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九十章 规费(三更求月票)
    这三位哪里还敢狠?强忍着疼痛结了账,方才要拖着那名人事不省的家伙离开,猛然间,子孙庙的司修又话了,“若是我们在这里吃酒,有外人进来寻衅,你们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赵欣欣闻言就是一怔,倒是李永生反应快,“我家的酒客,当然容不得外人骚扰,这是我们酒家的事。[{〈〈{网 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赵欣欣也反应了过来,她出声背书,“莫说是寻仇滋事,就算是官府拿人,也要等你们出了酒楼!”

    英王之女,做出这点承诺还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先不走了,”子孙庙司修咬着牙话,“续一个时辰的座位费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和赵欣欣交换个眼神: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另一名司修也有点不理解,“荆兄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子正才能服药!”子孙庙的荆兄叫了起来,“此刻出去,半个时辰之内,你我兄弟很危险……搞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朱雀城不但繁华喧嚣,夜半时分,也相当不太平,四名伤者出门,很容易遇到麻烦。

    那名司修也反应了过来,事实上,他们在朱雀城,也有些不对眼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一桌痛快地交了钱,然后就又喝上了交了座位费了,当然可以喝酒了。

    他们倒是想不喝呢,但是身上的毒,让他们痛苦异常,喝点酒正经还能麻醉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到了另一桌,淡淡地话,“结账,还是买座位?”

    这一桌将刚才的情况,看得真真切切,酒意顿时化作了冷汗,哪里还有寻衅之意,说不得只能乖乖地结账走人。

    留下的一桌也是在子正服药之后,又拖到了接近子末,余毒尽去,才离开了我们酒家。

    赵欣欣很少这么晚还不休息,瞌睡得直打哈欠,不过她是负责收账的,总要坚持到打烊才行。

    第三天,生意依旧不怎么好,中午只有五桌,不过难得的是,居然有人点了宫廷菜式。

    点了宫廷菜的,进了二楼的包间,又有三桌吃完之后离开,只剩下两男两女四个少年,还在一楼吃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外面走进来三条汉子,两名制修一名司修。

    小制修在前面走着,来到柜台处,敲一敲柜台,大喇喇地话,“这一块儿,是徐先生的地盘,以后每个月一块银元规费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规费?”赵欣欣眉头轻蹙,纳闷地看着他,“我不会差了赋税房的流水,但是规费……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开店,总不希望有什么意外吧?”那名制修挑着眉头,很轻松地威胁着九公主,“交了规费,你就不会遇到意外,有人找事,徐先生也会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的意外?”赵欣欣笑了起来,眼中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,“这徐先生大名叫什么,我先看看能不能找他的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又何必呢?”那制修一摊双手,似笑非笑地话,“意外会有很多,比如说,门口有粪便出现,又比如说,有人吃了你家的酒菜,忽然疾病作……你开得起这么大的酒家,何必在意这点小钱?”

    赵欣欣的嘴角,泛起一丝冷笑,“你先跟我说一下徐先生的姓名,可以吗?我既然交了规费,总该知道自己把钱交给了谁。”

    敢跟英王的九公主收保护费,真是活得腻歪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大名是徐秋生,”制修敢来收保护费,当然有底气,“你可以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解,”赵欣欣一摆手,淡淡地话,“要死的人,我了解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制修愣了一下,才四下看一看,面无表情地话,“小姑娘不太懂事,还有能做主的吗?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是他一个人在说话,他身后的司修,则是站得远远的,似乎要划清界限一般。

    李永生走了过来,同样地面无表情,“一块银元并不多,不过……能保证我们不受意外影响,遇到事情,也帮我们找回场子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”制修傲然回答,“徐先生的口碑,你们可以先打听一下……不过找场子的话,可能有意外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还是有点不能接受,少不得又问一句,“这个徐秋生……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“司修吧,”制修笑着回答,想一想又补充一句,“好像晋阶中阶了,不过徐先生不仅仅是一个人,你最好搞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斜睥李永生一眼,想一想之后点点头,“那行,一块银元确实不多,他最好记得承诺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对她来说,容忍地赖子收保护费,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皇家的尊严不允许她这么窝囊。

    也就是她比较相信李永生,而一块银元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待食客和地赖子都离开之后,她冲着李永生开火了,“这个人不能抓起来?”

