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论功行赏
    玄女宫的人,到得很快,十几息之后,就从远处冲来一个司修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一炷香里,玄女宫赶来了二十多名司修,还有三名真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是经师,仔细地了解了一下事情经过,紧接着,玄女山的夜巡也赶到了。

    事涉赵欣欣,已经是了不得的事了,野祀更是要高度重视,对于借宿客击杀的野祀,他们很认真地登记了下来,做为将来奖赏的证据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更好奇的是,李永生不但破了野祀的阵法,还击杀了三名司修这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李永生倒也不隐瞒,直接将经过讲了一遍,还带人到对战的现场,讲解了一番,甚至他找到了替身偶的灰烬若不是有这个替身偶,我早就灰灰了。

    至于炽火什么的,他不能说,这根本不是他该掌握的内容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调查,极为繁琐,接下来的一整天,别院里的人都不得外出,别说赵欣欣,就连张木子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按说玄女宫可以通过查看天机,来了解事情经过,不需要这么繁琐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野祀来得十分凶猛,也有相应的手段,能遮蔽天机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晚上,玄女宫才将情况了解了不离十,可以肯定的是,野祀此番动手的对象,就是赵欣欣,他们组织了八个司修,打算将九公主夺走。

    要说派出这么多司修,足够用得动一名化修了,实则不然,外来的化修,就根本不敢在玄女山附近随意出手玄女山真人的感应,可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万一有真君兴致来了,查探一番,非玄女宫的真人,就得向真君奉上解释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北极宫四大真人南下,也没敢随意进入玄女宫的地盘倒是可以进,但是被人发现的话,岂不是面上无光?

    所以野祀的真人,不敢踏入附近。

    夜里的杀敌数目,玄女宫也查清了,该有什么奖励,就发什么奖励。

    李永生斩杀三名司修的战绩,也被人承认了,就是那段焦炭,也被玄女宫的真人还原,这是一名司修,施展出玄火神网之后,被人斩杀,遭到了反噬。

    鉴定这点东西,对四大宫而言,真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问李永生,你用了些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而不答,张木子却是为他出头,这是我北极宫的种子,你们不用再问了。

    玄女宫对张木子,还是相当客气的,这不但是四大宫的同道,还擒获了唯一的野祀。

    这些公案结束,玄女宫中人将赵欣欣叫到一边,轻声叮嘱一番。

    赵欣欣再回来的时候,见到李永生,眼神都不一样了,合着你真有那么厉害?

    李永生耽误了一天的行程,却也不是毫无所获,他斩杀三名野祀的司修,真要算玄女宫任务的话,只说这算成灵谷,可抵两百两。

    若是折算成黄金的话,那就是两千两了,合二十万块银元。

    事实上,账不能那么算,十两黄金换一两灵谷,那是对外的市场价,玄女宫内部结算的话,肯定要低一点,到不了两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这个价钱似乎有点低了,须知每一名司修都不是好惹的,杀三个司修,自身得付出多少?

    比如说彰德府林家,也不过三名司修,家产五千两黄金都不止,杀这三名司修,不比杀三个野祀的司修核算?

    然而,话不是这么说的,无故杀林家三个司修,本身就是犯罪,想得到那五千两黄金,还要经过无数的手尾。

    但是杀三个野祀呢?赚的是任务悬赏,虽然少了点,但是结算很干脆,没有半分手尾。

    这些里外里的差异,实在不好比较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操蛋的是,玄女宫开出了赏格,却有一个要求:李永生你得还原打斗现场。

    打斗现场不难还原,玄女宫有擅长天机推算的,但是细节包括战斗时心态和反应的分析,这不是天机能推演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没兴趣还原现场,但是玄女宫的人做事很霸道:你还原不了现场,那就未必是你诛杀的野祀,那么这悬赏该不该给你呢?

