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三百零二章 朝安和义民
    朝安局在京城威名赫赫,地方上并不多见,尤其是在朱雀城这种南疆,更是少见。

    有地方上的大势力,敢不鸟朝安局,但也只能在私底下偷偷下手,天高皇帝远嘛。

    然而,正是因为少见,朝安局才越发显得神秘,在地方上的公众场合中,亮出身份的话,没人敢公然不买帐,关于这个机构的传说,真的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朱雀城位于南疆,离京城很远,又由于有玄女宫的存在,极少能看到朝安局的人真要说起来,这里真有点法外之地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朝安局的人,真的很少来朱雀城吗?只要不是政治白痴,就知道这根本不可能,只不过如此摆明车马的时候,是真的很少。

    在大家都被惊呆的时候,李永生竟然敢口出狂言,真是令无数人瞠目结舌这个年轻的制修,好大的胆子!

    就连那高阶司修都不例外,他讶异地看着对方,一时间竟没想到要说什么?

    一名初阶司修狞笑一声,手里的短刀向前一指,“小子,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谁,进了我的店子,就不许动手,”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,连站起来的兴趣都没有,“要打架,出去打还有,别拿兵刃指着我。”

    初阶司修眼睛一瞪,抬手就要攻击,猛地听到有人轻哼一声,“慢着!”

    说话的就是那高阶司修,他踱步到柜台前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朱雀城确实偏僻了点,你确定听说过朝安局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漠然地看着他,“我要说的是,酒家里不许动手,这跟我听说过朝安局没有,毫无关系!”

    高阶司修嘴角的笑容,越发地明显了,“阻止朝安局办事,形同谋反,你现在觉得还是毫无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莫名其妙,”李永生冷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朝安局照样有叛徒,你以为报个名号,就真能定人谋反?不知道你听说过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门口又冲进四五人来,门外也站了十来人,打头的是一个黑脸的高阶司修,他抬手一拱,“听说朝安局捉拿叛逆,我等前来相助!”

    朝安局的带头司修回头看他,微微颔首,“这边远之地,既有无知鄙陋的刁民,也有你等这样心怀忠勇的义民却也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过誉了,”黑脸司修又是一拱手,然后四下扫一眼,“我等该如何配合大人,还请大人示下!”

    带头司修一指那五个受伤的修者,“去将那五人擒下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四五个人就冲着那边扑了过去,一路上叮当乱响,不知撞翻了多少桌椅,整个大厅顿时鸡飞狗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叹一口气,缓缓站起身子来,“真是不给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带头司修稳稳地站在柜台出口,一边四下乱看,一边饶有兴致地发话,“为啥我就要给你面子呢?你长得俊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着他,很认真地发话,“我刚才的话没说完,你的脾气太急躁了,这样不好,很容易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高阶司修看到九公主的两个护卫没有出面,知道对方拎得清轻重,心里暗暗遗憾,看来没法擅入人罪了。

    几句话的工夫,那五个进来的修者就被制住了,整个大厅也是一团狼藉,没一桌不被波及。

    那黑脸司修走了过来,抬手一拱,“大人,人犯已经被擒获,是否到楼上查探一番,看他们是否有余党?”

    带头司修皱一下眉头,“这话倒也在理,有劳诸位义士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见状,索性坐了下来,抓完人还不走,明显就是冲着永馨来的,既然是这样,他反倒是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十几名“义士”冲上楼去,挨个地踹开门搜查,那黑脸的司修看到掌柜的年轻人坐下了,又抬手一指,“大人,此人阻拦朝安局办事,是否要拿下调查一番?”

    李永生嘴角,泛起一丝微笑来。

    带头的司修并没有直接回答,对方的笑容,让他生出一些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沉吟一下,他缓缓回答,“稍等,此人说我脾气太急,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,就是一向从善如流,给他个机会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笑得越发爽朗了起来,“我刚才想问你知道黄昊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黄昊?”带头司修狐疑地一皱眉,轻声嘟囔一句,“哪个黄昊?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眼睛猛地一睁,脸色也刷地变白了,“你说的可是局本部的黄昊?”

