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九章 欠账要认
    我被自己的伴侣打劫了,李永生有点小郁闷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能让赵欣欣这天之骄女,放下身段跟自己交往,他还是很满足的。

    其实亲王之女什么的,真是很扯淡,压根儿没有跟上界观风使傲慢的资格。

    不过,李永生愿意迁就对方一下,不为别的,就为对方是永馨的转世。

    在仙界的时候,永馨很轻易地就答允了他,做他的伴侣。

    那时的永馨,追求者很多,李永生的条件一般,只是靠着一副好皮囊,追到了她——事实上,除了皮囊,他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他够努力,也没有辜负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,两人成就事业之后——主要是他有成就了,永馨曾经不无遗憾地感叹过,“我现在什么都不缺,就差一场轰轰烈烈的追求,你欠我的……真的很想体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有病吗?李永生当时就是这么个念头:睡都睡到一起了,你跟我说追求你?

    心里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也知道,永馨答允他的时候,非常率性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他真的欠她一次轰轰烈烈的追求。

    欠缺一场追得她上蹿下跳,追得她胆战心惊,追得她回味无穷的爱情。

    既然欠了,既然现在有条件,那么……就还债吧!

    储物袋对他来说,真不是什么大事,他自己就做得出来,不过本着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”宗旨,他很为难地表示,储物袋可以给你一个,但要过一段时间,而且……没这个大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这么表示,已经算是出尔反尔了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完全能接受,因为她也知道储物袋的贵重,而她那个师姐邓蝶,有个储物袋就会喜不自胜了,哪里还会计较大小?

    至于说过一段时间,那就更不是问题了,谁可能随身带两个储物袋呢?

    当天下午,两个小道姑兴高采烈地回去了。

    又过几日,她俩又坐着马车来交换灵谷,李永生这次还是只换了五两的灵谷。

    邓蝶也没有说他,反倒是悄声叮嘱一句,“后日我们再来找你玩耍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,她俩准时来了,李永生很遗憾地表示,储物袋起码还得月余才能到手,咱们现在是去狩猎,还是去朱雀城闲逛?

    “狩猎吧,”赵欣欣很干脆地表示,她兴奋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去捉蛇来吃,好久没有吃蛇肉了,斑鸠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合着她跟张木子一样,也是个老饕,喜爱各种美食,哪怕是不含灵气。

    三人才动身走了不远,身后却是追来一人,张木子大喇喇地发话,“如此好事,怎么能不叫上我?”

    四个人入山一天,弄到了八只野鸡和三条蛇,还有一只六十多斤的獐子。

    “吃掉,全部吃掉!”赵欣欣高兴得手舞足蹈,“你们谁会烹煮?我可不想把扈从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就算在玄女宫修行,也有扈从相随,不过那些人进不了内六峰,有两名在外九峰,那也是栗真人出面,玄女宫看在英王的面子上,特准的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名扈从,全部都在朱雀城里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并不喜欢扈从跟随,她可是立志要赤手空拳打天下的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”李永生自告奋勇,“谁能给我打一下下手?”

    打下手的自然就是邓蝶了,她不好用师妹,又没资格使唤张木子,只能自力更生上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得到储物袋,这点小委屈算什么?

    很快地,她就发现,根本算不上什么委屈,虽然出了点力,但是……真的很好吃啊。

    李永生有大吃货帝国的灵魂碎片,野鸡做成了叫花鸡,蛇熬成了蛇羹,獐子却被他拿佐料腌制之后,做成了烤肉。

    按说腌制生肉,需要一段时间,不过对修者来说,这真的不算什么,用灵气将佐料渗透进去就行,虽然口感比自然渗透要略略差一点,但是一般人还真吃不出多少差别。

    那三位就吃得很香。

    他们做饭的地方,距离院子差不多有一里地,看到这里有烟火气升起,院子里的道童还特意过来看了一下,发现有邓蝶和赵欣欣在场,二话不说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最喜欢的是蛇羹,“我以前一直以为,蛇肉蘸辣酱最好吃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吃法,关键是,里面加了竹笋,竟然连汤都如此……鲜香!”

