住宅被突破,连家人都被绑架,这样的治安,普通黎庶的日子还能不能过了?

    齐晓哲简直要气疯了,坎帅即将抵达百粤,郡里居然出了这样的大事,他还指望升同知,可能吗?

    所以他本来打算隐瞒此事的,哪怕失了很多财物,哪怕亲儿子被劫走,他都打算先压下去消息,,但是不知道那个王八蛋作梗,竟然将消息捅了出去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着人去搜捕盗匪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用万两黄金和千两灵谷赎人,他想都没有想,且不说他能不能拿出这么多财物,只说他敢拿出这么多财物来,巡荐房就绝对放不过他——你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钱?

    反正这事的影响极大,齐晓哲眼看遮掩不住,索性也告知了朱雀城这块飞地,要他们帮忙调查——盗匪的善后手段很厉害,天机都推演不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这笑话,很快就传遍了朱雀城。

    徐秋生得到了消息,想一想之后,叹口气,“没去给李永生贺喜,这事儿做得差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边,坐着几个心腹,曹司修试探着发问,“你是说……可能是我们酒家干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徐先生摇摇头,迟疑一下才又发话,“按说这是江湖中人的手段,以眼还眼以牙还牙,九公主天潢贵胄,这么做有点不合身份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曹司修心领神会地点点头,“但是有能力做这事儿的,也不多,尤其是前一阵,齐晓哲连同林家,打算拿我们酒家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真的有点看不懂啊,”徐秋生轻叹一声,“不过不管怎么说,九公主肯定是有嫌疑的。”

    朱雀城里,像他这么想的,还是很有几个。

    又过两天,有消息传来,坎帅带着仪仗路过,直奔百粤而去,沿途护送的军人有数千人。

    徐秋生等人这才恍然大悟——原来是这样啊,某些人要在坎帅面前,打齐晓哲的脸!

    大家忍不住感叹,我们酒家这一招,确实挺狠的,但是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儿,学是学不来的,江湖中人和低级小官,没谁能提前得知坎帅的行程。

    坎帅一行人入百粤,军役部副部长、东北暴虎李清明为前驱。

    按说李清明身为新一代的军神,修为尽复之后,升为副部长,接班的势头极为明显,坎帅身为他的老上司,明显是扶其上马,再送一程的意思,两人竟然不同行,而是分了前后。

    有人就猜,这是坎帅和李清明生分了,他还想再干几年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拿出例子来,证明李清明并不是其嫡系,否则那一场跨国擒王之战,李清明不会打得那么苦,差点自家都埋骨伊万国。

    但是也有人说,这是李清明要上位了,要给大家留个尊重前辈的意思,所以甘为前驱。

    就在车队进入百粤郡两百余里之际,猛地从路边的林中蹿出两人,惊了大军的车驾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惯例就是将来人毫不犹豫地拿下,违者格杀勿论,并且令地方官前来领人,然后给出交待。

    但是李清明见到拦路的是一个女子抱着一个孩子,就令军士们不要下狠手,押这女子前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女人大声叫着,说自己是郡务房长齐晓哲的儿媳,前些日子为盗匪所劫,跑了好几次都没跑掉,反而吃了不少苦,今天又跑了出来,见到大队人马,才冲出来拦路。

    她还请大军发兵,去捉拿盗匪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听起来实在有点匪夷所思,军士都有点不能相信,“你说你公公是郡务房长,然后……你被劫持了?”

    搁给谁都不能信,开什么玩笑,现在的中土国蒸蒸日上,太平得很。

    ——这女人真的不是前来刺杀李部长的?

    李清明身为坎帅前驱,跟坎帅的大队距离有三十余里,他也不能轻慢此事,于是将女人唤来,细细盘问。

    盘问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,然后李清明就问,谁知道齐晓哲家是不是被盗匪攻击了?

    他的车仗里,有百粤军方派来迎接的引导部队,也有人知道,齐晓哲家确实遭劫了,但是这时候,谁愿意说出来,招惹郡守的不满?

    少不得大家就一推六二五,那个……我们真的不知情啊。

    不管他们知情不知情,李清明早就有了应对的腹稿,于是大手一挥——正好我带得有擅长推演天机之人,来,推演一下。

    推演之下,大家顿时傻眼,这女人果然是跟齐晓哲有关,不过坑人的是:那孩子不是齐晓哲的孙子,而是齐晓哲的儿子!

    既然确有其事,大家少不得紧张了起来,于是派出一队人马,前往女人被囚禁之处找寻线索。

    那里也确实有被囚禁的痕迹,但是很显然,盗匪也发现了这个大型车队,干脆利落地跑了,并且消除了一切线索。

    李清明赶忙派出人,向坎帅汇报,坎帅也派人过来,了解这件事情——中土国的盗匪,什么时候这么猖狂了?

    查来查去,大家不得不承认,盗匪之所以是盗匪,在销声匿迹方面,是很有一套的,一时间居然查不出线索来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大家就不太讲究了,直接问那女人,那啥,盗匪侵犯你了没有?若是有,提供一点毛发体液啥的。

    没有啊,女人怯生生地回答,看我都看得很松,只是跑了几次,每次都被抓回去,这次我看你们人多,才又跑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去官府打探的人也回来了,他们证实:齐晓哲确实遭遇了盗匪的袭击,家中损失不小,儿媳和孙子也被绑架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请坎帅放心,百粤郡很快就会挖出盗匪,还百粤郡、还百粤黎庶,一个朗朗晴空。

    坎帅此来,是有别的任务的,心中暗暗地记下了百粤的丑态,表面上倒也不想多事:行,那我也相信百粤郡的能力,此事我会持续关注,你们不能说一说就算了。

    事情到此,似乎就可以结束了,但是李清明出声了:慢着,齐晓哲到底是孙子被绑走了,还是儿子被绑走了?

    坎帅听到这话,也反应过来了:这不对啊,齐晓哲是异地为官,绑走的是孙子的话,可以理解,绑走的是儿子的话……那么小的儿子,是在哪儿生的?

    是齐房长的孙子,百粤郡的官员斩钉截铁地回答,被绑走的,是齐房长的儿媳!

    他的儿媳,给他生了一个儿子?李清明闻言勃然大怒:这种事我从未听闻,莫非在你百粤,就是司空见惯的?

    凭良心说,李永生虽然对李清明有恩,但是李清明真的不想掺乎进英王的事情里去——他都投靠了今上,怎么还会脚踩两只船?

    前两日,朝安局的人打着李永生的旗号,私下来见,李清明听到是这种事,根本就不想管。

    但是当他听说,齐晓哲跟儿媳通奸,生下一子,他马上就拍板了——好了,别的事我不管,这种乱、伦的事情,我绝对不能坐视。

    真要坐视的话,长此以往,国将不国啊。

    (又加更了,谁还有月票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