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零三章 戏外戏(第一更)
    我何时砸你的酒家了?带队的司修很想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他真的不敢啊,只能干笑一声,“不是我的人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诿过于人,官府怎么都是这副德行?果然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你是说,是这帮‘义民’干的,对吧?你可以滚了!”

    他出声撵人,带队的司修反倒是索性拉下了面皮,赔着笑脸发话,“小兄弟,我有事情跟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做我兄弟?”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,缓缓摇头,“凭你……还差点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位大人,”带队司修无奈地改口,“反正我是不会被阁下放在眼里的,无非是听我说两句,万一有用呢?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之后,还是点点头,抬手指一下大厅,转身向后门走去。

    带队司修扭头看一眼,低声呵斥,“还不快点恢复原样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抬腿就追了出去,留下一大屋子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李永生穿过停马车的院子,推开一扇小门,直接进入了园林中。

    天色很黑,不过园子里到处点着长明灯,不大的小灯,灯头有小拇指大小,外面罩着纱笼,不惧风吹。

    走不远就是一个亭子,亭子里也点着灯,能见度相当不错,李永生并不走进去,而是站在亭子外,背着双手,凝视着雨丝,淡淡地发话,“九公主是最喜欢下雨的。”

    带队的司修很光棍,见状也站在雨里,直截了当地回答,“这事不是我故意做出来的,是有人想借着对付九公主,打击英王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小事,需要你来告诉我?”李永生不耐烦地回答,“而且我很清楚,这不是今上的意思……你能说点有用的吗?”

    你也知道这不是今上的意思?带队的司修心里又是一沉,此人来历,果然不一般。

    所谓眼界的层面,就在这里了,到了某个层次,用心分析的话,自然知道今上不会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但是到不了那个层次,真不敢这么武断地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他勉力笑一笑,“这也是下面的人,妄自揣摩上意,希冀博取一条幸进之路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并不回答他的话,就是默默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位见状,少不得就要将过程细细地说一遍。

    眼下京中波谲云诡,下面是纷纷站队,但是总有人不满足于区区的站队,他们想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刻意对付九公主的这位就是了,他先派人,趁赵欣欣不在的时候查税,结果没达到目的,于是又出一计,令人在酒楼里相斗。

    没错,今天在酒楼里打架的那两拨,就是纯粹演了一出戏。

    但是演戏的这帮人真没想到,杜晶晶今天在这里喝酒,而且下手还极狠,直接杀了一人。

    被杀的这位,也是有来头的,义安林家的嫡子,林家是半隐世家族,基本不在朝里出仕,但是跟朝中大佬有联系,跟子孙庙的关系也极好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半隐世的家族,相当于子孙庙的爪牙,在帮子孙庙争夺资源的过程中,也能落下不少,所以不用把全部的前途,赌在运修上。

    林家的嫡子被杀,压力就到了捕房那里,但是捕房的捕快,带着林家子弟去酒家走了一趟,发现对方太强势,于是果断地退缩。

    所以晚上才有了朝安局前来折腾。

    林家和捕房怕杜晶晶,朝安局却是不怕的,杜晶晶在酒家杀人,涉及到的虽然是官府层面,但真要归类的话,那是地方事务。

    朝安局出马,查的都是谋逆大案,直接代表朝廷,杜晶晶若是敢伸手去管,那就是妥妥地插手世俗事务只要朝安局没有当着她的面,抓走玄女宫弟子赵欣欣,她就无权出手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就是,如果朝安局真的抓走了九公主,她都没资格去营救乖乖上报栗化主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而朝安局,还真没打算抓赵欣欣,真要抓了已经入了道宫的赵欣欣,别说玄女宫,连英王都可能跳出来你们别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朝安局算得很好,而他们来了之后才发现,杜晶晶根本没就现身他们当然不知道,杜执事喝多了,又没有用灵气解酒,现在还睡着呢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就肆无忌惮地抓人了,等发现滨北双毒不肯出现,他们索性肆无忌惮地破坏酒家,不管怎么说,这也算打击了英王的气焰吧?

