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零九章 明争暗斗
    雁九是挑通眉眼之辈,眼见挑唆成功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她和靳姓司修原本关系就不错,又心恨别人小看朝安局,才随便扇一把阴风就跑。

    赵欣欣是真的气坏了,要知道,自打她出生,就是锦衣玉食从没受过委屈,待长大之后开始求道,又得到了栗化主的赏识。

    入玄女宫的时候不太顺利,但终究是未臻制修就入山了,宫中有些姐妹,可能有些妒意,但是有栗化主罩着,她也没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栗真人对她,不像家人对她一般骄纵,但是栗化主对别人更严厉,对她的态度,已经可以称得上宠爱了,甚至还有传言说,她可能是化主在山外所生……

    总之,她是气得要命,“李永生,快想个办法安慰我,从小到大,我受的气加起来,赶不上这一个多月受的气……连一半都赶不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本来是无所谓的,见她气呼呼的样子,也恼了,老婆受了气,老公不得出面吗?“你想要我怎么做?要不我去找林家的麻烦?”

    找林家的麻烦,那可不是随便说说的,要知道,林家最少有五个真人——这是明面上的,暗地里还有没有,谁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尤为关键的是,林家是半隐世家族,虽然出仕的人不多,但是在朝廷和道宫两大体系里,有相当的人脉和影响力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话说得,委实有点夸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送死吗?”赵欣欣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你安心帮我看管酒家,多多赚钱才是正道,你帮我赚足了钱,咱们就可以去林家讨个说法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缓缓摇头,“我觉得咱们的酒楼,不能以赚钱为目的,多庇护些亡命之徒,没准会有人去寻林家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我们酒家,已经有点江湖庇护所的味道了,跟义安林家齐名的玉钩潘家,可不就是逃进酒家躲避追杀?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他的托词,他决定过两个月之后,赵欣欣若是还不能放弃这仇恨,少不得他就要离开酒家,往百粤郡义安山一行。

    甚至他连离开的托词都想好了——他要回博本院,交研修生任务。

    “敢寻林家麻烦的,真没多少人,”赵欣欣微微一笑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江湖亡命客里,更是没几个敢招惹林家的,真有那本事,他们也不用亡命江湖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邓蝶点点头,出声附和,她也知道林家的厉害,“林家跟清微庙的关系极好,据说身后还有大背景。”

    清微庙是子孙庙,中土国的子孙庙极多,多数上不了台面,有个化修就算体面了。

    但是子孙庙是分派系的,正一、全真、丹鼎、藏真、符箓等等,甚至丹鼎一派,还分内外两系——这两系势同水火。

    子孙庙的体系太复杂,不能一一介绍,总之,中土子孙庙,势力最大的,是南七北六,号称十三子孙庙,下面还有分子孙庙。

    比如说李所在的三茅庙,是符箓派茅山庙的分支,而茅山庙,就是南七庙之一。

    清微庙也是南七庙之一,隐隐还是南七庙之首,下面像三茅庙之类的分支,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“玄女宫愿意招惹林家的,也不会很多,”赵欣欣很无奈地叹口气,“倒不是惹不起,而是划不来……除非杜晶晶那种疯子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,“小欣欣,你这么背后说尊长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“杜上人?”赵欣欣讶然侧头,说人小话被抓现行,真的是有点……愧疚啊,“我最近运气不太好,随便发一发牢骚,我并无不敬上人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就偏偏听出了不敬之意,”一串笑声之后,杜晶晶出现在三人面前,“背后说人,总是……咦,你现在开始穿劲装了?”

    对着杜上人,赵欣欣有意无意左脚跨前半步,又提一提左脚脚跟,这个造型,显得她的双腿分外地修长,她笑吟吟地发话,“经营世俗产业,本该入乡随俗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那修长到令人发指的双腿,杜晶晶下意识地低头看一看自身,虽然她的道袍也改动过,能衬托出曼妙的身材来,但终究是道袍,不是劲装。

    堂堂高阶司修,被一个没到制修的小道童比下了身材,这个不能忍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“衣服不错,真是我见犹怜。”

    衣服不错,那就是说,穿衣服的人……还待商榷。

    不待赵欣欣说话,她就继续说了,“世俗产业不错啊,最近我也想搞一个,看来,我也得考虑脱掉道袍换劲装了。”

