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九十八章 税差上门(一更求月票)
    我到底想说什么?李永生被这个问题问得有点蒙圈。〔<(??

    他当然不能直接解释两人的真实关系。

    他说了之后,对方愿意不愿意相信,这是个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万一弄僵了,连朋友都没得做,那真不是他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因为,在她觉醒的时候,万一比较吃力,说出这个消息,有助于帮她觉醒。

    消息提前说出,就算她愿意相信他的话,对觉醒也是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我上辈子那般威风,怎么这辈子还没觉醒?

    一个人若是总这么想,心态必然会失衡,如何觉醒得了?

    李永生想了半天,才叹口气,“你知道,我精擅医术,对望气有些心得……感觉你每年的生辰,容易遇到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是玄之又玄的话,再说了,精擅医术跟望气,能有什么关系?不是扯淡吗?

    但是偏偏地,赵欣欣信了这话,修者的社会就是如此,天人合一之类的论调,能很好地解释这些。

    于是她冷哼一声,“好了,我知道了,我的生辰,确实也遇到过一些麻烦……你的意思是说,杜晶晶是个值得信赖的人?”

    李永生翻一翻眼皮,“我的意思是说,你尽可能地跟比较多的人在一起,气运这事,谁也说不准,没准栗化主的气运,反而会影响你呢,所以,多借助一些气运旺的人,总是没错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听到他说栗真人的坏话,明显地不高兴了,哪怕她知道,对方的话说得不无道理,“你最好少说化主的不是……你不是见过她吗?看不出她和我的气运合不合?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她是准证啊,”李永生苦恼地一摊双手,“我有胆子去看她的气运?那不是找死吗?”

    所谓准证,就是高阶真人,只差一步就可以证真,成就真君。

    赵欣欣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你对杜晶晶有想法,别以为我不知道,人家不是答应给你复颜丸了吗?我这里可是没有复颜丸。”

    我说……咱能讲点道理吗?李永生是彻底地无语了,就算杜晶晶没有复颜丸,你也肯定有啊,这是运修的丸药,你居然告诉我说你没有?

    不过这些小女孩儿的心思,他也懒得计较,“我没打算要她的复颜丸,既然你没有,那我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默然,半天才又哼一声,“男人家的,脸上有道疤也无所谓……嗯,此次回去,我多约一些同门来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“嗯,记得约……一些气运旺盛的同门,反正你的身份也不差于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”赵欣欣见他不再提杜晶晶,也就不再拿此人做文章,“帮我看好酒家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离开我们酒家之后,客流量顿时下挫了两成,虽然大家都知道,这是九公主的产业,但是她在和不在,显然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本来想跟到山里,住那奢华别院,好随时关注赵欣欣,不过很显然,他若是离开,酒家连个主心骨都没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守在酒家,坐在柜台里,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掌柜了。

    九公主一离开,各种幺蛾子也飞了过来,第三天中午,朱雀城赋税房的官差来了,要收税。

    昔日赵欣欣在的时候,虽然她口口声声说,要向赋税房缴纳流水,但是赋税房从来没派人来过,现在她前脚离开,后脚就有人来催税了。

    交税是天经地义的,李永生虽然很讨厌这些家伙看人下菜,却也没打算偷逃税款,“这个税,是按户缴纳,还是按流水缴纳?”

    关于中土国的税种,这里就不赘述了,简而言之,对于这种三层的酒楼而言,算是酒家里规模比较大的了,按户缴纳都要取一个比较高的定额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定额,只要不是高得离谱,按户交税还是比较划算的。

    按流水收税,那就要紧紧地盯着,多挣多交少挣少交,表面上看是比较合理,但是要被监督账目,没有太大的偷漏税空间。

    赵欣欣一开始,就想按流水交税,没想着占朝廷的便宜,她身为英王九公主,若是按户交税,谁敢将税费定得高了?