    不过朝安局阴人习惯了,心知找一个已经入了道宫的英王女儿的麻烦,有点说不过去,索性找了一批“义民”做帮手。

    这位毫不犹疑地出卖了义民,事实上,他认为自己有出卖的理由,“……尼玛,这些全都是义安林家的人,他们对你们这个酒家,有些怨气。”

    当然有怨气了,这桩恩怨,也不是什么秘密,朱雀城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,玉钩潘家和义安林家对上了,潘家借助我们酒家,躲过了林家的追杀。

    后来两家又狠狠地斗了一场,林家也没占到什么便宜,虽然不能明说,但是暗暗迁怒于我们酒家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中午的时候,林家的嫡子,会不理李永生的阻拦,继续出手打人?

    然后,林家就更惨了,被杜晶晶横插一手,直接杀人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有点匪夷所思,但是细细一想,其实都很符合逻辑。

    不过李永生在意的是,“原来不止中午是一场戏,晚上躲进来的那五个人,也是一场戏?”

    想一想那五个人的狼狈样,浑身流淌的血水,还有肩头的大包裹,他不得不承认,朝安局在做局坑人这方面,真的是太老辣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”带队的司修讪讪地回答,“那人的目的,不是抓人,而是逼得你们出手……事实上,我还一直拦着你出手,想必你感觉得到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他们算计之处,杜晶晶不方便出手,李永生出手不出手无所谓,若是滨北双毒不出手,他们将人带走,也是狠狠刷了赵欣欣的面子。

    至于说破坏二楼和三楼的包间,根本是那“义民”临时起意做出的决定,反正已经折辱了对方,何不更狠一点?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想要站队,有的是手段,这么变本加厉地欺负一个小女孩,真的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是受人所托,”这位苦笑一声,又叹一口气,艰涩地发话,“你也知道,我们朝安局,这种时刻不能站错队。”

    朝安局的强势,全部仰仗内廷撑腰,而内廷的权力,来自于天家,别人帮天家打击对手,求到朝安局,他怎么有胆子拒绝?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并不这么看,他仰头看一看黑漆漆的天空,任由细密的雨丝打在脸上,良久,才长出一口气,冷冷地发话,“你有证据表明,英王会反吗?”

    这位听到这话,没由来地身体一抖,艰涩地回答,“我哪里有这样的证据?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不能拒绝他们?你要知道,这么做很可能逼反英王,”李永生看也不看他,淡淡地发话,“朝安局负责的是调查谋逆大案,不是制造谋逆大案!”

    这司修顿时张口结舌,不是他无话可说,实在是真话说出来,并不好听。

    犹豫一下,他还是吐出了实话,“只要能尊奉今上的正统,让天家看清楚民心,英王反不反的,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民心,无非是投机取巧之辈!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无中生有制造冤屈,也算民心?林家借机报复,也算义民?你真够无耻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”司修终于发现,自己确实说不过对方,但是他觉得,自己的行为,其实也有正面意义,“这些事的发生,有助于黎庶辨清正统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被这歪理说的,竟然有点无言以对的感觉,“我见过颠倒黑白的人多了,说句良心话,你绝对排得上前三,明明是自家无耻的钻营手段,竟然能被你说得如此正气凛然。”

    “恶意构陷英王之女,就能辨清正统了吗?没准就将人逼反了,纯粹的唯恐天下不乱!”

    “跟我无关!我只是帮忙的,”这司修叫了起来,“我若拒绝帮忙,没准自己都会被构陷!”

    “少扯淡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现在并无外人,你再这么推卸责任,那你滚吧!”

    拒绝帮忙就会被构陷?这纯粹胡说八道,朝安局真不想参与的话,一句话就解决问题了帮忙可以,你们有证据,英王要反吗?

    没有实证的话,朝安局完全可以置之不理,这种妄言都要处理的话,朝安局根本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位一看,对方虽然年轻,但是门儿清,他也就不说那些无意义的话了,“当然,也是我贪心太重,想赚点小钱,这世道没钱不行的,不过你也看到了……我真的试图拦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没准你是等着我出手,一举擒获呢,李永生心里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对这种没节操的家伙,他也懒得再费嘴皮子了,“闲话少说,你就告诉我,是谁要对付赵欣欣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高阶司修犹豫一下,“具体我也不是很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(昨天142票,这次是卡着点儿没到,不过大家很努力地投了,二话不说,加更!顺便再求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