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夜半敌袭
    两个疑似野祀的家伙,就在李永生的眼皮子底下,悄悄地跑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拿定了主意,坚决不上报,若是一个普通弟子,遇到这种事,不管是真还是假,先上报了再说,报错总比不报强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认为,自己关系到皇家的体面,不报则已,报就要铁板钉钉,否则的话,途惹人耻笑她似乎不太信得过李永生的判断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对李永生的判断,还是很感兴趣的,在玄女山的路上,她不住问,怎么样才能鉴别出野祀的香火味儿。

    李永生试图向她解释一下,他也不想她被野祀所乘,但是解释来解释去,那真不是跟制修以下能讲明白的。

    最后他颓然表示,“算了,等你晋阶制修,再跟你说吧,现在说你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不想说吧?”赵欣欣狐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半个月的时间又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李永生刻意的讨好之下,他跟永馨的关系,在稳步地提升,不过提升速度非常缓慢。

    同时,李永生也逐渐感到一些不安,他发现花钱的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每天住宿费四两黄金,十天就是四十两,加上买灵谷的五十两,再加上跟永馨在一起的其他开销,每十天时间,他起码要花掉一百两黄金。

    泡妞真是个花钱的差事儿,哪怕泡的是自家老婆。

    这天一大早,赵欣欣又来找他,她想再去朱雀城玩一玩水果也吃完了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问题,李永生表示,自己的马车随时可以出发,不过同时他建议,你每次在兑换灵谷的十天间隙内去朱雀城,其实挺赶的,起码要有四天浪费在路上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跟邓师姐说了,陪你去拿储物袋,”赵欣欣微微一笑,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,“万一来得晚了,让她帮我顶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储物袋”李永生犹豫一下,然后点点头,“好吧,我尽快,但也不保证马上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对此,倒没有什么意见,毕竟是如此贵重的东西,而且对方这一个月的表现,证明他有诚心交好自己。

    诚心好吧,钱不是万能的,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好之后,才驱策着马车离开,张木子很神奇地出现了,二话不说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李永生扯动一下嘴角,也没说什么,赵欣欣却是很开心地跟她聊着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前行,走到下午的时候,天上下起雨来,不过马车并没有耽搁,一直走到傍晚的时候,才找一个别院歇息。

    这次赵欣欣就没有再客气了,直接亮出身份,将歇息在正房的十余人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以往她不愿意为此事小题大做,但是上一次的遭遇告诉她,有时候强势一点,并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三人吃过晚饭之后,歇息到后半夜,猛然间,李永生睁开了眼睛,从打坐的垫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动,张木子也从打坐中醒转,讶然地看向他深更半夜的,你小子想干啥?

    李永生指一指外面,悄然地掣出了满是符文的长刀,又扣了几枚铁钉在手心。

    张木子的眉头皱一皱,摸出了一条丝带,冲他打个手势:外面有人来?

    李永生随手做了一个举火的手势,在道宫里,这是约定俗成的手语:野祀!

    张木子一时间大奇,你能感觉到野祀,我怎么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她才待向外走去,却见李永生指一指赵欣欣:你得保护好她,我去!

    想一想之后,她微微颔首:李永生的修为不高,但是战力极强,甚至能对化修造成一定威胁,单独战斗的话,战力就算比她差,也查差不到哪里。

    但是他若留在这里保护赵欣欣,修为就是他的短板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微微点头:你去吧,这里交给我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李永生箭一般地蹿了出去,嘴里轻笑一声,“好朋友,莫要走!”

    “叮”地一声脆响之后,有衣衫破空的声音传来,却是有人在向远处逃窜。

    李永生跟对方一交手就感觉到了,对方应该是中阶司修到高阶司修的修为,没有跟他硬拼的意思,一被发现就想跑。

    你想得倒美!他毫不犹豫衔尾直追。

    在仙界的时候,他对修香火愿力的修者,没有太大的偏见,虽然这些修者一般根基不稳,心性也容易出问题,但是也有真正的大德修者,诚心为万民降福,香火只是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他是不能忍的,偷窥的这名司修,明显是冲着永馨去的。

    李某人真不值得野祀惦记,张木子是北极宫中人,对付起来也棘手。

    只有赵欣欣,是玄女宫的人,而且声名在外,野祀有太多理由对她下手了。

    甚至上次在夜市,野祀对永馨的观察,就可能是动手前踩盘子,不过被永馨发现了。

    总之,李永生不会放过对她动脑筋的人。

    他衔尾直追,眨眼之间就奔出了三里多地,猛然间,前方的人身子急停,李永生想也不想,身子直接向旁边一蹿。

    一张大网,正正地罩向他的前方,若是他继续向前,肯定直接撞到了大网上。

    李永生冷笑一声,蹿到一棵大树后,“原来还埋伏得有帮手,两位,咱们素来无冤无仇,这么搞是不是过分了点?”

