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我们酒家
    李永生现,跟赵欣欣相比,自己真的是个穷人。? ? ]

    五千九百两黄金,买了五十亩地,而且她直接将那些简易住房推倒,清理干净之后,找玄女宫中人,帮着建了一座三层的酒楼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盖酒楼是用不到道宫的,按部就班就好,吴小女在京城的房子,连拆带盖,也才不过用了四个月。

    但是用上道术盖房子的话,那真不是一般地快捷,三天……短短的三天,三层的酒楼就起来了,虽然不是特别富丽堂皇,但是古朴厚重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酒楼不大,也就一亩地大小,旁边还特地开辟了一个院子,倒有两亩地大小,是供客人停车马的,另外有一溜平房,用来堆放食材和厨师、小二居住。

    但是就这么些东西,赵欣欣又扔进去一千多两黄金请道宫的人干活,真的太贵,而且允许道宫中人在朱雀城出手,也要给官府缴纳相当的费用。

    有些费用,是可以通过某些手段减免的,不过赵欣欣不做那种事,“无非一点钱,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盖好酒楼之后,她才开始考虑咱们做什么菜系呢?

    这个时候才考虑这个,有钱,就是这么任性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花六千两黄金买的地,只用了三亩多,其他地方,直接被她视作了私宅。

    园林建好了十余年,花草茂盛绿树成荫,池塘里甚至有两尺多长的大鱼,环境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任性,也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菜系按说是很好选择的,她的出身就决定了,可以将酒楼打造成宫廷御膳的菜式。

    不过最终,赵欣欣还是听从李永生的建议:风味小馆加宫廷菜式。

    来往朱雀城的人,有大户之家,更多的是来找机缘的江湖客。

    江湖客喜欢的就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,太精致的东西,他们没兴趣。

    若是大户人家来了,就可以选择宫廷菜式,丰俭由人。

    杜晶晶对那些风味小馆,很有些抵触,她毫不掩饰地表示:我不喜欢这些粗俗的东西,咱们还是打造纯粹的宫廷御膳吧。

    赵欣欣和李永生直接无视了她的意见:只接待大户人家,哪里能观察民风世情?

    十天,只用了区区十天的时间,酒楼就开业了,御厨是英王府来的,至于说风味小吃的厨师,随便招几个就是了,大不了多花点钱。

    小二也很好找,朱雀城不缺江湖客,也不缺无家可归者,这里是个风险和机缘并存的地方。

    以李永生的意思,开业好歹要搞一个开业仪式,随便给朱雀城的头面人物一些请柬。

    但是赵欣欣否决了他的建议,直接开业就好,我就是要看看,酒家的生意是怎么上去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真的是有钱任性。

    酒家的名字,也是相当地任性,叫“我们酒家”九公主觉得这名字上口。

    李永生建议的“有间酒家”,被张木子和赵欣欣齐齐否了。

    开业当天,一共接待了十五拨客人,六拨在中午,九拨在晚上。

    他们点的也都是风味菜肴,全天收入不过三十多块银元。

    一天赚的利润,甚至不够给厨子和小二薪水的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的心态还真不错,她表示没事,不着急慢慢来,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来酒家的人,不增反减,只有十一拨客人。

    原来昨天是第一天开业,有人出于好奇,进来尝一尝,结果现这酒家味道一般,价钱还死贵,结果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这下,连赵欣欣都有点不淡定了,她不怕赔一段时间,但是高开低走确切地说,是低开往更低走,这让她有点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,她认为自己的面子上下不来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有两桌客人喝到很晚,眼瞅着就亥末了,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,反倒在酒楼里划起拳来。

    赵欣欣不干了,叫过来一个小二,“撵他们走,这是要喝通宵吗?”

    小二知道,自家的老板是玄女宫中人,倒也不怕惹事,走上前就这么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结果第一桌的人就不干了,这是六男二女一桌,其中男女司修各一,闻言顿时大怒,“你特么的一个话,有酒家撵客人的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闻言,顿时呛了,她一拍桌子,在柜台里站了起来,“制修就怎么了,制修不是人?告诉你们,我这儿要关门了!”

