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二章 死士的由来(二更)
    赵欣欣的回击很犀利,可是邢家也不是吃干饭的。

    头发花白的高阶司修冷哼一声,“这是我邢家内部的事,族不族的,还轮不到九公主评判。”

    家族内部事务,被外人评判,是很耻辱的事情,尤其这“族不族”的名声,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愿意接受,这会令整个家族蒙羞!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说话也就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的眉头一皱,不怒而威地发话,“既知我是皇族,还敢如此说话?”

    她倒没丢过去“大不敬”的帽子这也是十恶之罪,但是这话一出,邢家还真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面对强势的九公主,连向佐都不得不缩了,“哼,倒要看你能护他多久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两拨人就想离开,只听得赵欣欣又冷哼一声,“我也护不了多久,李掌柜,这个邢风以后的费用减半,能撑多久,看他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向佐的脸又是一黑,“九公主此举,实在不妥……这是死罪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酒家东主,我乐意,”赵欣欣的眼皮一翻,“李掌柜记住啊……你这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李永生苦笑一声,“他今天就没钱了,说是想要给酒楼做护院,管饭就行。”

    白脸的邢风站起身,抬手一拱,“愿为九公主效死,还请您不吝收留。”

    “管饭还管住?你这赚得大了,”赵欣欣沉吟一下,然后点点头,“行,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向佐冷哼一声,“九公主这是一定要跟我刑捕系统为敌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看得起自己,”赵欣欣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跟我为敌,凭你还不配!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配,”向佐不见任何着恼他确实不配,所以他只是出声发问,“九公主为何一定要庇护此人?”

    捕快每年不知道要死多少,邢风杀捕快是犯罪,但是那些豪门大户子弟的手上,捕快的命案也不少,到最后,还不是赔点钱了事?

    真有捕快不开眼撞上去的,甚至可能连赔偿的钱都拿不到。

    眼下九公主明确表示,收下邢风了,向佐也就没办法了眼下英王的处境有点微妙,但是相较那些朝争大事,这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事情,因为邢风有冤屈,甚至都不值得做文章。

    但是向佐不甘心,要她给出一个说法,也是给整个刑捕系统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“为情杀人,总好过为利杀人,”赵欣欣淡淡地回答,“为了寡嫂,义无反顾地杀人,当得起大丈夫三个字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相当地偏颇,但是考虑到她本来就是女人,做出这样的决定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的表情,比较怪异,邢风可是小白脸我是不是得让她快点觉醒了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想得有点多了。

    向佐和邢家人见状,只能悻悻地离开,他们才一走,赵欣欣就看向邢风,“我这里你不能长待,过几日,我会着人将你送到我三兄处,你知道该怎么做……记住,你欠我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九公主援手之恩,”邢风一拱手,“我会尽心尽力地襄助三王子,成为他最忠实的盾牌,我死之前,他一定是安全的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如何说,我并不在意,”赵欣欣一摆手,“看你如何做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就转身离开了,李永生也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邓蝶看得有点瞠目,轻声嘀咕一句,“招个高阶制修,用得着付出这么大代价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了吧?这就是皇族死士的由来,”一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,却是杜晶晶出现在她背后,她笑着发话,“没有思想的死士不可怕,怕的就是这种以死相报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邓蝶默然,好半天才点点头,“怪不得李永生说,投胎是一门天大的学问。”

    “李永生可不会投胎,”杜晶晶轻笑一声,转身轻飘飘地走了……

    收下邢风之后,邢家人并没有离开朱雀城,而是就停留在我们酒家左右,死死地盯着酒家,只等邢风出来,就要采取行动这关系到整个邢家的体面,他们不可能就这么回去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一个老妪出现在他们面前,淡淡地发话,“马上滚出朱雀城,否则你们永远回不了豫州郡!”