    说不得,他只能乖乖地去还原了,这就又耽误了他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玄女宫的经师风真人,也相当地牛,居然分析出了某些不便明说的东西,“亏得你小子有替身偶,要不然你真就得死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调查差不多结束的时候,化主院传来消息,希望赵欣欣不要再在外面行走,赶紧回宫。

    这要求不是栗真人提的,她出宫办事去了,不过院里的人担心九公主出意外,不好向栗化主交待,才这么要求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要求,被经师风真人断然拒绝了,“天底下哪里有怕死的道宫弟子?你们化主院,还是把心思用到正经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按照惯例,野祀出动一次,就会销声匿迹一段时间,更别说这次还有北极宫中人帮忙,擒了活口,绝对够野祀手忙脚乱一阵。

    所以,在第三天傍晚,李永生驾着马车,载着张木子和赵欣欣来到朱雀城。

    两人先在水月庵订了房间,然后去夜市吃各种小吃这俩都是老饕,真能吃到一块去。

    坐在路边摊上,赵欣欣忍不住就想起了上一次的事,忍不住跟张木子说一遍,然后好奇地发问,“张大人,李永生辨识野祀的能力这算什么法门?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啊,张木子笑眯眯地看她一眼,“想学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了,”赵欣欣扬一扬眉毛,又叹一口气,“这些年你们北极宫还算太平,我们玄女宫,可是受够了这些野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问他了,”张木子坏笑一声,一指李永生,“那是他自己的法门,不是北极宫的我真没骗你,你不见前日夜里,还是他最先发现野祀的?”

    她决定多帮一帮李永生,促进两人的感情,因为她太期待李永生的后续行动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欣欣斜睥一眼李永生,“说一说呗,不要光顾着吃行不行?”

    说李永生贪吃,那是真冤枉他了,他是在修炼。

    自打从玄女宫得了两百两灵谷,他就将灵谷当成了零食,时不时地摸一颗出来,丢进嘴里,而他的修为,也在稳定地增长着。

    其实迈进制修这个门槛之后,他有很多方式快速提升修为,不过现在,有不少人在关注他,所以他决定,还是不要让自己的修为增长得太诡异。

    而且,永馨还没入制修呢,他也没必要着急提升自己的修为,反倒是很有一种“我和小树一起长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面对赵欣欣的提问,他将嘴里的灵谷嚼够一百零八口之后,一伸脖子咽了下去,“我都说了,你快点进制修我倒是想跟你说呢,你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被这话气到了,有心驳斥一下吧,对方还真没说错,她想一想之后,才淡淡地发话,“你若是愿意讲,我可以马上联系宫中的前辈来听,只是卖嘴的话你就别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跟上一世差不多的臭脾气,李永生笑一笑,“讲给你听,我毫无怨言,但是讲给别人听,我凭什么啊?”

    赵欣欣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那你就别说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毫不客气地回瞪了她一眼,“是你先让我说的,又来怪我?”

    赵欣欣气得翻个白眼,“好好好,李永生,这就是你对朋友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朋友态度很好,”李永生又找到了上一世斗嘴的感觉,“但是对朋友的前辈,那就要看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斜睥他一眼,冷冷地发话,“我本来想着,自己在朱雀城发几个任务,还指望着有人帮忙,现在看来,是真要考虑一下”

    “真要考虑一下,发些什么任务好,”李永生一呲牙,立刻奉上了笑脸,“说实话,我判断野祀,凭的是一种直觉我的神念要比一般人强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没好气地白他一眼,继续埋头大吃。

    又嚼两粒灵谷,李永生厚着脸皮发问了,“你从邓蝶那里,得了自主任务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瞪他一眼,还是不说话,心说你也没将储物袋弄来,亏你还好意思问。

    李永生正觉得无趣,一边走过来一个人,大喇喇地坐到了他的身边,脸上几条长疤,右边的袖子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向佐一点都不见外,抬手招呼一下小二,“再来一套碗筷!”

    赵欣欣淡淡地看他一眼,递给李永生一个疑问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永生略带一点不满意地发话,“向捕手,你每次蹭饭,都蹭得这么理直气壮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请客,”向佐呲牙一笑,“想吃什么随便你点。”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谁请客的问题好吧?李永生有点吐槽无力,想到此人也在找野祀,于是出声发问,“最近你一直在朱雀城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向佐哼一声,又看一眼赵欣欣,很随意地发话,“你倒是很有女人缘啊,上次见到的那个小美女,没跟你一起吗?就是叫永馨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看李永生一眼,耷拉下眼皮,伸出筷子夹一片藕夹,放在嘴里,慢慢地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