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零五章 内讧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杜晶晶来了有一段时间了,她虽然下午喝多了,但那是她没有用灵气驱酒。

    身为高阶司修,该有的警惕性,她还是不缺的。

    刚才我们酒家折腾得那么厉害,只那些灵气的波动,就足够惊醒她了。

    她醒了,张木子也醒了,两人睡在一个屋子里,原本还约定,晚上还要接着喝呢,见状谁也不好意思用灵气驱酒。

    走出来之后,看到我们酒家没了啥反应,就站在雨里醒一醒酒。

    然后她俩走过来,想了解一下情况,正好看到李永生带人走进了园林。

    那二位的对话,她俩听到了一小半,不过有一小半就足够了,足以证明这是朝安局有计划的陷害,而不是酒家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杜晶晶在现身之际,有几分醉意,也有几分杀气她是不能随便对朝安局出手,但是朝安局的人设局陷害玄女宫弟子,她既然知道了,也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对方若是敢强硬的话,她不介意再杀一个人哪怕是朝安局的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这位,也真够草包的,事实上,搞情报工作的,最擅长分析利弊,发现自己可能会被当场斩杀,他软得比谁都快,“我这就走,马上走!”

    看着他狼狈而逃,杜晶晶打个酒嗝,大声发话,“欺负了我玄女宫的,都还回来,要不别怪我不客气呃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点酒量,行不行啊?”张木子也跟着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女人,不能说不行,”杜晶晶一指桌上的酒壶,“来,咱们接着来,永生你也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面酒家,我还得招呼一下,”李永生站起身来,逃命一般地跑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杜晶晶对他的心思,别说赵欣欣感觉到了,就连张木子都看出一二来。

    身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男主角,他当然也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必须指出的是,虽然身为仙界下来的观风使,对当地土著有些轻视,但是杜晶晶是一个要修为有修为,要相貌身材有相貌身材,要家世背景有家世背景的女修。

    这种女修对他有意思,他还是忍不住要生出点自得开。

    没办法,男人就这样。

    其实换了女人也差不多,有优秀的异性赏识,总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被吴妈妈这种相貌的女修追求的话,李永生恐怕就有杀人以绝后患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是必须要跑的。

    来到酒楼,他发现场面已经好了不少,桌椅板凳都归位了,打碎的碗碟,也正在被清理中,不少来吃酒的客人,已经重新坐了下来,不过酒菜一时是上不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坐下来的客人,也不着急催酒菜这是难得一遇看热闹的时候,酒菜算什么?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李永生面无表情地走进柜台,“所有酒菜,重新上一份,算是我们酒家送的,遇到这种无妄之灾对不住各位了。”

    众多看客纷纷扭头,看向在场的朝安局人马。

    “钱都算在我们账上,”那名拿刀指着李永生的初阶司修发话了,他居然能笑得出来,可见朝安局的奇葩,真的是不少,“今天打扰各位了,我们给大家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尼玛,这明明是朝安局也在酒家吃瘪了,诸位看客里明眼人很多,顿时就交头接耳了起来:没想到九公主不在,这酒家依旧是这么强势,连朝安局都要认栽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想错了,赵欣欣要在的话,朝安局还真的未必买账。

    不过这就是题外话了,只见年轻的掌柜轻笑一声,“今天酒家还损坏了不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赔,”初阶司修早得了机宜,哪里还会再炸刺?他笑着发话,“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缺钱,”李永生淡淡地发话,“怎么砸的,怎么修好,要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修好容易,一模一样真的难,想要刁难人的话,这四个字足以让人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初阶司修先是一怔,赔钱不行,还得负责修?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他就理解到了其中的用意:朝安局砸了人家的店,不能一走了之,人家不要钱,就是要看朝安局派人来修!

    这梁子,真的结得有点大。

    他想一想之后,点一点头,“好的,敢问阁下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李永生下巴微微一扬,冲着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但是酒家的小二看懂了,于是抬手一指,“那五个人,你们还想带走?”

    小二指的五个人,正是一开始引得朝安局追进来的五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知道,这五个人是朝安局设下的套,但是小二并不知情,他就觉得这五个人若是被这么带走,对酒家的信誉,会造成很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正好李掌柜做出表示了,他就要将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永生也是这个意思,你今天来扫我的面子?我还真就不让你扫!