    邢家还有人不甘心,但是却有人看出了老妪的来历滨北双毒肆虐之地,距离豫州郡并不远。

    这边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,我们酒家却是又遇到了新的事情又有两名通缉犯前来投效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直就生活在朱雀城,都是中阶司修,在朱雀城的地下世界里,算是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因为是给地下势力做打手,他们也得到了庇护,捕房每次出动,都劳而无功,久而久之,也就没有心思专门去对付他俩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两人终究是见不得光的,听说九公主收留通缉犯,就央人来问,自己能不能得到收留。

    两名司修一男一女,女人的罪行,是毒杀邻居十余口,她小时候被邻居欺负过,后来成就司修之后,回老家时猛地想起此事,待过了一段时间,将邻居毒杀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没人想得到她,她也是这么认为的,不成想那家人所在的家族,居然请来了化修出手回溯,她就只能亡命天涯了。

    男人则是抢劫时杀人,还将被保护的行商掳走,撕票之后还收了赎金,结果遭到了官府的严厉打击,不得不亡命江湖。

    赵欣欣接到投效的请求之后,将李永生喊来商量要不要接受呢?

    李永生觉得这俩人不值得接纳,九公主也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倒是滨北双毒难得地表示,这俩人犯下如此重罪,用起来肯定好用不怪他们这么想,这两位造的杀孽也不少,英王还不是接纳了他们?

    李永生不认可这个说法,“此二人行事,太没有底线了,一个撕了票还要收赎金,一个是投毒的时候,连牙牙学语的婴儿都毒杀……你两位也杀人无数,但是没有这么无底线。”

    滨北双毒默然,被拒绝建议,都生不出气来两人还真没做过太没底线的事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俩一直自傲的地方,若不是有这样的名声,英王都未必放心他俩来保护赵欣欣。

    我们酒家拒绝这两人投效的消息,很快也传了出去,令李永生哭笑不得的是:雁九竟然传来了消息,他们拒绝这两人的投效,搞得齐晓哲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感情还有人盯着赵欣欣,打算拿她招揽亡命一事做文章呢。

    当然,邢风身上是做不了太多文章的,此人虽然也杀人不少,但是身上有值得人同情的地方正是所谓的“法理之外,不外乎人情”。

    而且他才是一个区区的高阶制修,跟中阶司修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赵欣欣拒绝投效之后,风真人也飘然而去,临走时还忍不住感慨,“开一家酒家,确实能看世间百态,正合适赵欣欣修行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一直在深宫大院,要不然就是在玄女山,多接触一下世情还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对此事还做出反应的,是朱雀城捕房,捕快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们一直搞不明白,我们酒家最终会向哪个方向发展万一成了招揽各路恶人的场所,大家也会很为难的。

    又过几天,李永生宣布要择地闭关,冲击中阶制修。

    赵欣欣希望他能在园林晋阶,李永生表面上答应了下来,一转眼就溜得找不见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张木子都没防住他这一手观风使其实最想躲开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赵欣欣都是黑着脸,动不动就呵斥人,小二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邓蝶私下悄悄问她,“欣欣,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那个家伙了吧?”

    “师姐你想多了,”九公主硬邦邦地回答,“这厮既是为我做事,万一晋阶时出点问题,别人岂不是要笑我罩不住他?”

    总算还好,两天之后,李永生就出现在了酒家门口,赫然已经是中阶制修。

    赵欣欣见到他,先是一喜,然后脸又狠狠地一沉,“失踪两天,也不知道告假,先值夜十天,再有如此情况,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生气,反而很高兴,自己在永馨心里的地位,越来越重了呢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不需要这么着急晋阶的,不过远行在即,适当提升一下修为,一来方便行事,二来也省得关心自己的人担忧。

    李掌柜晋阶了!消息在瞬间传遍了酒家。

    在李永生看来,初阶制修晋阶中阶,没啥可庆祝的,但是旁人可不这么看,这样的晋阶,一辈子能有几次?更别说他还是研修生,就成为中阶制修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做够任务就可以研修结业的问题,而是在于他真的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酒家的小二们,都送上了点薄礼真的很薄,只是一片心意,大厨们做了几桌好菜。

    徐秋生徐先生,都送来了十两黄金贺喜,并且表示自己有事不能前来,非常抱歉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能前来,是没法前来,祝贺成就中阶制修,十两黄金已经太多太多了,但是这点钱拿给李永生,还真是太磕碜了。

    徐先生也不能再给多了,黑社会挣钱也不容易啊,所以只能礼到人不到了。

    还有人也到礼也到的,杜晶晶正在水月庵公干,闻听消息就赶了过来,直接丢个玉瓶给李永生,“喏,给你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玉瓶上三个大字“复颜丸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