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雨中行
    随着张木子的加入,四个人的聊天,就变得直白了许多。

    起码相互之间的身份,都了解清楚了,两个道姑知道了李永生和张木子,而他俩也知道了,这制修道姑名唤邓蝶,也是萌了真人的余荫,进入的玄女宫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赵欣欣终于对李永生,提起了那么一点点兴趣。

    这兴趣有多少是冲着那个储物袋去的,实在不好说,不过邓蝶倒是问了一句,“这储物袋可是北极宫赐下的?”

    “储物袋一事,我并不知情,”张木子笑着回答,意味深长地表示,“不过他的储物袋,可是不好抢的。”

    邓蝶的脸上一红,“没人想抢他的储物袋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哪里可能看不懂这些?她微微一笑,“不信的话,可以试一试……好了,咱俩似乎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邓蝶倒也明白事理,看那两位一眼,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俩走了,赵欣欣就显得有点不自在了,不过她既然答应师姐了解对方,还是硬着头皮,跟李永生随口聊着,当然,她并不认为这是交往。

    聊了一阵之后,李永生站起身来,笑着发出邀请,“雨地里走一走?”

    赵欣欣犹豫一下,缓缓摇头,“坐在这儿聊天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着她,微微一笑,“我感觉,你应该喜欢在雨中漫步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知道?”赵欣欣讶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是真的奇怪了,这确实是她的爱好,她自小就喜欢在下着小雨的时候,不打伞在雨中缓缓漫步,嗅着那清新潮湿的空气,感受那洒落在身上的丝丝清凉。

    那会令她感到十分的舒爽,甚至整个人都变得空灵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遗憾的是,她出身于亲王府,家教极严,等闲是得不到这种享受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没有多少人知道,她喜欢在雨中漫步,来了玄女山之后,管她的人少了,但是平日里众多师姐师妹各忙各的,也没人发现她这喜好。

    这种私人喜好,如今被一个外人随口道了出来,她心里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冲着她笑一笑,也不解释,“走吧,我也喜欢在雨中漫步。”

    前文说了,永馨在上一世的时候,非常喜欢在雨中漫步,而转世这种事,哪怕觉醒不了宿慧,也会不自觉地带有很多上一世的习惯。

    赵欣欣犹豫一下,站起身跟着他走了——既然对方知道了,她也就不再拿乔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山坡上随意地行走着,不过,每当李永生试图靠近她的时候,她总是默默地侧向而行,有时还会冷冷地扫过来一眼:再这么做,我可回去了。

    这才真是……李永生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,不过转念想一想,伴侣如此地矜持,那么,她对别人也该如此,这岂不是我的幸运?

    于是他索性放开了自己,尽情地享受这种令人陶醉的漫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赵欣欣就意识到,这个男修的状态变了,直到这时,她才彻底放松自己,融入这种美妙的体会中。

    虽然是小雨,但是淋得久了,身上的衣服也会湿的,两人在雨中缓行了差不多一个时辰,身上衣服湿得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歇一歇吧,”赵欣欣主动发话,随手也放出一个大阳伞,还有一个屏风,看得出来,她的储物袋也不小。

    她没有多说,就躲到了屏风后,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转眼间,她就走了出来,原来她已经脱去身上的道袍,显出了里面的一身劲装。

    上身是鹅黄色的宽袖小褂,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小臂,下身则是紧身的浅青色长裤,腰间是巴掌宽的黑色皮腰带。

    看到李永生呆呆地看着自己,她没好气地瞪对方一眼,小小的厚嘴唇一撅,“喂,赏雨呢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大长腿啊,李永生不自禁地咽口唾沫,“那个……到处都是风景,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这一世,永馨容貌不是特别完美,但是这身材,啧啧,真是没治了,虽然上身的小褂宽大,看不出里面的内容,但是这两条大长腿,却是比她上一世还要长一些。

    赵欣欣下巴微扬,冷冷地发话,“你若是再这么看,我会再取一身道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看了,”李永生悻悻地转移开目光,老公不能看老婆,这叫什么事?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将目光转向雨中,将话题也转移了开来,“你小的时候,是不是在五道坊走失过,也是一个雨天?”

