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八十章 偶遇野祀
    道宫的规矩,司修之上,才能有正式的敕牌,这是玄女宫也无法更改的。(

    所以司修之下,正式入了道宫的道士,使用的是牒牌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牒牌,就可以去十方丛林挂单,免费吃住。

    所以这牒牌也很少有假冒的,尤其是这玄女山附近,谁敢冒充玄女宫弟子?

    这女修看到牒牌上“赵欣欣”三字,心里就是咯噔一下,坏了,我光想着储物袋了,却忘了没到制修修为的小道姑,谁家里都是不好惹的。

    英王的女儿,她当然也听说了,尤其不好惹,撇开朝廷的因素不提,化主栗真人就不好惹。

    赵欣欣拿回牒牌,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,“百粤卢家对吧?我会着人去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女修闻言,顿时吓了一大跳,苦笑着一拱手,“九公主,请原谅我的冒失……不知者不罪,我已经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以调查对方,对方自然也可以调查她,这天地间本来就是公平的。

    但是她哪里敢让对方调查自己家族?英王想要整卢家,手段真的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这倒是奇怪了,”赵欣欣漫不经心地看着她,“你有查野祀的心思,我就不能有吗?你能查我,我却不能查你吗?”

    女修的心越地乱了,口不择言地解释,“查自然是可以查的,不过我真没想到是您,身为天家贵胄,您身边的护卫少了点,所以才没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欺软怕硬,不成想眼瘸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,人少?”赵欣欣的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认为不少,你想试一试吗?”

    不怪她如此恼怒,天潢贵胄从小接受的就是高高在上的教育,她又得栗真人看重,自视当然更高。

    平日里她对师姐师兄和善,那是天性如此,但是谁想找她的碴儿,那真是打错了主意赵欣欣从来就不是个怕事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从来也不迂腐,对方嘴上说什么检查野祀啥的,她可不认为这就是全部的原因,眼下耳听对方说自己护卫少,似乎又是别有用意,她当然就呛了。

    “得,我给九公主你道歉总可以吧?”卢家女修苦笑一声,“我这人一心修炼,不太会说话……真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别的意思,你自己清楚,”赵欣欣一摆手,不耐烦地话,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女修退了出去,不多时候又走了过来,站在门口轻叩两下门框,晃一下手里的小袋,“九公主,这是我们的一点歉意,五两灵谷,您慢用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头也不抬,“我不缺灵谷,拿走。”

    女修默默地将灵谷放在地上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选择灵谷来送,是她不知道拿点什么来表示歉意,英王的女儿,缺得了什么?

    她想来想去,也就是这点灵谷能拿得出手,赵欣欣肯定也不缺灵谷,但是这玩意儿是个消耗品,谁也不会嫌多,而价格也正好,几十两黄金来表示歉意,诚意十足,耗费也不多。

    这不,她才一离开,赵欣欣就一摆手,“小李子你把灵谷收起来吧,你不是正缺灵谷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勒索……讨要来的,”李永生笑着一摊双手,“我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勒索?”赵欣欣气呼呼地反问,“这是他的道歉好不好?我觉得你这人如果能一直好好话说,给我的印象可能会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要还不行吗?”李永生郁闷地叹口气,“真是公主脾气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人又起身赶路,终于在傍晚赶到了朱雀城。

    赵欣欣先去水月庵挂个号,然后就跟着李永生直奔城内,去买各种好吃的水果。

    这儿的水果多是凡果,有些带点灵气的水果,价格高得离谱。

    然而,赵欣欣就是奔这个来的,真正灵气足的水果,玄女宫也不少,她吃的就是口味。

    买了一大堆水果之后,她又带着李永生,直奔夜市的小吃一条街。

    朱雀城的夜市,在整个中土国南方,都是大名鼎鼎,除了有小吃,还有各种奇花异草,丹药、符箓、武器之类的物品,在这也找得到。

    而赵欣欣的目标,就是在吃上,她对这里相当熟悉,“三天后,这里会有个大集市,那时候才热闹,会有一些珠宝和玉石,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对吃的兴趣不大,不过看到她吃得喜眉笑眼,还是很开心,于是有意逗她,“三天可太久了,到时候怕你赶不上回去换灵谷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得早回啊,”赵欣欣郁闷地一撇嘴,“当初在水月庵,只想进上宫,进了玄女宫才知道,一旦修行起来,很多乐趣,就没了吖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成长的必然经历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你现在连个制修都不是,不是我说你,也该沉下心修行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初阶制修,也好意思说我?”赵欣欣不屑的笑一声,傲然回答,“我若不是要夯实基础,现在起码也是中阶制修了。”

    “嗤,”李永生冷哼一声,“我若不是要夯实基础,现在就悟真了……吹牛谁不会?”

