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零八章 恶心的把柄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面对雁九的提问,那两位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李永生等了一等,见赵欣欣不说话,于是轻咳一声,“他手里有崔正鸿的把柄,想必也有齐晓哲的把柄,那么把齐晓哲扳倒好了,拿一个郡主当垫脚石往上爬,总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雁九斜睥赵欣欣一眼,轻声发问,“九公主也这么认为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根本不理她,还是看着迷蒙的雨丝,哪怕它已经渐渐地隐入了夜色中。

    远处有下人走来,点燃了一盏盏的纱灯。

    见他俩不做声,雁九叹口气,“他是西南分局的,若是由他出面扳倒齐晓哲,百粤难免要乱一阵。”

    身为朝安局中人,她觉得,靳司修受了齐晓哲的邀约之后,反而要掉过头来对付齐晓哲,会有什么不妥,反脸无情原本就是朝安局的职业技能。

    但是朝安局西南分局,对百粤郡的影响并不小,这么做会产生一系列的反应,却是朝安局不得不考虑的。

    赵欣欣终于扭过头来,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说,你做事有点诚意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诚意?”雁九傻眼了,“我如何就没有诚意了?”

    “嗤,”赵欣欣冷哼一声,自顾自地走进了亭子,放出屏风,转眼又走出来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道袍已被她脱掉,只穿一身劲装,将两条笔直修长的腿裹得紧紧的,

    李永生忍不住将目光投了过去,同时出声发话,“他不方便,你也不方便吗?”

    雁九的嘴巴张得老大,“你是说……我去扳倒齐晓哲?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的话,也由你,”赵欣欣波澜不惊地回答,“反正我是惹不起你们朝安局,更无权指使你们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反话,雁九听得也明白,她沉吟片刻,终于一横心,“我需要回去了解一下,现在并不能答应下来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并不回答她,而是在亭子里坐下,抬手倒出一杯热茶,一边看着茫茫的雨夜,一边轻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办吧,”李永生一摆手,人也走进了亭子,“同意不同意,我们也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雁九的嘴巴动了两下,最终还是一拱手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亭子里,一对曾经的仙界伴侣,默默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赵欣欣轻叱一声,“我说,你的眼睛太不老实了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是同时,她将两条腿伸得越发地直了,脚后跟虚虚地点着地面。

    李永生并没有移开目光,而是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好看,当然就多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真是,”赵欣欣没好气地哼一声,接着眼珠一转,“雁九对你不错,还有杜晶晶……我觉得你这家伙,很有女人缘啊,要不要我帮你搞颗复颜丸?”

    前一阵你还说自己没有呢,李永生差点笑出声来,他正色回答,“对男人来说,相貌真的不重要……你要觉得我该吃,那我就吃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沉默良久,最终长叹一声,“算了,不能让你祸害更多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一呲牙,“我祸害过谁啊?你这话说得……”

    雁九办事的速度奇快,第二天下午就再次找上了我们酒家。

    她带来了百两灵谷,交给了李永生,“这是靳大人代林家赔偿的,至于那齐晓哲,我们已经查到了他的问题……在百粤纳妾并且生子,这一点足够扳倒他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一眼赵欣欣,“赔偿酒家的灵谷,你收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差这个,”九公主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你不是急需灵谷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“我现在冲击中阶制修,瓶颈阶段,不怎么需要灵谷。”

    “多用灵谷提升修为,”赵欣欣不容置疑地发话,“你的修为上去了,酒家的生意才能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两句题外话,”雁九忍不住了,出声发话,“一味用灵谷提升修为,很容易造成根基不稳……可以将灵谷收起来,慢慢服用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事不用你操心,”赵欣欣冷哼一声,“倒是你说的百粤纳妾生子,凭这一点,你觉得能扳倒一个郡务房长?”

