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速之客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杜晶晶赶到的时候,李永生正在酒家里摆酒庆祝自己晋阶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这次晋阶实在不值得一提,但是既然在这个位面生活,还是入乡随俗的好。

    酒宴一共六桌,其中李永生、赵欣欣、张木子和邓蝶,四人组成一桌。

    其他小二、厨子和前来道贺的人,没资格上这一桌。

    杜晶晶走过来,丢出复颜丸,李永生根本就没去看赵欣欣的脸色,他笑一笑,就将复颜丸递了回去,“谢谢杜上人,其实我脸上这道疤,是有段恩怨未了……我要时刻提醒自己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大喇喇地一摆手,“我送人的礼物,还从来没有收回来过,恩怨未了,你暂时不要服用即可……你不会嫌礼物太轻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抬手一拱,“那就多谢杜上人了……坐下喝两口?”

    杜晶晶轻笑一声,抬手卷了一把椅子过来,一点不客气地坐了下来,还就挨着李永生,“既然张道友在,那一定要喝点酒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大声招呼起来,“来人,添一副碗筷,再上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反正今天是他摆酒,可以隔过东家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接着招呼摆放碗筷的时候,他悄悄将椅子往旁边挪一挪。

    赵欣欣本来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,发现这个小动作之后,嘴角微微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楼里还有其他客人,不过看到杜晶晶这个女魔头驾到,大家纷纷放低了说话的声音没办法,杜执事一刀斩掉林家嫡子人头的事情,已经传得众所周知了。

    这顿酒也没喝了多长时间,就是半个多时辰,其他贺客还在吃喝,李永生这一桌就走人了,临走的时候,他还不忘招呼大家一声你们好好吃喝,都算在我的账上。

    众贺客也不在意,实在是那桌五个人的层面,距离大家实在太远了,身份尊崇,当然就可以提前离席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五位离开,是去了园林,那里也摆了一桌酒,才是真正放松的场所。

    五人里去了四个,留下邓蝶照看柜台,反正滨北双毒没有参加酒宴,有这二位暗中照应,她控制住场面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杜晶晶是真的挺关心李永生,在园林的亭子里坐下之后,她直接一探手,就捉住了他的手腕,很干脆地发话,“运气!我看看你是不是强行冲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捉了一炷香的时间,才放开了他的手腕,满意地点点头,“基础打得很牢嘛,若是勤练不辍,再调理得当的话……一年之内甚至可望冲击高阶。”

    “杜上人,您这何必呢?”赵欣欣苦恼地叹口气,“我这小小道童,有个顺手的使唤人,也很不容易,您就别诱惑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赵你说得不对吧?”杜晶晶斜睥她一眼,“小李可是博本院的研修生,怎么就成了你的使唤人儿?小心博本院跟你跳脚。”

    “杜上人,”李永生抬手一拱,笑着发话,“我是九公主的仰慕者,算半个使唤人儿……来,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咱们喝酒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杜晶晶嘴巴动一动,似乎想说点什么,最后还是摇摇头,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四人正在喝着,有人来报朝安局雁九求见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,”赵欣欣吩咐一声,然后又看李永生一眼,眼神怪怪的,“永生,我发现你交往的,都是些女人,你这是……不会跟男人交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同窗里,关系好的男生多了,”李永生不服气地回答,“社会上,跟我关系好的男人也不少……宁致远你们总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哈,”杜晶晶大笑一声,“宁公公……那是半个男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永生顿时哑口无言,跟他关系好的男修其实也不少,比如说蒋看海、汤昊田之类的,但都不是特别有名,唯一有点名气的李清明,还不太合适说。

    不多时,雁九匆匆走来,“见过九公主,永生……恭喜你今天晋阶成功。”

    她的贺礼是十个金馃子,很显然她是刚刚听说李永生晋阶,匆促之间也准备不出礼物,只能直接用黄金了。

    “先坐下喝两杯,”李永生招呼一声,“你这浑身湿的……下雨了?”

