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九十六章 就是问问
    潘家和林家听到这个声音,齐齐就是一愣:居然惹来了第三方势力的觊觎?

    两家小心地收缩一下队形,提防对方的同时,也警惕地面对着第三方。[[〈〔[网

    一条黑影坐在不远处的大树上,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月色极佳,将此人的面孔,照得一清二楚,那道疤痕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潘之江脸一黑,抖手就是一道白光打出,化作一只大手,狠狠地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一枚大印蓦地出现在空中,重重地迎向了大手。

    “印宝?”潘之江见状,顿时就是一愣,“化修?”

    他正愣,却见林家的公子化修长笑一声,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酒家李掌柜!”

    李永生死死地盯着潘之江,“为什么冲我下手?”

    潘之江深吸一口气,抬手一拱,“抱歉,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说什么东西交给我们酒家,就是要拉个目标出面,来吸引注意力,以避免跟对方拼得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至于说对方不相信,他反正不会任由搜身,既然有人吸引了注意力,想来林家也未必会跟他死磕万一东西真不在他身上,那可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一看到我们酒家的制修出现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灭口没错,他看李永生很不顺眼,却也不至于见面就下杀手,实在是不能让对方将实情讲出。

    倒是林慕南见状,猜出了一点因果,忍不住轻笑一声,“灭口这种事,潘公子一如既往地心狠手辣嘛。”

    “灭口?”潘之江不屑地一哼,“东西是给了酒楼的东主,此人怎么可能知晓?”

    其实他现在有点后悔了,刚才过于冲动了一些不过这也没办法,他没想到,对方身边,居然也跟了一个化修。

    “我家东主,连你身上有什么东西,都不知道,”李永生笑吟吟地话,“现在好了,谁告诉……你们在抢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东西不多,两家都不够分呢,”林家的公子化修笑吟吟地话,“李掌柜这是打算,也插上一手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一摊双手,“不知道你们信不信,我纯属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在一场战斗中,曾经斩杀了两个化修刺客,向佐对你也评价极高,”林慕南淡淡地话,“昨天的事,我们有不是的地方,但是后来,我们也没再在贵酒家闹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你们可以去闹事嘛,欢迎啊。”

    你都知道我们能斩杀两名化修,还敢去闹事?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不想结怨,”林慕南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话,“但是我们两家此刻在争夺的东西,不希望再多一方争夺了……原本跟你们无关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好奇,”李永生笑着话,“就是想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潘之江闻言,高声叫了起来,“你我联手,共享此物……先击退林家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都想不通,林家有两名化修了,为何还不强闯酒家,待听到酒家能一次斩杀两名化修,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小看了这个酒家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还试图从这酒家弄到断续丹,他就一阵后怕,又是一阵庆幸:还好没下手。

    李永生斜睥他一眼,“你就不问一问,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潘之江心里一沉,感觉自己可能要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,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动了不该动的心思,”李永生摇摇头,一本正经地话,“你对我动手,其实我不怎么生气,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,想要对我家东主不利,这是我不能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有?”潘之江高声叫了起来,“最多,最多我也不过是想买颗断续丹罢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他真不敢抵赖,因为当时他在酒楼说话的时候,就没刻意地遮掩,只是将声音放小了一点,就算这个制修没听见,那名化修肯定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林慕南闻言,放声大笑了起来,笑得直打跌,“你居然敢去打九公主的主意?说实话,这么多年来,我是第一次佩服你!”

    “九……公主?”潘之江的脸,顿时就黑了下来,他来去匆匆,哪里想得到,那酒楼的东家,竟然会是九公主堂堂的公主,居然会操此贱业?咱不带这么坑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着出来,本来是想警告你一下,或者会直接下手,”李永生淡淡地话,“既然你们两家要先斗,我可以等,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他出来的目的,但是当他听到,潘之江打算引祸到我们酒家的时候,就不能忍受了永馨虽然身份然,可麻烦也已经够多了,有野祀也有朝争,不能再多树敌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知道九公主,东西想必还在你身上,”林慕南呲牙一笑,“方才我还担心你能跑掉,现在看起来,你想跑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化修之间的争斗,胜负好算,斩杀却难,这一刻,他终于放松了。

    潘之江的眼珠转一转,又看向李永生,“我现在想回酒楼吃酒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不过……你觉得自己回得去吗?”