    郡务房长也是相当了不得的官职了,再往上走就是郡同知,真的不能小看,属地娶妻生子,肯定是犯错了,但是不太可能一撸到底这只是悖德。

    最常见的处罚,是调离降职,狠一点的则是降职之后不予分配,晾上几年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邓蝶也在场,闻言忍不住发问,“不是有很多官员,都是因为属地娶妻生子,被撤职查办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借口,”赵欣欣对这个同门,还是相当客气的,于是她耐心地解释,“被撤职查办的官员,从来没有一个,是单纯地因为娶妻生子被处理,总会有一些别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的,”邓蝶听得目瞪口呆,“不会吧?这简直……”

    “统治的需要罢了,”赵欣欣淡淡地回答,然后瞥一眼李永生,“你不感到奇怪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奇怪,”李永生随口答一句,看到她似乎有点不高兴,只能一摊双手,“好吧,我好歹也在京城待了一年,对这些东西稍微有点了解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能说,我遭遇了灵魂碎片,信息爆炸的社会里,想知道什么都不难。

    这个回答,倒是中规中矩,赵欣欣没有多计较,只是又看向雁九,“这一点不够。”

    雁九一摊手,笑着发话,“若是为他生子的,是他的儿媳,这总够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艹,握草”,“卧槽”,李永生、赵欣欣和邓蝶齐声怒骂。

    中土国极为看重家庭,乱、伦绝对是大罪,虽然罪不至死,但是名声是绝对臭了,很多大家族遇到这种事,为了保全家族名声,直接就用族规处死了。

    真是想不到,堂堂的郡务房长,居然做出这种扒灰的勾当来。

    雁九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朝安局窥人阴私多了去啦,更恶心的事,她也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甚至她还有闲心解释两句,“原本是给他儿子说的媳妇,齐房长看到她美貌,就跟儿子说,他在郡治孤苦伶仃,女人名义上是儿媳,其实做他的妾室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李永生三人心里还稍微舒服一点,对外人而言,这依旧是,但是父子在之前就说好了,齐家肯定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是合理规避监察。

    当然,哪怕仅仅是名义上的儿媳,这丑闻也足以扳倒齐晓哲了。

    “我正考虑杀掉这不要脸的家伙,”赵欣欣狠狠地瞪李永生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瞪我干什么?”李永生不干了,“当初说杀他的是你,不让杀他的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这也真是胆大包天了,光天化日之下,就敢商量杀一郡的郡务房长。

    但是,真的很夸张吗?也不看看在场的都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赵欣欣也冷哼一声,“男人,都是下半身动物!”

    李永生彻底地无语了,扒灰的是那厮,你跟我抒什么情?

    “如果九公主认可的话,此事我们就开始操作了,”雁九试探着发话,“大约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微微颔首,也懒得说什么。

    雁九告辞之前,迟疑一下,又说了一句,“那个……林家可能不会给靳大人灵谷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“不给就不给吧,当初是他要代别人付的,你跟我说这个,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本来嘛,你要充大头借给别人灵谷,当时真要让哥们儿扣了人,倒不怕林家不给灵谷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朝安局想要维护自家面子,人被扣下,真的不好看。

    虽然那五个托儿也是被留下的,但是其中味道,只有当事者知道,传不出去,那就无所谓丢面子。

    “这灵谷,靳大人会自己讨要,不会麻烦诸位,”雁九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只不过林家对贵酒家,似乎还有些心结。”

    事实的真相是,义安林家对我们酒家早有不满,再加上家中嫡子死在了这里,他们离开酒家之后,竟然认为朝安局借给自家灵谷,是多此一举!

    他们认为,自己虽然打砸了酒家,但是造成的损失甚至不到百两黄金,双倍赔偿也不过二百两黄金,哪里用得了千两黄金?更别说还是以灵谷的形式赔偿。

    更有人说,要是朝安局那时不缩的话,两家联手,也未必就怕了对方我们是被朝安局的怂包坑了!

    林家也有老成持重的人,说不管怎么讲,朝安局靳大人出手,保下林家的人了当时在现场,咱林家人也没拒绝不是?

    总之,朝安局算是江湖救急,咱林家也不能做那不讲究的事儿,欠账要认。

    这话是不假,然而,林家真的不怎么把朝安局放在眼里,若是朝安局一个化修江湖救急了,他们可以认了,但是一个区区的高阶司修,不认也就不认了。

    林家不想认账,靳大人也要把灵谷赔上,他可不想跟黄昊一样,散出数万两黄金,最后还是被折磨得自杀,何苦找那个不自在?

    不过他对林家,怨气就大了毕竟他掺乎进此事,一来是贪齐晓哲的便宜,二来也是想卖林家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该如何找林家的麻烦,他还没有想好,但是跟九公主和李永生歪一歪嘴,那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真相无所谓,可是九公主真的怒了,“混蛋,竟然还敢不死心?”

    (三更到,召唤月票和推荐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