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零六章 清心茶(一更)
    不得不说,林家能繁衍千年,成为半隐世家族,还是有点底蕴的。

    见到朝安局的人都认栽了,那黑脸司修想了一下,最终还是答应借对方的灵谷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靳大人随身,也没有带多少灵谷——对司修来说,灵谷的作用就少了很多,而且运修并不是灵修,对灵谷没那么看重。

    于是他跟李永生商量,“灵谷我也没有随身携带,先欠着行吗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十天之内拿来就行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你若想不给,也随你!”

    靳大人怎么敢有不给的想法?黄昊那种守财奴,都被御马监折磨得吐出了不少积蓄,而他跟李永生的梁子,眼下还没有揭过。

    于是他勉力笑一笑,“十天是吧?我肯定送到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狼狈地从我们酒家退出,行动的失败,让大家都没什么兴趣说话。

    在雨中走了一段路之后,黑脸司修出声抱怨了,“靳大人,你这借灵谷,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对酒家的为难,其实是百粤的郡务房长齐晓哲,以及义安林家推动的,朝安局只是被他们请来,做幌子的。

    而且以林家的势力,对朝安局不需要太恭敬,他们不需要在京城发展,底蕴又深厚,所以他这话的语气,竟然……有几分问罪的意思?

    靳大人心里正不高兴呢,闻言冷笑一声,“那你刚才可以别借啊,我求你借了吗,我不借给你灵谷,你走得出去吗?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再次愕然,“九郡主的势力,竟然如此之大,连你们朝安局都要缩了?”

    缩了?靳大人闻言大怒,“你义安林家号称隐世家族,不是也缩了吗?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靳大人果然不愧出身朝安局,收钱时是一副嘴脸,缩头时又是一副嘴脸。”

    靳大人听到这话,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,“尼玛,不知道死活的东西,你眼瘸招惹了狠人,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,你还跟我叽歪?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眉头一皱,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竟然敢骂人?”

    “老子还敢杀人呢,”靳大人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闻言,齐齐围了过来——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出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靳大人再次出声,制止了手下,然后转身就走,“老子忙着自救,没空搭理你们。”

    看到一行黑衣人消失在雨夜里,林家的人也愣住了,那名李掌柜,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?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朝安局,连英王九女都不放在眼里,竟然会如此害怕那厮?

    我们酒家之内,随着朝安局及义民的人离开,酒菜再次上了上来,不过这一次,酒客们的喧哗声就小了很多——这酒家的来头,委实太可怕了一点。

    李永生懒洋洋地坐在柜台里,想到赵欣欣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,也是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杜晶晶则是跟张木子又拼酒拼了一个通宵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有两名司修上门,说是来修补昨天弄坏的桌椅门窗。

    司修出面,肯定就是要借用气运修复了,就像九公主修建酒家,请人用了道术一般。

    两名司修大致看一下,觉得活儿有点多,又找来一名司修和四名制修,一直忙到下午,才将酒家全部修补好。

    酒家没有管工钱,倒是中午的时候,管了一顿饭,这些人忙完之后,确定酒家满意,没有二话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那五个托儿,在他们之前就悄然无声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接近傍晚的时候,一辆马车驶来,进了院子都没停,直接驶向了通往园林的小门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大厨和小二见状,也不敢拦着,马车上可是挂着水月庵的标记。

    进了园林之后,马车停了下来,赵欣欣和邓蝶走出马车,车里旋即响起一个声音,“好了,也算把你们送到了,我回水月庵。”

    “风真人,到弟子的别院了,”赵欣欣一躬身,恭恭敬敬地发话,“既然来了,还请小住几日,容弟子尽一番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差你这番心意不成?”风真人在车里淡淡地发话,“无非是答应栗化主捎你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眼珠一转,“有人说,在酒家观风,可以知兴衰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确实不假,”风真人笑着回答,她是经师,对这些理论精通得很,不过她若真想体验的话,水月庵旁边的客栈,可就是道宫的产业。

    然而转念一想,那客栈是水月庵的,这里却是宫中弟子的,比那边还方便一些,她下了马车,“也好,我便看一看你的经营之能……此地风物果然尚可。”

    “小小别院,简陋得很,怠慢风真人了,”赵欣欣笑着回答,“尚幸还算清净……咦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木呆呆地看着前方,那里树木掩映之处,有一个小亭子,有三人正坐在那里品茗。

    风真人见状,也抬眼看去,然后就是一愣,“咦,杜晶晶也在?”

