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一十章 江湖庇护所
    红布从牌匾上揭开,露出了四个大字,“红尘忘忧”。

    四个字写得相当洒脱,圆润的笔锋中,透露出些许的不羁,甚至隐隐有些气运在萦绕。

    朱雀城知府的字,真的非常了得。

    赵欣欣是见惯了好东西的,但是这四个字,也令她的嘴角微微一翘,“好字!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点头赞许,“真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非常应景,酒家是喝酒的地方,求的就是酒后那份酣畅的感觉,忘却红尘中的烦恼。

    同时,我们酒家还有些副业,那就是保护酒客不受骚扰,颇有点庇护场所的意思——只要进了酒家,你放心喝酒好了,红尘中的那些烦恼,干扰不到你。

    可以说这知府,是个相当的妙人,写了这幅字,也有认可我们酒家这种行为的意思。

    赵欣欣取了几块银元,打赏了来的捕快,又找了小二来,要他们将牌匾挂在酒楼门口。

    小二和捕快在忙碌着,严捕长却是踱着步子,来到了赵欣欣的身边,低声笑着发话,“有老父母这一幅字,九公主行事,又方便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并不答话,而是淡淡地看李永生一眼。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就很狗腿地凑了过来,“知府大人怎么想起写字了?”

    严捕长管理全城的捕快,自然知道此人的事迹,没有因为是个制修而小看他,而是微笑着回答,“朱雀城虽然名义上归百粤郡管辖,但是百粤很多事,是老父母不好协调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很明白了,知府以前是不想跟九公主的产业牵扯到一起的,所以没有送字来,但是百粤郡对酒家的行动,让他这个知府坐蜡了。

    朝安局出面,都不得不败走,知府想来想去,觉得自己挺无辜,为了不被人迁怒,那他也只能适当地表示出一些善意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行为也是很危险的,他没有选择陷害英王,具有相当的政治风险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别无选择,实力强劲的朝安局都认栽了,他身处朱雀城,真要铁下心思,跟尚无反意的英王作对,半夜飞头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玄女宫尊重官府的管理权,却不代表能坐视官府对自家弟子的抹黑。

    所以知府大人只能选择最中庸的做法——皇族开店,我来凑个热闹,添一份人气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店已经开业了,那真是无所谓的,父母官的祝福,什么时候也不算晚。

    捕快们送匾的时间,选得也极好,正是申正刚过,下午四点出头的模样。

    挂牌匾用了一些时间,然后又点起爆竹来,噼里啪啦响半天,待到结束的时候,就是五点半左右了,该请捕快们吃饭了。

    天上又下起了小雨,下雨的时候,赵欣欣总是很欢喜,于是她破天荒地邀请了严捕头,在园林里一起共进晚餐,陪客是李永生。

    至于邓蝶,却是在柜台上,帮着九公主招呼客人和收钱。

    严捕头也知道,自家跟赵欣欣的身份差得太多,能在宅子里吃饭,那真是人家给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他没有在酒桌上多待,吃喝完毕,就很有眼色地打算告辞走人,并且不忘记提一句,“今天我来,老父母还有一层意思,义安林家之人,他是不待见的。”

    没有哪个知府,会高兴属地多了一股惹是生非的势力。

    对于玄女宫的强势,知府没有办法,人家是本地的势力,九公主开酒家,他也没有办法,但是百粤郡的林家,居然跑到朱雀城来生事,这令他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朱雀城的官府里,有不少人偏帮百粤郡和林家,甚至捕房也有一些人被说动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知府没能力抗拒这趋势——毕竟是官场上在站队,他若强行制止,一个“英王党羽”的帽子,是铁铁地跑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找碴的人被收拾了,而且他们还可能继续生事,这就是知府不能忍的了。

    他有保障属地平安的职责,以前事情不大,他也看不清状况,只能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酒家明显有自保的能力,关键是林家再来人的话,还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朱雀城从来不是个良善之地,各种案子也极多,但是毫无疑问,若是赵欣欣一旦出事,官府绝对会面临来自英王和玄女山的双重压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必须表示出来倾向:我不会容忍义安林家胡来。

    赵欣欣虽然年轻,对此却很敏感,“严捕长的意思是说,若我们怀疑某些人是林家的人,可以直接出手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,九公主你自行去做就好,何必说出来?”严捕长哭笑不得地回答,然后面色一整,“要让我说,还是先报捕房,捕房来人之后,你们可以协助捉拿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欣欣眉头一皱,有点不满意了——我堂堂的亲王女儿天潢贵胄,在私宅请你吃饭,你就给我这么一个答案?