    “咦?”赵欣欣越发地惊讶了,她拿出一块帕子,擦拭着潮湿的头发,同时侧头看过来,直勾勾地看着他,“是有这事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“喂,赏雨呢,你在看什么?”李永生针锋相对地答一句,“没见过帅哥,也不能这么盯着看吧?”

    “帅哥,就你?”赵欣欣笑了起来,然后将目光移开,不以为意地发话,“我见过比你帅的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就算你脸上那道疤没了,也就那么回事……你搞不到复颜丸?”

    李永生摇摇头,淡淡地回答,“我的教谕帮我弄到过复颜丸,不过我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斜睥他一眼,“为什么不自己用呢?”

    “在没有遇到你之前,我觉得用不用无所谓,”李永生看她一眼,“我是送给一个小女孩,你别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会乱想?”赵欣欣气得哼一声,“要我说,你现在这模样就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好,那就这样好了,”李永生无所谓地一摊手,“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喂,我开玩笑的,你千万别赖上我,”赵欣欣对这人,也是彻底无语了,“如果你需要,我可以帮你搞两颗复颜丸来。”

    人比人气死人,孔舒婕费劲心血搞来的复颜丸,她随随便便就可以弄两颗,交给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小制修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的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你让我吃我就吃,你不让我吃,我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这样好了,”赵欣欣很不喜欢对方这种轻薄的口气,“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在五道坊走失过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既然打算跟你交往,你的事情,我当然都要了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处心积虑,”赵欣欣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父王西行之际,我曾经走失,很多人都知道,说这些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英王西行,震慑胡畏,是先皇曾经的布局,当时也很轰动,后来遭遇变故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你能稍微不那么傲娇一点点吗?李永生心里忍不住叹口气,“那你是否记得,有一个妇人,曾经喂过你红糖水?”

    “此人我当然记得,”赵欣欣讶然侧头,“可惜我当时随着母亲西行了,后来回来再找此人,就找不到了……你识得她?”

    她当然找不到人,吴小女当时在五道坊是接生,人家可是住在细柳巷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李永生笑一笑,“我识得她,但是我不会告诉你她是谁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闻言,脸就是一沉,“你拿她来要挟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但要要挟你,还要折磨她,”李永生洋洋得意地回答,“除非你答应跟我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很无耻,”赵欣欣托着下巴,认真地看着他,“别人都说,无耻的人容易成功,原来你是这么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不一样,”李永生叫了起来,“我只是想跟你交往,壮慕少艾,我有错吗?”

    自家的伴侣虽然有点傲娇,但是恩怨分明的性格,似乎并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“李永生,我跟你明说,我很感激她,但是这不代表你能要挟我,”赵欣欣正色发话,“好好待她,回头引我相见,咱们还是可能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就够了,”李永生高兴地一拍手,“咱们是朋友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”赵欣欣苦恼地一拍额头,“跟我做朋友,你资格真的差一点,信不信我把消息放出去,玄女宫的师兄们,绝对让你走不出玄女山?”

    “不信,”李永生摇摇头,很干脆地回答,嘴角还带着一丝不屑的微笑,“我身边可是有北极宫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”赵欣欣觉得自己被打败了,“但那终究不是你的力量,很值得骄傲?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冷地看她一眼,“你所引以为傲的东西,也不是你的力量……不是吗?”

    赵欣欣厚实的小嘴张一张,似乎想要辩解什么,最后还是叹口气。

    她既然想自己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地,有些事情是真的不能否认,“好吧,就算你是我朋友好了……记得善待那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那么失望呢?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你早晚会知道,做我的朋友,不辱没你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嘿然不语,好半天之后,才抬腿向外走去,“我要去淋雨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腿走动之际,有节奏地跳动着,那种的赏心悦目,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,”李永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赵欣欣站住了,转过身子来,淡淡地看着他,“你知道我很多事,我不想问你从哪里知道的,那真的没有什么意思,我只是告诉你一点……你虽然不错,但是不足以令我心动。”

    我的伴侣,就该有这样的傲气,李永生不怒反喜,他笑着点点头,“我只是想跟你交往,做个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答应跟你交往一段时间,”赵欣欣微微一笑,白生生的牙齿,在朦胧的烟雨中,分外地耀眼,“储物袋……可以给我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