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向佐被坑
    面瘫化修见势不妙,疯狂地打出符箓和盾牌,想要逃生。

    他们袭击赵欣欣,就是要打个短平快,万一被缠住的话,马上会有玄女宫的支援赶到。

    他们此来,就知道刺杀的是个没到制修的小女孩,所以才有逃生的念头。

    若是刺杀大人物,他们也有拼死一击的打算,但是这次来之前,真没想着把命留下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选择跑了。

    但是想跑,又哪里是那么简单的?

    张木子发现对方不再控制大剑,又看到有帮手出现,想不想,抬手一道青光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雷符,是三宫主给她护身的,可以伤到化修,她手边的雷符有限,别看经常使用,但是她已经很肉疼了。

    此刻发出雷符,就是她发现对方要跑,才打了出去——就算造不成什么伤害,让你僵直一下,己方也能更好地留下对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面瘫的化修有一个微微的僵直。

    张木子想也不想,直接蹿上前去,手中多出一柄长枪,狠狠地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强的攻击手段,全力一击可伤化修——没有多少防御力的化修。

    非常遗憾的是,面瘫化修的防御力,还真不算太差,身上白光一闪,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枪。

    不过,高大老者的大印,已经跟着飞了过来,一击之下,面瘫因为不能及时躲避,被大印打得吐血飞出。

    张木子如影随形地追了上去,丢出一条索子,就冲着对方卷过去——这是她擒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这化修显然不是那么好捉的,又打出两面盾牌,将索子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老妪又一顿拐杖,数十颗黑点,再次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滨北双毒,真的是不好对付啊,”面瘫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只冲对方的手段,他就认出了来人,老妪使的是滴石水,那数十黑点有剧毒,腐蚀性极强,而老者使的是冰凌水,那蓝光奇寒无比,据说里面有寒毒,比滴石水还要恶毒。

    中土国的化修并不多,有没有两千人都很难说,相互之间了解得真不少,而滨北双毒夫妇,都是玩水的,一出手很容易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面瘫化修想的是,这俩怎么被英王笼络走了?

    十余年前,因为涉及到一场意气之争,双毒造下不小的杀戮,后来据说是被官府捉走,处以极刑了,他还真没想到,这双毒不但没有死,还入了亲王的门下。

    不光入了亲王门下,还很得重用,否则也不可能随身携带气运大印。

    当然,此时此刻,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供他感慨,他想选择继续逃窜。

    非常遗憾的是,十几点黑水之后,又是一张大网罩了上来,银色的大网,带了气运的网,一般人躲不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完好的时候,可以尝试躲避,但是此刻……真的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张木子看到这驱使大剑的家伙被擒,先是松一口气,然后就马上反应了过来:哎呀坏了,还有一个化修……居然留给李永生一个人对付了、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不会放过绿衫人,眼见此人狼狈而逃,他不服气衔尾直追。

    其实凭良心说,绿衫人此刻,是可以去攻击赵欣欣的,张木子已经离开她了,而他此行的目的,就是要杀掉赵欣欣。

    至于说赵欣欣身上的护身宝物,对化修来说,那真是很扯淡的,一击破不了,两击绝对建功——刚才若是没有张木子在一边配合,九公主怕是早就丧命了。

    绿衫人在逃跑的过程中,终于考虑到了这一点,于是不甘心地回望一眼——我现在回去,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就这一眼,李永生受不了,他一直努力避免的可能,终于还是被对方发现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是有急智的,趁势大喝一声,“还想再去找麻烦吗?不要做梦了,野祀中人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老子不是野祀啊,绿衫人很想解释这么一句,不过他更担心的是,“野祀”二字传出去,不单玄女宫会有人赶来,附近的人听到,怕是也要冲过来,用他的首级换取任务报酬。

    反正任务失败了,还是快点跑吧……他可真不想对上玄女宫这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他正跑着,猛地前方蹿出一人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干瘦的男子,面上有几道刀疤,右边袖子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他出现得很突兀,态度也不是很好,只是冷冷地发话,“野祀吗?”