    至于说这五个人是朝安局的托儿?这真无所谓,朝安局的人不说,谁知道呢?

    听到这话,朝安局的人脸上的表情,真的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。

    倒是那带队的司修有担当,略略沉吟一下,就干脆地一点头,“好的,走吧。”

    刚才闯进来的人,闹哄哄地离去,而那五个托儿愣了一愣之后,也不动声色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只听得李永生大喝一声,“你们,留下来!”

    他指的正是那一群义民,见到那黑脸司修一脸的愕然,他冷笑着发话,“既然不是朝安局的人,敢砸我酒家东西,就想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的惊讶,只维持了一两息,然后他就冷笑一声,“我等捉拿反贼,为国前驱,凭你个小小掌柜,也敢口出狂言?”

    我是帮朝廷办事呢,你算什么东西?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一声,抬手一拍,“还是留下来的好,别找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人影一晃,两个人就出现在了酒家后门,一名高大的老者,一名佝偻老妇。

    滨北双毒早就被玄女宫警告过了,不许随意进出玄女山,所以也就乖乖地待在园林里。

    刚才酒家的变故,他们也看到了,但是不用李永生说,他们也知道,不能对朝安局出手。

    现在小李搞定了朝安局,出声相召,他们自然要露面。

    见到突兀出现的两人,黑脸司修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赶忙侧头看向朝安局的人,“他们他们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我们屁事,”拿刀的那初阶司修冷笑一声,此事若是发生在半个时辰前,那是大好事,现在已经知道撞上了铁板,他怎么再会为林家张目?

    要不说情报机构的人不值得托付,风头一旦不对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倒是那带队的司修有些担当,“李掌柜,总不能寒了义民的心,你说呢?”

    两人都知道,这群人就不是义民,但他还是这么说了,因为从刚才的对话中,他感觉到了,这个年轻的制修,似乎是有些家国情怀的。

    当然,人家若是执意不饶人的话,他也没什么更好的法子来开脱。

    咦?李永生颇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,你小子自身都难保,还敢替别人求情?

    不过身为观风使,那些正面、积极的东西,他还是要提倡的,虽然他知道,这“义民”之说纯属扯淡,但是别人不知道不是?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想点明,虽然这会令他很不开心,但是维护好赵欣欣,才是他的目的,就连眼前的酒家,也不过是身外之物。

    于是他微微颔首,“哪怕是义民,也不能打着朝廷旗号,破坏私人财物,留下百两灵谷,就可以滚了!”

    那黑脸司修闻言,勃然大怒,“你这是想敲诈?”

    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,“我求你来砸我酒家了吗?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看向朝安局那位,“靳大人,你说句公道话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冷笑一声,“我都不知道他姓靳,你倒是知道了?”

    不用他说,在场的明眼人很多,听到“百两灵谷”的说法,大家明白了,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义民,一般的纠纷,拿银元或者黄金赔偿就行了。

    涉及到灵谷,还是“百两”这个级别的,义民的身后,绝对是有大势力支持的。

    朝安局那司修,此刻也顾不得丢人了,对方的说法,毕竟还是比较隐晦的,“好了,百两灵谷就百两吧,不是我说你们今天确实冲动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再次愕然,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英王九郡主开的酒家,哪个让你们胡来的?”这位也是变脸高手,闻言脸就是一沉,“你若不赔偿灵谷,我也没法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黑脸司修怒视着对方,心里这个气,真的没法说。

    但是侧头看一看,滨北双毒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,他又忍不住有点气短,“靳大人,谁会随身携带百两灵谷在身上?”

    靳大人看一看李永生,又看一眼黑脸司修,沉吟一下,然后苦笑一声,“我可以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林家的势力之大,是他也要忌惮的,朝安局的人全身而退,却将林家的人陷在这里,林家真的发作起来,他也会头疼。

    黑脸司修气得笑了,“靳大人肯借我,那自然好说了,不过我能找到的灵谷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靳大人脸一沉,“你不想借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真是给脸不要的混蛋东西!

    三更到,召唤月票和推荐票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