    李永生坐在杜晶晶和张木子中间,一边品茗,一边给她俩讲故事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俩姑奶奶太能折腾了,醒了就喝,喝了就睡,睡起来再喝……你说你们都是司修了,斗这小孩气干什么?

    要是这俩在我们酒家之外喝,他绝对不管,但是在这里,他不能不管,所以他请二人品茗,然后讲一些有趣的故事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感应到了什么,抬头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风真人您这边走,”赵欣欣指向了另一个方向,笑眯眯地为她引路。

    “不用,前面的亭子就不错,”风真人淡淡地发话,也不容她反对,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喝茶的三人见状,忙不迭站起身来,拱手作揖,“见过风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须这些虚礼,”风真人一摆手,若眼前仅仅是杜晶晶,她就生受这一礼了,不过还有两名外人在,尤其是张木子,她不能视同为宫中晚辈,自然就要做出个长辈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后她选个石凳坐下,这才发问,“杜晶晶你怎么跑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杜晶晶犹豫一下,硬着头皮回答,“听说这里的酒家有些意思,特来观摩,顺便帮赵欣欣看一下家,打发几个不开眼的鼠辈。”

    “不开眼的鼠辈?”风真人的眉头一皱,她对赵欣欣的观感,其实一般,对杜晶晶甚至有点不待见,但是听说有人居然敢对玄女宫弟子的产业下手,火气顿时就来了,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少不得,杜晶晶将经过说一遍,说完昨天中午的事儿,又讲一遍昨天晚上的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杜大人出手,”赵欣欣听完之后,冲杜晶晶一拱手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笑容里,似乎有点说不出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义安林家?”风真人的眉头又是一皱,她本来死慈眉善目的样子,眼下看起来,脸色却是极为阴沉,看得出来,她也知道林家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她就侧头看向杜晶晶,“林家跟你不是同源吗,你下这么重的手?”

    杜晶晶的脸也黑了下来,“凭他们还不配跟我同源,再说了,下手之前我也不知道那是林家。”

    她这种语气跟风真人说话,真是非常失礼的,治个不敬之罪都够了。

    风真人却也没计较,只是冷冷一笑,“既知他们行事不妥,你不要学他们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杜晶晶哼一声,很是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风真人又侧头看向赵欣欣,“我说小赵,你身上的事儿还真多,怪不得化主托我护送你过来,以后你的护卫,还是多跟着你吧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想一想,缓缓摇头,“未上司修,我不好破例。”

    玄女宫的敕牌弟子,是有资格带非道宫护卫的,那些护卫甚至可以进入外九峰候命。

    当然,外人终究是外人,弟子一旦出山,护卫必须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风真人无奈地摇摇头,这么一个非制修弟子,惹麻烦的能力,真是堪比化修了。

    反正既然赵欣欣坚持原则,她也无法再说什么,“你们聊吧……给我倒杯茶。”

    邓蝶上前来倒茶,赵欣欣则是看向李永生,“酒家里……都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“收拾好了,”李永生很随意地点点头,“幕后指使者,我也帮你问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其间经过讲述一遍,“现在,你看要不要对付一下崔正鸿和齐晓哲?”

    赵欣欣瞥一眼风真人,发现她专心地品茶,才沉吟一下回答,“崔正鸿就算了吧,这是一方大员,动了的话影响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也好,”李永生听得很明白,崔郡守不能动,那齐房长却是可以动的。

    “风真人您在这儿稍微歇息片刻,”赵欣欣冲风真人微微一笑,“我和李掌柜去酒楼里看一看,然后回来给您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“何须安排住处?”风真人微微一笑,“你只管去忙好了,这园林也不小,哪里住不下我?”

    到了化修的境界,对这些凡俗条件,真的很无所谓了,她也不需要借此彰显身份。

    赵欣欣跟着李永生一路缓行,出了园林的小门,才冷哼一声,“李掌柜的茶叶不错啊,能给我匀点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宁致远给的,”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你家里能少了这些东西?”

    (加更了,求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