    因为这是私人经营的性质,不是玄女宫的产业,所以她没有穿道袍。

    这边一看,冒出一个连制修都不是的家伙,口气更差,就越地恼了,“小姑娘,你差不多点,惹火了我们,你这酒家别想再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呦喝,”赵欣欣气得笑了,“让我酒家开不下去?有种你再说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“欣欣,”李永生见状,赶忙出声,“咱们开的是酒家,不是镖局,你这么说话,是不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也知道自己有点失态,没好气地坐下,然后一摆手,“那你去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走上前,面无表情地一拱手,“几位,不好意思,我们酒家亥末子初准时打烊,不做通宵。”

    中土国有做通宵的酒家,不过很少,但是晚上十一点就打烊的酒家,也不多,尤其是在朱雀城这种大城市,夜生活比小城市要丰富得多。

    男司修冷冷地看着他,半天才话,“怎么没有通告?”

    “忘了,”李永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其实,酒家几点打烊,一般都是自己做主,通告的很少,不过既然己方确实没通告,他也不介意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连赵欣欣都没有明确规定,酒家必须亥末子初打烊,她只是随口提了一句,大概就是这么个时间。

    她是今天火气有点大,不太控制得住,而且这两桌已经好久没点菜,但是看起来,一时还散不了,所以才催一下。

    男司修冷哼一声,醉醺醺地话,“忘了通告,这解释可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虽然没开过酒家,却也见过不少,他思索一下话,“好吧,我再送你们一道菜,算我们酒家的一点小心意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嗤,”女性司修冷笑一声,“我们差那两个钱吗?”

    对方油盐不进,李永生也有点恼了,说不得淡淡地话,“既然不差钱,那你们继续喝,一过子初,每个时辰每人两块银元的座位费。”

    “座位费?”男性司修愕然,“这尼玛是哪门子规矩?”

    “别骂人,”李永生淡淡地一指他,“这是我们酒家的规矩,也没通告,但是现在告知你了,只要你有钱,可以继续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收一收试试,”女司修冷笑一声,端起酒杯来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再搭理他们,话已经说到了,不信邪的,那就试试呗。

    另一张桌子喝酒的,是四个汉子,小二走上前,将李永生的话重复一遍,这四位划拳划得热火朝天,根本就不理会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就过了子初,李永生想一想,先来到四个汉子身前,“几位,子初了,先结一下账吧,再不走就有座位费了。”

    这四名汉子,是两个司修两个制修,他先找这一桌,是想着要对那一桌动手了,他不想被人看去毕竟是开门做买卖的,要讲个形象。

    哪曾想,一名制修一拍桌子,就站了起来,“握草,你再说一句试试,欺负爷人少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愣了一愣,才淡淡地话,“好好说话,再骂人后果自负!”

    “骂人?劳资还要打你!”那制修手一抬,一记耳光就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手一晃,就捉住了对方的手,信手一轮,直接将人狠狠地砸到了地上,那制修当场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酒家不算太大,还摆放了很多桌椅,动手的空间其实很小,但是他这出手,却是没有碰到任何的桌椅,这就是分寸。

    剩下三人见状,顿时勃然大怒,另一名制修甚至掣出了刀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十几颗黑点自天而降,击向三人。

    三人真没想到,对方居然主动攻击,猝不及防之下,顿时中招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有防备,他们也挡不住高阶司修的出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三人就跌倒在地,大声哀嚎了起来,痛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三楼出现一名佝偻老妪,她看着下面,淡淡地话,“在店里惹事……拖到后面。”

    四名小二上前就去拖人,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:真是一帮活腻歪的家伙。

    一名司修大声喊着,“我是子孙庙的,若不是碍于规矩,刚才就出手了!”

    “子孙庙又如何?”佝偻老妪冷笑一声,“进了店子,就要守店子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以九公主的背景,又何惧子孙庙?起码这些在子孙庙里不得志的家伙,真的没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“刚才鲁莽了,我们愿意结账,”子孙庙司修又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佝偻老妪才待话,赵欣欣却出声了,“哪家子孙庙的?”

    司修犹豫一下,才低声回答,“岷山庙。”

    “岷山……”赵欣欣沉吟一下,缓缓点头,“看在陈真人面子上,饶你们这一遭,双倍结账,没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司修咬牙切齿地回答,却不是狠,而是疼的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楼上丢下一个玉瓶来,轻轻地落到了地面上,“解药……子正服食,每人一颗。”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