    其实这是激将,若是她能成就制修,他就可以出手,帮她觉醒宿慧了。

    一旦宿慧觉醒,夯实基础什么的,那都是毛毛雨了。

    “咦,”赵欣欣眼睛瞪得老大,她将手里的筷子往碗上一放,“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李永生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你要是认为我不认真,那也由你。”

    他若是下界之后,一心修炼的话,现在就算不能成就真人,也是铁铁的高阶司修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样的话,等他能横行中土,起码要高阶真人的修为才行,为了尽快找到永馨,他才选择了身入红尘,先弄个官方的制修身份。

    赵欣欣对他的话嗤之以鼻,“不到二十岁悟真,你还真当自己是大能转世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是大能转世,”李永生笑一笑,哥们儿是大能下界,比大能转世牛多了。

    甚至,拿大能形容他,都有点侮辱他或者可以用“高能”二字?

    高能……似乎也不是很好,有点预警机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就在他沉吟的当口儿,赵欣欣抬起头,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李永生顺着她的眼光看去,现是一男一女两个道者,正坐在十余丈的一个小摊上,一边吃喝,一边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收回目光,疑惑地看一眼赵欣欣,“怎么,熟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熟人,”赵欣欣摇摇头,拿起筷子去夹盘子里的藕夹,“我就依稀感觉,那个方向有人看我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道人,女的是高阶制修,男的是初阶司修,看一个不入流的小家伙,能被现?

    别说,还真有这种可能,很多人对旁人关注的目光,是相当敏感的,而有些人的目光,对被观察者能造成近似于实质性的杀伤。

    当然,赵欣欣能感受到这两名高阶修者的目光,可能性极小,不过考虑到她本是上界中人转世,有此灵敏的感觉,也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她的话,就相当地重视,他又侧过头,细细地打量那二位。

    以他这种观察方式,对方只要稍微警觉一点,就会现他的目光了,但是那两位在低声争辩什么,说得实在太热闹,根本注意不到,居然还有人在观察他俩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了好半天之后,才转头回来,冲赵欣欣微微一笑,“我若是能送你一场功劳,你愿意不愿意跟我正式交往?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是普通朋友了,”赵欣欣沉着脸回答,“小李子,做人不要太贪心,我的友情,不是用来讨价还价的,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苦笑一声,无奈地一摊双手,“好吧,就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已经说了,要是不接着说,那就是不把我当朋友,”赵欣欣盯着他,一脸的不高兴,不过下一刻,她就压低了声音,“是那话儿?”

    咱能用个文雅点的词吗?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微微颔,“居然能跟得上我的思维,你果然是冰雪聪明……你知道他们来自哪里吗?”

    “那得找人查一下,”赵欣欣摇摇头,“我也很少来这里了,你且等我一下……晕,跑掉了。”

    就两人对话的工夫,路上驶过一辆马车,马车过后,那一男一女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那赶快去查啊,”李永生眼睛一瞪,没好气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可以上报,但是会不会查该怎么查,那都是我做不了主的,”赵欣欣摸一摸略带点婴儿肥的脸庞,为难地话,“你真的确定是野祀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那身上的香火味儿,实在太呛了,我想装闻不到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用的,肯定不是真实身份,查也意思不大,”赵欣欣颓然地叹口气,然后她的眼睛一亮,“你能分辨出野祀和灵修的区别?”

    “多稀罕呢,”李永生不屑的看她一眼,“也就你这个级别看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扯吧,”赵欣欣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刚才不是我说,你都没现那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脸上,露出了得意的微笑。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