    当然,现在酒家的的生意不景气,按流水交税,也交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李永生问这话的意思,就是说你们给个章程,我就按你定的规矩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合理不合理,那不是他要关心的,赵欣欣是不在,但是她早晚要回来,谁想借机玩什么花招,那就等着九公主的雷霆之怒吧。

    “按户收,”来的赋税房两个官差,都是制修,一高一矮,矮个儿是做主的,他笑眯眯地表示,“一个月一千块银元的定额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玩笑的吧?”李永生没打算计较税费,但是听到这话,忍不住呛了,“你知道我们一天的流水,才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我们酒家最近的上座率不错,若是没有狂点宫廷御膳菜式的土豪,每天的收入,也就是一百块银元左右,低的时候十,高的时候,也很少过两百。

    相较第一天的三十多块银元,那是高了不少,但是想一想酒楼的规模,真是没啥可自豪的。

    晚上的座位费,不在酒家账单内,关键是弹性也很大,差的时候就是三五个人,五个时辰也就三五十块银元,甚至还有光头的时候,多的时候,也不过十来个人,一百多银元。

    而且这座位费,不是白收的,遇到事情要出面的,肯定也要将成本算进去。

    以近期的展来看,每天按收入一百五算,一个月不过四千多块银元,抛去成本开销,算上酒楼的折旧,盈利未必能到五百块银元。

    博灵郡郡治七幻城里,大名鼎鼎的鸿运楼,按流水纳税,每个月也不过六七百块银元。

    大户才能享受流水,而我们酒家虽然也是大酒楼,比鸿运楼的规模,还是小很多,定额怎么就敢定成一千块银元?

    朱雀城的消费水平,确实高于七幻城这里的江湖客太多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这只是定额啊,而我们酒家的上座率惨不忍睹,鸿运酒楼那边,说的不是上座率,而是翻台率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看这个定额,就知道这不是收税来的,是来找麻烦的。

    矮个儿税差脸一沉,“你这是……打算抗税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打算抗税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,“不过东家不在,你跟我定这个定额,我实在没权力答应,要不……等东家回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东家回来,也是这个税额,”高个儿冷哼一声,“酒楼的规模,就在这里摆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没听说,这酒楼规模值一千块银元税费,”李永生冷笑一声,“知道京城来去书苑一个月是交多少税吗?”

    京城来去书苑,地段好地方大,客流量不如鸿运楼,但是消费水平极高。

    那里一个月,是三百块银元的税就这,还是比较正常的交税,只是用了文化交流的减税指标,人家没有把心思过多地用在这方面。

    矮个儿的脸一沉,“你也不用等了,你东家回来,也是这个税费!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听,心里就是一沉:这样的话,针对性就太强了啊。

    他绝对可以确定,这是有人要算计九公主,敢对皇家的买卖,下这么大的定额,真不是一般人敢拍脑门做决定的。

    想到前一阵还有人刺杀赵欣欣,他心里越地肯定了京城的争斗漩涡,扩散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这个定额是谁下的,赋税使还是知府?”

    高矮两个税差,交换一个眼神,最后还是矮税差话了,“你也莫问那么多,须知朱雀城的赋税,是直接对赋税部的。”

    前文说过,朱雀城理论上归百粤郡管辖,但是却在三湘郡,是一块飞地这大抵是因为,玄女宫坐落于此,朝廷想重点关注这一块,所以人为地将其划给了三湘郡。

    当然,朱雀城成为飞地,还有其历史原因,有一些变迁和人文沿革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朱雀城的官员委任、赋税交割等,并不看百粤郡的眼色,而是直接受朝廷管理,赋税房更是如此,赋税使直接由赋税部委派,跟百粤郡赋税房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与此相同的,还有军役房和巡荐房,三司六房的六房里,这三房的长官被称作“使”,而不是“长”,原本就是垂直管理的体系。

    矮税差的意思是说,你别问这是谁定下的定额,反正赋税部会认可。

    阴谋的味道,越地明显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他们为何会选这个时候来通知,原因也很简单,赵欣欣回山了。

    九公主在的时候,就算赋税部做出了如此的决定,也要考虑她的反应,不管上面要怎么打击英王的势力,但是九公主依旧是九公主。

    她若是真的恼怒了,直接杀掉这俩税差,也就杀了。

    皇族犯法,也会受到惩处,但是真有苦衷的话,肯定有人会帮着叫屈。

    但是九公主不在的话,他们把税费定下来,也就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若这九公主是今上的九公主,而不是英王的九公主,定下来的税费,也是能随便改的,但是生于英王之家的话,那么……呵呵,大家现在可是都在站队呢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在赵欣欣离开之际,朱雀城赋税房派来了税差起码这时候来,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然而,李永生既然反应过来了,他当然不会客气,“我们东家回来,也是这个税费吗?呵呵,我会劝她使用皇族免税额度的。”

    (加更,孜孜不倦地求保底月票和推荐票。)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