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霸王餐(二更求保底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虽然心里不甘,但是,谁让他差她一场“追得上蹿下跳”的追求呢?

    再多的不甘,也只能忍了,唉,还是“我和小树一起长”吧。

    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他前脚走出酒楼,赵欣欣看着他的背影,嘴角微微地向上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九公主还是有点喜欢他了,从来烈女怕缠郎,更别说这纠缠者要才有才,要貌有貌,差的只是小小的家世。

    然而已经身入道宫,家世什么的,最终会变得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李永生出去了半天才回来,特意来到赵欣欣面前,叮嘱她一句,“你跟你的护卫说一声,等看到熟人了,由我来处理……你们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熟人?赵欣欣的眉头一扬,就想张嘴问,但是最后,她终于还是忍住了,只是淡淡地说一句,“只要你的熟人吃饭能结账,那就一切问题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过非常悲催的是,这个熟人还偏偏就没有结账。

    熟人是戌初时候来的,他一进门,赵欣欣就知道,李永生指的是这个人。

    精瘦的身材,脸上有三道疤,没有右臂,不是向佐又是谁?

    向捕手进了酒家,也没跟人打招呼,寻个桌子坐下,直接点菜。

    他点的全是宫廷御膳菜式,满满一桌子,又要了最好的酒,一个人据着桌子,大吃大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捕快,酒没有喝太多,菜是真吃了不少,一桌子菜吃得七七八八,居然又接着点了七八道菜。

    搞得旁边吃饭的人,都忍不住侧头看过来:这么瘦的身子,那些菜都吃到什么地方去了?

    向佐吃饭的度很快,大概是刚过戌正,他就打起了饱嗝。

    然后他一拍桌子,叫了起来,“小二!”

    小二赶忙走了过去,“多蒙惠顾,一共一百零一块银元另三百钱,零头抹了,一百块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劳资还没说要买单,”向佐恶声恶气地话,然后一指菜盘,“有头……恶心到我了,这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啊,”小二叫了起来,看一看菜盘里的头,他的脸黑了下来,“这头在汤上飘着的……客官,我只是个小二,您这种豪客,莫要跟我们小人物开这样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汤上飘着的吗?”向佐拿起筷子,往汤里一戳,慢吞吞地话了,“明明是沉下去的,你别跟我开玩笑……我这人脾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向捕手,差不多点啊,”李永生抱着膀子,站在不远处话了,“吃不起就别吃,身为著名的捕快,却要讹人,须晓得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’!”

    “这是向佐?”旁边的客人低声嘀咕了起来,四大捕手在中土国名气老大了,但是到了他们这个修为和层面,一般人里还真没几个认识他们的。

    向佐冷笑一声,“谁的裤裆破了,露出你来了?你这鸟酒家,菜里有头,我还说不得了?信不信我砸了你的鸟店?”

    “想砸店,你大可一试,”李永生冷冷地话,“现在,麻烦你把账结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淡,爷被恶心到了,”向佐又狠狠地一拍桌子,“说你们打算赔多少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侧头看一眼赵欣欣,“东家,我看还是请出供奉吧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闻言,一拍面前的柜台,大喊一声,“有请老供奉!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她的嘴角,忍不住要微微上翘,她就算再不晓事,看到这一幕,也知道向佐是李永生请来演戏的。

    撇开这两人其他的交情不谈,只说合作斩杀过化修,区区一百银元的饭钱,还值得计较?

    向佐闻言站起身来,冷笑着话,“老供奉吗?倒是要看一看有多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他的身子箭一般地蹿向了门外,“今天爷心情好,饶你们一遭。”

    这画风转变得实在太快,酒家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才有人不可置信地话,“我看到了什么……向佐,吃霸王餐?”

    “握草,大名鼎鼎的四大捕手啊,居然这么做?我感觉全身祖窍都要崩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顿吃了一百多银元,这霸王餐吃得……也奢侈了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“愣在当地”好一阵,才侧头看向赵欣欣,“东家,一百多银元呢,要不要报官?”

    九公主听到这里,终于反应过来该怎么做了,她摇摇头,“无妨,咱们交了规费的。”

    向佐跑出去的时候,还不到戌末,也就是晚上八点来钟的样子,有两桌客人看到了这一幕,然后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,迅地在朱雀城传开了。

    当然,“我们酒家”打算请徐先生出手,跟向佐讨回公道的消息,也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大早,不等小二去寻人,曹司修主动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他直接找上了赵欣欣,脸色很不好看,“昨天向佐来吃饭了?”