    “抓起来,还会有别人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你就当雇了一个清洁工好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是个很聪明的人,听到这话,她也明白了几分,但是她身为皇族,真的不能放下自己的骄傲,“只是中阶司修,也敢讹诈到我的头上?我向赋税房交税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有一点没说,须知她还是玄女宫的弟子!

    人家都不怕被抓起来,你交税算什么?李永生只能苦笑了,“你开这个酒家,但是其实并不想投入过多精力,因为你还要修行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赵欣欣点点头,想起这两天惨淡的生意,她恨得牙根都痒,“这个酒家,简直是……太省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酒家杂事很多,有人帮你处理一些,其实挺好,”李永生淡淡地解释,想一想之后,他又做出了补充,“若是你在皇族聚集地开酒家,不会有人收你规费……这便是世情。”

    其实说白了就是两个字,人少!

    这里不是你的基本盘,你就是外地人,交点钱求个安生,不是很正常吗?

    当然,其实这种风气不该提倡,但是李永生经过太多事了,看得也非常明白,在别人的地盘上求展,要考虑成本人离乡贱物离乡贵,从来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赵欣欣其实想得到这些,只不过她皇族的身份,让她不太能够接受这一点。

    钱不多,但是真的太耻辱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很直接地表示,“这个钱,我不想交,你体现一下你对世情的掌握。”

    这钱我也不想交,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,再加上永馨对此不满意,他当然会想个法子,“好吧,你最好先了解一下,这徐先生是个什么货色。”

    能是什么货色?赵欣欣有点不高兴,“了不得一个中阶司修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脸一绷,正色看着他,“欣欣,你要观察民风世情的,心态要放平和,很多事情是见微知著,不要太想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”赵欣欣不耐烦地回答,“他要是中阶化修,我倒无所谓一块银元。”

    他要是中阶化修,是一块银元能解决的吗?李永生无语地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弟子,在朱雀城的情报搜集能力,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,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徐先生的资料就被了解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此人确实已经晋阶了中阶司修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他是朱雀城五大地下势力之一,因为收规费的事情,被人告了不下百次。

    但是徐秋生依旧活蹦乱跳,每次被请进捕房之后,用不了多久,就会无恙地出来。

    他继承的是一个初阶化修的地盘,按说以他的修为,是占不住这么大地方的,但是偏偏地,每次他都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有人说,他是朱雀城通判汤万年的亲戚,这个消息,从来没有被人证实过,但是每次他出事,总有人出面具保。

    正经是徐家在朱雀城,已经存在四五十年了,族中有七个司修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是一个本地家族,而且不怕麻烦,收了规费之后,口碑也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不交规费的话,他们制造麻烦的能力也很强,一般而言,不会打打杀杀的,但是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一般就是地赖子的手段,哪怕现场被抓,也关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赵欣欣听说有这样的人,也是很头大,自古好汉怕赖汉,他奈何不了你,但是可以恶心你。

    还是交点规费,省下麻烦吧!她不情不愿地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但是她刚做出这个决定,又有一个消息传来:徐家很可能知道,我们酒家的东主是赵欣欣。

    这个猜测很可能是真实的,九公主在玄女宫的名头不小,能买得起这块地的人也不多,而且……徐家是本地家族,消息灵通得很。

    赵欣欣听说了这个消息,顿时勃然大怒,“李永生,这样的话,我是真的不能交规费了,否则一旦传出去,我父王面上都无光!我打算着人正告徐家,敢欺压皇族,我奏请族诛他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时候,你不是给你父王添乱吗?”李永生有点无奈,“京城可是不太平,你第二次遇刺,肯定跟这也有关系,你这是打算再给别人制造机会?”

    赵欣欣愣住了,好半天之后,才气得一咬牙,“从小到大,我还真没有这么憋屈过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想体察的世情啊,”李永生呲牙一笑,“好了,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(三更了,月票都拿出来吧,打劫,凌晨就是八月了,惯例有加更,预定下月保底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