    中土国吃蛇肉也是煮的,不过那是白水煮了以后,蘸上佐料吃,没人去喝汤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抓着一只叫花鸡,笑眯眯地啃着,也不说话,他喜欢看永馨将小眼眯成一条线,那副陶醉的样子——哪怕她此刻叫赵欣欣。

    张木子拿着一条獐子肋骨啃着,冷不丁地出声,“赵欣欣,以前你是不是叫永馨?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我的小名,”赵欣欣美不滋滋地喝完一碗蛇羹,抬手去抓獐子前腿,然后,她就愣住了,侧头看她一眼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知道,”张木子拿起酒瓯来,大大地饮了一口,手里的肋骨一指李永生,“是这家伙说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看一眼李永生,撇一下嘴巴,不再说话,将獐子腿拿到面前,摸出小刀来,切下一条肉,用手抓着,塞进了嘴里——美食当前,她已经顾不得讲仪态了……

    找李永生玩了几次之后,她觉得这家伙挺有意思,虽然她还是端着架子,但是内心深处,认为有这么一个朋友,也是不错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真不假,自古烈女怕缠郎,观风使放下架子,一心一意地讨好一个女孩儿的话,基本上没谁能挡得住——哪怕对方是亲王之女。

    这一天,她又来找李永生玩,不过附近的山水都踏遍了,她跟他商量,“要不,咱们去朱雀城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“此刻正是瓜果旺季,朱雀城一定有不少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咱俩悄悄地走,”赵欣欣低声发话,“别让我师姐和张木子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着她就笑——终于愿意跟我单独出去了吗?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表情?”赵欣欣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我只是不想受到约束,你要再这样,我可是不跟你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笑了还不行吗?”李永生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连笑都要管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我就是要管你,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无可奈何,”李永生哭笑不得地一摊双手,“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”赵欣欣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一双大长腿,隐藏在了宽大的道袍里,李永生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忍不住吐槽:玄女宫的服饰,有待改进啊。

    从这里到朱雀城,赶路得一天一夜,李永生哪里舍得永馨劳累,说不得半路上找了一个小别院,住进里面歇息。

    他们进去的时候,里面已经有七八个人在大殿住了,不是道宫中人,他们看到穿着道袍的赵欣欣,顿时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不过赵欣欣没让对方腾地方,而是扭头跟李永生说,“咱们去住偏房。”

    进了偏房,赵欣欣放出个屏风,在屏风后将道袍脱下,又放出一张床来,斜靠在上面,又摸出一本书看了起来,嘴里还吩咐一句,“快做饭吧。”

    真是……女王范儿啊,李永生扬一扬眉毛,“你把床都弄了出来,不担心别人猜到,你身上有储物袋吗?”

    “猜到又如何?”赵欣欣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他们敢强抢的话,保证后悔的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也是这个道理,虽然对方起码有两个司修,但是英王的爱女出行,手边又怎么可能没有护身底牌?

    只要他俩能坚持片刻,很快就会有玄女宫中人赶到。

    对任何心怀不轨的人来说,在这里对玄女宫弟子动手,风险都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比较糟糕的是,他俩一个才是制修,一个连制修都不到,太容易引发别人的觊觎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半个时辰之后,两人刚用了晚餐,外面走进一名女子来,中阶司修的修为,她扫一眼屋中的床铺和屏风,眼中露出一丝贪婪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冲着赵欣欣一拱手,“敢问这位道友,是在何处修行?”

    赵欣欣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淡淡地回答,“玄女宫的。”

    女司修已经猜到了答案,除了玄女宫的人,哪里还有不到制修就敢穿道袍的?不过她还是有点侥幸心理:如果是玄女宫的,怎么会不把我们撵出正房呢?

    说白了,储物袋对修者的诱惑,实在太大了,于是她又一拱手,“不知道友可曾带了牒牌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赵欣欣的眼皮,终于抬了起来,她冷冷地看着对方,“看来没将你们从正房撵出去,反倒是我的不是了?”

    “道友息怒,”女修不卑不亢地发话,“野祀祸乱民间,我们也是不得不查,这正是玄女上宫发布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极其地强大,赵欣欣都无法反驳,不过身为本地上宫弟子,她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,“你的身份牌,先给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女修来自百粤的一个家族,她交出身份牌之后,待对方检查完毕,才一伸手,“这位道友,你的身份牌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对方的牒牌,扫了一眼之后,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脸色在瞬间变得刷白,“道友你……你竟然是赵欣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