    朝安局并不仅仅在京城存在,事实上他们在各个地区有分局,比如眼前这位,就是西南分局的人。

    而局本部,又称总局。

    李永生嘴角噙着笑容,默默地看着他,并不说话,直看得对方鼻头开始冒出毛茸茸的汗珠,才慢吞吞地回答,“我只认识这么一个黄昊。”

    带队司修先是一怔,然后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,“停下,都给我停下!”

    因为过于激动,他的声音都有点走调了,搁在地球界的娱乐小说里,这叫破音。

    黑脸司修闻言,吓了一跳,“大人,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混蛋,叫你的人住手!”带队司修破口大骂,一点也见不到刚才对“义民”的那份赏识了,“尼玛,还杵在这儿干什么,找打?”

    黑脸司修浑身一震,扭头就跑向楼梯,那群义民可还在大肆破坏包间呢。

    带队司修喊了两嗓子,多少宣泄掉一些恐怖的情绪,然后又侧过头来。

    他本来想喝问对方,为何不早说,但是看到那张平静的脸,他下意识地控制了一下情绪,深吸一口气,“你认识黄昊?”

    “见过两面,”李永生缓缓地回答。

    高阶司修什么也不说,就那么看着他,事实上,他现在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措辞说话。

    李永生等了一阵,才又微微一笑,“一次是在彰德府,一次是在御马监。”

    “御马监,”高阶司修的嘴角抽动一下,脸色越发地白了。

    他是西南局的人,但是朝安局本部和下面分局,还是有相当联系的,甚至他在西南干完这一任,都可能调到总局去。

    他认识黄昊,也听说此人被整死了,至于具体是怎么死的,他没有从正规渠道得到消息,只是听人说,是被御马监的人弄死的,不但死得极惨,死前还被整得倾家荡产。

    不过带队司修知道,这消息虽然是小道传来的,但是应该错不了。

    其实下面分局的人,对黄昊的印象都不怎么样,这家伙下手狠辣,吃相也极为难看,根本不顾及同僚的感受。

    这厮在邺城的时候,一去就夺了雁九的权,也不知道跟同僚分润一二,就连雁九都对他极为厌恶,须知这还是在本部的同僚。

    带队司修听眼前的年轻人说,在御马监见过黄昊,心里就是一揪:不管黄昊的死,跟此人有没有关系,只说此人能进御马监,那就不是好相与的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脸越发地白了,因为他想起来了,说这个消息的人,似乎还提了一句:黄昊是因为惹了人,所以被整死了这是废话,以丫的身份,不惹人根本不会死得那么惨。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是,黄昊“好像是在彰德府办事”的时候,惹人了。

    他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低声发问,“彰德府他对阁下不敬来着?”

    李永生斜睥他一眼,淡淡地回答,“他比你的胆子小一点,没敢指责我是叛逆,只是想禁足我。”

    带队司修的双腿,不受控制地抖动了起来真的是因为惹了你,黄昊才惨死的吗?

    他很不想相信这一点,但是对方的话虽然少,却将信息完整地串了起来,黄昊因为在彰德府惹了此人,就被御马监抓了,而此人后来又在御马监见过黄昊那不就是铁铁的报复吗?

    再一想对方说的“他比你胆子小”,这位双腿软得都快坐到地上了,黄昊都那样了,那么我的下场,只会更惨啊。

    他有心想说点什么,只觉得嗓子眼发干,只能没命地咽着唾沫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说话,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,目光中有些微的不屑。

    此刻,黑脸司修已经将“义民”都召集了回来,现场变得再次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看着在柜台对视的两位,他有心上前说话,却被一名初阶司修拽住了。

    拽人的,正是那才拿刀指着李永生的那位,他已经敏锐地发现,头儿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麻烦嗯,非常大。

    而麻烦的制造者,似乎就是那个年轻的掌柜,想到自己刚才曾经拿刀指着对方,这位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怎么能允许别人上前破坏气氛?

    带队的司修沉默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,才艰涩地发话,“你如何证明,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李永生摸出两颗青色的小尖锥,很随意地在手里一抛一抛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你可以不信,我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带队的司修眼睛一眯,认出了青色尖锥的来历,心里仅存的侥幸,也被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他重重地叹一口气,“这位掌柜,咱们是不是能换个地方谈一谈?”

    李永生斜睥他一眼,“砸我酒家的时候,你给我面子了吗?”

    今天月票有点少,差几票才到一百票,今天能到150票的,明天继续加更,大家再卡着点儿投吧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