    潘之江心一横,“我可以告诉你,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国战天坑的导引石,”林慕南冷冷地话,“导引的是一个仓库……至于仓库里还剩下了什么,导引石是不是真的,这都难说。”

    国战天坑位于西陲,那是卫国战争决定性的战役,战役起源于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,但是越打越大,最后形成了近百万人参战的大决战。

    战役分好几个战场,天坑所在的战场,有千里方圆,因为位置关键,成为高阶修者厮杀的主战场,设伏反设伏什么的,最后双方居然有九个真君加入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结束,陨落了四个真君,重伤三人,还有两人轻伤,仙陨之光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非常惨烈的战斗,中土国一名真君自爆,引了一连串的反应,最终战场塌陷成为一个大坑,大坑上方,常年笼罩着迷雾,而且里面的灵气、气运什么的,极为混乱。

    更坑的是,因为灵气分布得极为不均匀,里面的树木和动物,也是生长得极为不讲道理,就连老鼠,都可能长到牛犊大小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像足了核弹洗地之后的辐射异常区。

    一般人进去就要迷路,不管是运修还是灵修,而且恶劣的环境,让人不能在里面多待。

    可是这里的好东西也很多,曾经有人在这里现一个掩藏得极好的、简易的战时仓库,里面竟然有三个大型储物袋三个储物袋!

    事实上,天坑形成之后,军方曾经试图封锁这片区域,慢慢寻找,但是道宫的人不答应,我们真君的遗骸还没找回来呢,还有真君所使用兵器、法宝、护具什么的,都要找回来的嘛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真君的遗骸找得差不多了,身为真君,就算陨落,身体的残肢断臂,也会散出惊人的灵气运修里的真君,也会有充沛的灵气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真君残骸被找得差不多了,也有人悄悄偷藏了起来,后来大多都被现了。

    但是那里当时做为战役的主战场,高阶修者众多,各种战略、战术物资储备充分,还有很多精英小队,在仙陨之际被波及,留下了太多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到了现在,每年依旧有大量的探险者进入,希冀一夜暴富。

    那里的环境非常恶劣,每年只有新年的时候,会变得稳定一些,是进入里面探险的最好时机,当然,由于天长日久,天坑正逐渐地变得平静,或许两三百年之后,就能随便进出了。

    这里不说什么大自然的力量,但是用天道也能解释得通,异常的地方,总会慢慢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林慕南说出,他们争的是天坑的仓库导引石。

    所谓导引石,就是为一个特殊的地方,设置一个坐标到一块信息石上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在战场上实在太常见了,架设一个隐秘的仓库,为了防敌人现,往往要掩饰得连自己都现不了,这个时候,就需要做几个导引石,万一遗忘了,就能借此寻找。

    天坑仓库的导引石,这东西的诱惑力有多大,不用说的。

    哪怕仓库可能被现了,也可能被搬空了,但依旧值得赌一下,不是吗?

    “嘿,”李永生不屑地一笑,“原来是这种东西,那你们慢慢地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九公主的手下,”林慕南竖起一个大拇指来。

    他贸贸然说出,也是赌一把对方可能看不上这种东西其实他也别无选择了,人家摆明了要坐山观虎斗,那就晚说不如早说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夸我,”李永生懒洋洋地话,“我说了不争,就是不争,现在,我好像可以走了……玉钩潘家,有没有打算继续跟九公主讨要断续丹?”

    “不敢了,”潘之江很光棍地一拱手,“此番若是能留得命在,自是会向九公主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若出尔反尔,莫怪我诛你全族,”李永生从树上刷地跳下来,转身疾驰而去,“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林家人和潘家人面面相觑:我去,这货就这么走了?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