    “杜上人若是穿劲装,一定会风采绝伦,”赵欣欣笑着回答,微微轻提一下前伸的左腿。

    你说话就说话,抖腿算什么?觉得我不如你腿长?杜晶晶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不是个能忍受委屈的,于是干笑一声,“我也打算开个酒家,小欣欣你觉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所谓,”赵欣欣笑着回答,“上人别把酒家开到我对面就好,要不然我怕争不过,朱雀城这么大,多一两家酒家,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杜晶晶看她一眼,眉头一皱,“对了,刚才听你说,你最近运气不太好?”

    “何止不太好?”赵欣欣苦笑一声,“从小到大,我也没受过这么多委屈,经历这么多麻烦,我只想好好地修行……这是招谁惹谁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劫数,我算过了,”杜晶晶淡淡地发话,“李永生跟你相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欣欣不答应了,眼睛一瞪,“杜大人你啥意思?”

    上人是道童对敕牌弟子的尊称,又因为化修可以被称为真人,所以这就是对司修的尊称。

    大人的称呼,那就随便叫了,不是很正式,赵欣欣原本将她称为上人,现在称为大人,那就是表明,她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“大人”的称呼,也没失了礼数,只是分了远近。

    “我了解过了,”杜晶晶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你最近一个多月很不顺,自从认识李永生之后……他跟你相克,这是劫数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”赵欣欣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“该如何化解呢?”

    “我正好要开个酒楼,”杜晶晶呲牙一笑,“他正好也有经验,我把你的劫数带走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自是……倒是没什么意见,”赵欣欣耷拉下了眼皮,缓了一缓,侧头看向李永生,“换个地方也不错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觉得这事儿,还是快刀斩乱麻比较好一点,于是呲牙一笑,“多谢杜上人厚爱,不过我是博本院的研修生,来做任务的,从头至尾见证一家酒家的兴旺,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杜晶晶呆呆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勉力一笑,“如此……也好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,转身向酒家走去,“我去看一看新做的菜式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她一离开,李永生和邓蝶也跟着走了,只剩下杜晶晶站在那里发呆。

    猛然间,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,“何必呢?本来不是你的,玄女宫中人,可是很少以情入道的,老实回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风真人抬爱,”杜晶晶头也不回地回答,“我本来就不是玄女宫心法出身,而且我有直觉,这李永生便是我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故意斩杀林家嫡子,好逼得我们酒家陷入困境?”风真人从一座假山处走了出来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“子孙庙出来的,做事果然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我的表姨,岂不是也能划到子孙庙里?”杜晶晶冷冷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风真人根本不搭这话茬,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对方,“让我猜一猜你的打算,待我们酒家陷入困境之后,你出手相助,那么,赵欣欣自然会将李永生让给你……我猜得对吗?”

    “表姨你想得太多了,”杜晶晶冷冷一笑,“我杀人的时候,从来不会考虑那么多,而我维护酒家,也是在维护玄女山的体面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好自为之,”风真人转身离开,“警告你一句,栗化主的心思和算计,不是你招惹得起的,你若敢对赵欣欣不利,我会亲自出手教训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当然知道,”杜晶晶不屑地一笑,“表姨你最喜欢教训自家人了,遇到外人就很客气。”

    若是有人能听到她俩的对话,肯定会大吃一惊,里面包含的信息量,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真的没有人能听到,风真人好歹也是化修,怎么能没有防备?

    李永生也没听到这对话,他们三个进了酒家的小院,去厨房看一看,检验一下新出的菜式,然后又去盘查一下采购的账簿。

    正忙碌着,门外有锣鼓声响起,然后几名捕快走了进来,打头的正是朱雀城捕房的严捕长,他的身后,两名捕快抬着一块红布遮盖的牌匾。

    在官府体系里,严捕长是有名亲近玄女山的,屁股歪得一塌糊涂,不过正是因为如此,玄女宫才比较给他面子,而官府也需要这么一个中间人,来维护朱雀城的治安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,冲着赵欣欣笑着一拱手,“见过赵道友,老父母给贵酒家写了一幅字,我特意送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