    “正要讨一杯喜酒来喝,”雁九微微一笑,寻了下首的石凳坐下,“南城十余里外在下雨,我从百粤赶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碗筷原本就富裕,她连饮三杯之后,冲赵欣欣笑着点点头,“百粤的事,我已经安排了一半,只差一个契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赵欣欣点点头,顿了一顿才发话,“你先吃点东西,垫一垫肚子……慢慢说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皇家气度?这便是了,九公主小小年纪,言谈之间也是张弛有道。

    九公主有令,雁九自然不敢不听,她浅浅地夹了两筷子之后,放下筷子发话,“这个契机呢,就是我想借用一下李永生的名义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并不说话,只是讶异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几日之后,坎帅会来百粤一行,同行的还有军役部副部长李清明,”雁九看李永生一眼,顿了一顿才又发话,“我要见李将军,须得借用你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眉头一皱,“李清明竟然成了军役部副职?不过……是不是有点屈才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彻底恢复修为,”雁九微微颔首,“副职的话,确实有点屈才。”

    “彻底恢复了修为?”李永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那就是中阶化修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清明就算初阶化修,他也认为这家伙不该出任副部长,此人处理人际关系的水平实在糟糕,打仗又厉害,应该去镇守边疆,才不愧他军中猛将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说,陈布达即将卸任部长,”雁九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李清明很可能接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李永生的眼睛睁得老大,“若是如此,他还真有走到大司马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军役部的正职和副职之间,差距非常巨大,就任军役部长,最终登顶大司马的可能极大,这是军人最高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就是上书支持今上的回报,确实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还年轻,年龄是巨大的优势,”雁九淡淡地发话,“陪同大司马南下,明显有权力交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她嘴里说出的消息,远胜于民间传闻,毕竟朝安局本来就以消息灵通著称。

    当然,这未必是最精准的消息,大抵还是靠着猜测,否则她也不敢就这么说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赵欣欣忍不住发话了,“见李清明,为什么要打李永生的旗号?”

    “九公主不知道?”雁九讶然地看她一眼,“是李永生出手,为李将军驱除了体内的残毒,李将军能再度复出,他功不可没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听到这话,杜晶晶都吓了一跳,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永生,“你能治了李清明的毒?这京城的太医……也太水了一点吧?”

    李清明的名气,那真不是盖的,连她都能说出个一二三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,”张木子狠狠地干咳两声,然后才淡淡地发话,“我北极宫也没驱了李清明的毒,杜道友嘴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北极宫跟李清明,还有一层交情,要不李清明见了张木子,都有点忌惮?

    赵欣欣也看李永生一眼,“早知道如此,咱们不开酒家,开个医馆也不错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忙不迭地摇头,“不开医馆,太累了,收几个徒弟也比开医馆轻松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被大家一通说,脸上有点挂不住了,她斜睥雁九一眼,“你要见李清明,何必打李永生的招牌?亮出你朝安局的身份就尽够了……你莫非有别的打算?”

    看她狐疑的眼神,就只差说,你是不是要行刺李清明了。

    “杜上人你这话,真的很莫名其妙,”雁九有点恼了,其实朝安局从来都不是很怕四大宫,她更怕御马监,“我也是有根脚的,只是怕不能跟李将军私下谈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有点怀疑雁九的动机,“我能跟着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去当然可以,”雁九点点头,“不过你要小心被林家认出来,到时候功亏一篑,你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赵欣欣很干脆地表示,“那李永生你就不要去了,省得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雁九闻言,斜睥她一眼,心说你是害怕打草惊蛇吗?恐怕是更担心李永生的安危吧?

    关于对男女情事的认识,在场的四个女人里,雁九认第二的话,没人敢认第一,那三个都是道宫中人,而她却是朝安局的,耳闻目睹到的世情太多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隐约体察到了她的担心,当然不会明面上反对,想一想之后,他出声发问,“坎帅的基本盘不是在北边吗?怎么会南下视察?”

    “去北边视察的是坤帅,”雁九笑着回答,“感受到异样了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闻言,都吓了一大跳,“坤帅重新出山了?”

    坤帅不理参与朝政二十年,大家都当她混吃等死了,谁能想到她重新出马?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和推荐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