    “欣欣,”李永生看她一眼,“严捕长的意思是说,来得及报捕房的,就报捕房,来不及的,当然可以直接下手,总不能让人跑了,是吧严捕长?”

    严捕长笑着微微颔首,却是不便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唉,官府里的弯弯绕,真的好多,”赵欣欣皱着眉头叹口气,又冲严捕长微微一笑,“多谢严捕长关照。”

    严捕长麻利地走人了,亭子里就只剩下了李永生和九公主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地坐了一会儿,赵欣欣站起身,缓缓地走到亭子边缘,探手去感受空中细密的雨丝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到她身边,有样学样地伸出手去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赵欣欣侧头白他一眼,轻咬一下嘴唇,“你这人总学我,烦不烦啊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喜欢下雨啊,”李永生轻笑一声,顿一顿之后,又轻叹一口气,“不会一直让你烦,我快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欣欣身子一顿,侧过头来上下打量他几眼,才转头看向亭子外,淡淡地发话,“也罢,杜上人肯定开出了不错的条件,我不能耽误你。”

    这说话的方式,简直跟上一世的永馨一模一样!李永生有点想笑——其实她是想问,你要去哪里,但是她偏偏不这么说,一定要刺你两句,然后让你主动交待。

    当然,大多时候,她都是直来直去地说话,只有很不开心需要发泄的时候,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见她又使出了这一招,李永生也只能选择自辩了,他笑一笑,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还在博本院修研,要阶段性地回去,汇报试炼任务进展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默然,过了一阵,才漫不经心地发话,“这里哪里离得开人?你写好任务进展即可,我自会着人帮你递到博灵郡去。”

    “博本院跟朝阳大修堂可不一样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“大修堂的修生,做任务的时候比较灵活,博本院可是很死板,不但要亲自汇报,还要在校内耽搁些时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负责审验你的教谕是谁?”赵欣欣转头过来,直勾勾地看着他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我着人去将他请来,在这里审验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九公主的霸气全开,天潢贵胄就有资格这么不讲理。

    “做修生的,哪里能这么对待教谕?”李永生没好气地瞪她一眼,“身为皇族子弟,更该懂得尊师重教,别让我小看了你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又发话,“几时走?”

    “还得个把月吧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到时酒家应该也能稳定下来,不过,张木子也许会跟我离开,你最好再找几个人来,不要堕了我们酒家的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赵欣欣胡乱地点着头,目光却是游离不定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酒家的生意渐渐地有了起色,每天四五十桌是平常事,不少人还是地方上比较有头面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吃酒,主要是套一套交情,混个脸熟,以后万一遇事,也好张嘴求恳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九公主的身份,意义真不大,朱雀城的势力不看重这些。

    他们看中的,是酒家强大的战斗力和影响力,能斩杀化修,能吓退朝安局,就连半隐世家族义安林家,嫡子被杀都找不回场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战绩,让酒家本身就成为了朱雀城的一股势力,这种能亲身感受到的力量,才是其他大小势力忌惮的。

    我们酒家目前看不出有向外扩张的意思,大家结一份香火情又何妨?

    四五十拨客人,每天能让酒楼有三百块银元左右的进账,算是超出了止损线,有部分盈利,每天晚上的座位费,才是真正的纯利润。

    座位费一般是要看天吃饭,光景不好的时候,也就五六个人,好的时候,能有二三十人,最夸张的一次,有四十多人,其中三十多人是一伙的,躺着的比站着的多。

    追赶他们的,是跟徐先生齐名的华先生,也是地方上难缠的混混,见到他们进了我们酒家,顿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倒是有人想起来,说徐先生曾经收过这里的规费,于是进门试探着问一句,说这拨人坏了规矩,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,能否通融一下?

    他们能越线到徐先生的地盘追杀,仗的也就是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酒家的小二很干脆地表示:你们说的这些事儿,我们不懂,反正酒家不许闹事!

    华先生的人只能悻悻地离开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和推荐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