    “你认命吧,”有人冷冷一哼,抖手打出一道红光,“居然敢坏玄女娘娘的大事死吧!”

    李永生身子一蹿,又躲到了另一棵大树之后,高声发话,“我无非多看了两眼,就该死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那红光打中了他此前藏身的大树,只听得啪地一声轻响,那大树就缓缓地倒下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,”有人低声发话。

    “看我神网,”另一个声音轻叱一声,手臂连抖,打出十余道红光。

    “咦,玄火神网?”李永生顿时头皮一紧,这还真是仙界那只暴躁鸟儿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敢对付他,那就没必要留活口了,“死吧!”

    他用的还是神念攻击,再加上三枚铁钉,战斗的时候,不是手段越多越好,越合适才越好。

    打出神网的那厮,根本没想到,李永生会神念攻击,而神网强调的是控制,神念受到干扰,控制力当然会大为减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因为神念受到了干扰,他的身子不免有短暂的僵直。

    三枚铁钉,精准地击中他的额头、胸口和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轰然倒地,抽动两下,十几道红光倒卷而,紧接着,一股黑炎自体内冒了出来,不多时,整个人就烧成了一截焦炭。

    李永生根本都不看他,手中长刀斩向了远处的中阶司修,“吃我一刀!”

    这司修一抬手,一团白光打了过来,“去死!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炽火?你们真是经营好久了,”李永生身子一闪,让过了这团白光。

    他想让,别人未必答应,只见那白光拐个弯,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根本不管不顾,手中长刀再次向对方斩去。

    炽火是让不了的,他非常清楚这一点,这种东西,需要长年累月的香火累积,才发得出来,隐合天道,想要破掉炽火,首要的是要斩杀对方。

    但是那中阶司修不躲不让,就那么站在那里,淡淡地、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在他的刀光及体之前,那一团炽火,已经重重地击中了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中阶司修身上白芒一闪,被斩做了两段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敢相信,自己就这样被斩了,他不可置信地尖叫一声,“你居然能硬扛炽火?”

    他惊讶的其实不仅仅是炽火被挡住,他还纳闷,自己激发了护身防御,怎么挡不住这一刀。

    不待他继续说话,李永生手起一刀,直接将他的头颅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是他残忍,人不死,炽火不灭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抬左手,手心里原本一个布偶,已经化作了焦黑的一团,然后扑簌簌地掉落了一地的粉末。

    这是孔总谕给他的替身偶,这次终于用掉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炽火这种东西,真的是很难处理的,若是他境界比对方高哪怕是境界相当,他有很多种手段来应对,但是修为不够,又遇到炽火,只能选择使用替身这一种法子。

    这位倒是没有像刚才那位一样,被玄火反噬,李永生一抬手,将对方的身子裹住,转身奔向了别院那里也有响动。

    三里多地,转眼就赶到了,然后他就看到别院上空,有一个暗黄色的罩子,将别院罩住了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深夜,暗黄的罩子,还是能被观察到的,不过罩子的颜色很淡,隔得远了,不去仔细看的话,也不容易发现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手笔,”李永生咂巴一下嘴巴,“竟然使出了隔离阵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种阵法,他也不是很清楚是什么阵,但是根脚他知道,源自于丙丁火的隔离,防内而不防外,被阵法罩住之后,里面的消息,不能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比如说,赵欣欣身上有求助的焰火,但是这焰火绝对发不出阵法,她若有求助的传讯石,也不能激活另一端的传讯石。

    而阵法当中,厮杀正酣,张木子的一条青色丝绦,挡住了三名司修的进攻,赵欣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,正站在院子当中,两名司修正围着她狂攻。

    七月最后几天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、广告少、章节完整、破防盗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