    赵欣欣根本不理他,冲一个小二吩咐一句,“去找李永生来。”

    她有点担心自己又办错事,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表示出不屑和蔑视。

    曹司修没办法叫真,他心里知道,这个酒家的东主,其实相当不好惹,所以只能像根电线杆子一般,杵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李永生走进了酒家,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曹大人好,这是有好消息通知我们?”

    所谓的好消息,不是找到了修窗户的木匠,就是查到了前两起事件的肇事者。

    曹司修的嘴角抽动一下,“我只是来告知你们,我们不可能去帮你家找向佐讨账。”

    徐家虽然在朱雀城相当不含糊,但是真惹不起向佐。

    徐家能吃了规费这碗饭,主要仰仗的就是官府的力量朱雀城建在玄女宫附近,这个没错,但是道宫中人想在城里出手,忌讳也颇多。

    而四大捕手在官府里,虽然没什么太高的官职,但是真要算起来,一般的知府见了他们,都要恭恭敬敬撇开威名不提,这是刑捕部的人,上面来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四大捕手里的絮鹭,曾经在追捕的过程中,误伤过一名郡守,该郡守下去视察,仪仗正好挡了她的路,她想也不想,就直接斩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是,这名郡守没有待在中间的车仗里,而是吊在最尾部的一辆马车上,而絮鹭就是斩开了这辆马车,冲过去追捕人犯去了……

    郡守受了伤,但是絮鹭也只被刑捕部呵斥了一番,甚至都没有去郡守府登门道歉。

    向佐的名气丝毫不差于絮鹭,徐家怎么可能帮着酒家,去找向佐讨要欠债?

    “无非是费用问题,我懂的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话,还挤一挤眼,“这样吧,你们开出一个价码来,再多都行,我们酒家就是要讨回这笔欠账。”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费用的问题好不好?曹司修心里明白得很,有宵小捣乱,甚至朱雀城其他四大势力来搅浑水,都是可以拿钱解决的,但是向佐……那不是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还不能这么说,那样就是自曝其短了,只能冷笑一声,“你们要花的钱,比欠账要多出百倍还不止……你要搞清楚,那是向佐!”

    “千倍都无所谓啊,我东家有钱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一指赵欣欣,“关键是做生意,这个坏头不能开,我们不想别人有样学样。”

    千倍的话……那就是一千两黄金了?曹司修虽然在来之前,就拿定了主意,现在也忍不住有点意动,“你们就是想讨回一百块银元的欠账?”

    想啥呢你?李永生很无语地看他一眼,“得是向佐亲自来结账,你自己拿一百块银元来,那可不行……都是明白人,别说糊涂话。”

    曹司修的小算盘被点穿了,不过这也正常,他没指望对方傻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存在侥幸心理,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只有通过官府通告了,着向佐来结账……向捕手是官,我们没法斗的。”

    向佐的地位虽然然,但是地方上某一级官府,也有相对独立的地位。

    他们个通告告知,向捕手你吃霸王餐不对,得回来交钱这也是官府的职能。

    当然,向捕手能不能来交钱,那是另一回事了,而地方官府见他不交钱,可不可以出更严厉的告知乃至于通缉,那就……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了。

    曹司修的话里有陷阱,对方真要同意了,包袱就甩到官府那边了,他们却能落下一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不傻,他冷笑一声,“若是告官,何须通过你们?好像我们不会告官似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确实难斗,曹司修深深地看他一眼,“你若是这么说,那我们就帮不上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霸王餐这种事,你让我告官?”李永生扬一扬眉毛,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酒家就要公告了,请大家评论一下……徐先生算不算有担当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彻底地把曹司修将住了。

    吃霸王餐这种事,自古就有,但是告官的极少很多人是没钱买饭,又饿,告了这样的可怜人,有什么用?

    别有用心吃霸王餐的,告到官府,依旧没什么用,那是有人要算计你,这种不大不小的事儿,最好还是私下调解。

    收了规费,这种事不出头,还有脸再收规费吗?

    (再次加更,求八月保底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