    “滚远一点,”绿衫人手一动,一道血红的光芒,斩向前方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压箱底功夫“血杀”,透支气血斩出,别说对方只是个司修,就算是化修,仓促间受这么一击,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哪曾想,对方的身形一闪,轻轻巧巧地避过了这一击。

    尼玛,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猛了吗?绿衫人真的是吐槽无力,不过下一刻,他发现对方有点面熟,“慢着!你不是……你不是向佐吗?”

    “慢尼玛个毛线啊,”向佐早就不耐烦了,抬手一刀斩了过去,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但是就这么一刀,绿衫人根本没有任何的防范,对方轻轻巧巧地划破了他的身躯,他甚至连激活防御的意识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身子掉在地上,分为两截。

    四大捕手有个习惯,战斗时从来不喜欢说话,不过向佐这次,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“我去……这不是野祀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身子箭一般蹿向赵欣欣,嘴里大声叫着,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!”

    向佐一抬手,一道索子将地上人上半截身子捆了起来,此人虽然被腰斩了,此刻还活着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就颓然叹口气,将索子收了起来,因为被斩的这化修,脸色在瞬间变得漆黑,发出了恶臭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尼玛,化修死士!”向佐气得向李永生大喊一声,“李永生,你小子坑我!”

    能使用化修做死士,主使人的身份有多强大,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向佐不怕杀人,但是他真不愿意卷入这种漩涡中,这种档次的麻烦,是他掺乎不起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李永生高声笑着,“向捕手跟了一路,我也没想麻烦你,不过这厮想要逃跑,我可不能让他袭击了九公主之后,还有命离开,只能拜托向兄阻挡一下了,哪里想得到,向兄的战力,竟然是如此地强大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在跟着?”向佐愕然地睁大了眼睛,然后破口大骂,“握草,我只是顺路好不好?我离你们很远的!”

    高大老者发现自己擒下的化修,也自杀了,正郁闷着,猛地听到这话,侧头看一眼佝偻老妇,低声发问,“你发现这姓向的跟着咱们没有?”

    老妇并不做声,只是微微摇头,但是她的眼中,也能看到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他俩是赵欣欣的护卫,因为不能进外九峰,在朱雀城居住,听说九公主差点被野祀所乘,这才吊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俩知道,九公主不喜欢身边跟着侍卫,所以也不去主动打招呼,直到赵欣欣陷入危机中,两人才现身出手。

    他俩一直吊着九公主,竟然没有发现还有人跟着,这真是……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他俩没发现有人跟着,却有一个制修发现了,这让大名鼎鼎的滨北双毒情何以堪?

    李永生闻言,却是冷笑一声,“你明明看到九公主遇袭,还不上前保护……说你一个居心叵测,怕是轻的吧?”

    向佐的脸,顿时就黑了下来,半天才哼一声,“今上只有三子两女,何来的九公主?”

    以中土国的规矩,严格来说,只有大宝上那位的女儿,才能称公主,亲王的女儿,更多是称呼郡主的,不过大家尊称公主,也不算什么僭越。

    正经是郡王的女儿,是绝对不许称公主的,倒是可以称郡主。

    向佐这回答,非常死板,看起来也不怕得罪赵欣欣。

    要不说不管是什么行业,坐到了最顶端那几个位子,就都有点底气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再度冷笑,“就算是九郡主,你看到恶人猖獗,不该出手吗?这是捕手该有的责任心吧?”

    向佐顿时无语,他刚才没着急出手,还真是存了私心。

    那高大老者喊出“九公主”之前,他已经打算出手了,先前的拖拉,就是觉得张木子一直牛气哄哄,我倒要看看你有多牛。

    待听到那三个字,他却硬生生的压下了出手的,九公主是谁?那是英王的女儿!

    现在京城波谲云诡,他对此非常清楚,现在有化修刺杀英王女儿,谁也看得出,里面的味道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就这一迟疑,对方就翻了盘,现在反倒怪他不及时出手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,他哼一声,“无论如何,我总要观察一下,做捕手,当然要多看多听,才能少犯错误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懒得跟他废话,先仔细看一看赵欣欣,然后探手去号她的脉,“气血损伤大不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”赵欣欣有气无力地摆一下手,她刚才真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雪白的玉腕,被一只大手轻轻地捉住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向佐走了过来,“李永生,刚才我杀那个化修的时候,你做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