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针尖麦芒
    李永生又迟疑了一下,再次肯定地答复,“没错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找到了永馨,探听清楚了根脚,自身修为也到了制修,有了一定的保护能力,也就不再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张木子倒是没想这些,她困惑的是别的,半晌之后,她才发话,“竟然……是皇族?”

    道宫嘴上说不收皇族,但是皇族入了道宫的并不少,那些都是无意江山和政争,只想在长生道上多走几步的。

    所以道宫真是那种嘴上说不要,身体却是很湿润的主儿——只要资质够好,能和皇族划清界限,为什么不要?那些人很多都是自带资源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般而言,皇族出现在道宫,还真是有点敏感。

    尤其李永生在世俗界,本身也是被看好的,资质被看好,人脉也铺了不少——这样一个人,如果跟皇族走得近了,可能是道宫的损失。

    更别说此人还是瘸真君的有缘人,一旦入了官府,瘸真君的线有可能断掉。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,张木子甚至有干掉那个赵欣欣的冲动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在猜测李永生寻找人的目的,每每思及此事,她经常就陷入一种犹豫中:真找到人的话,我要不要悄悄地将人拿下,探听瘸真君的下落?

    当然,她没这么做,但是同时必须指出的是,她真的是认真考虑过,最终都没有彻底否决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李永生找的人居然是英王的九女,虽然她还没有到制修的修为,可这样的身份,张木子还真的没法下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重要吧?”李永生眯着眼睛回答,眼中是发自内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,”张木子站起身,走出院子,又走了一截,来到一处树林中,才轻声地发问,“她跟那位……有瓜葛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着耸一耸肩,“怎么说呢?没有,但是我找到了她,心情就好了,就能尽快地联系上瘸真君。”

    “心情就好了?”张木子的嘴角抽动一下,阴森森地看着他,“你一直在消遣我?”

    不怪她这么生气,北极宫请出四大真人,全国翻了一个底朝天,就是想尽快联系上瘸真君,而她信誓旦旦地表示,要找的这个人,跟瘸真君有很大瓜葛。

    现在人找到了,只是让李永生心情好了一点,更糟糕的是,这个女孩儿不是在朱雀城,而是已经被玄女宫收录了。

    合着这么大的动静,到最后成为了一场笑话?

    李永生叹口气,“你别这么毛躁好吗?我从来不喜欢消遣别人,你想知道部分真相的话,也很简单……想用掉我欠你的人情吗?”

    张木子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既然用掉人情,就能得知真相,那我何必着急用掉这个人情呢?”

    她宁愿把这个人情,用在追查瘸真君的位置上,反正人情在握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只会知道得更多,那么……何必着急去问?

    又待了三天,孔舒婕告辞而去,此次来朱雀城和玄女宫,她收获不小,新生开学的日期越来越近,她这个总教谕也该回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将她送至朱雀城,那里有长程马车。

    分别之前,孔舒婕说了一句,“记得常回博本院。”

    她清楚地感觉到,现在的李永生,已经不是博本院能限制得住的了——研修生能否结业,真的一点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大部分研修生奋斗一生,到死也混不到一个储物袋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娘家,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必须经常回,总教谕,我就在这边做几个任务,您别想那么多,好吗?”

    孔舒婕默然,好半天之后叹口气,“朝安局少接触,我宁愿见你入了道宫,不愿意看到你介入朝争,道宫竞争不利,还能苟活,政争不利……苟活都是奢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轻轻一笑,“多谢总教谕教诲,我会当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记在心上,”孔舒婕瞪他一眼,一转身离开了,挺翘的一扭一扭。

    李永生舔一下嘴唇,他认为这是天热的缘故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玄女山,就是第二天夜里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,又是小雨,玄女山这里,雨格外地多,一点都没有丙丁火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大早起来,就出了院子,在附近随便散步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他似乎有什么感应,侧头一看,远处走来两个道姑,正是赵欣欣和她的师姐。

    两人走近之后,师姐抬手推师妹一把,赵欣欣这才不情不愿地发话,“那个……你的事我们帮着问过了,十换一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,”李永生做出一个很遗憾的表情,“其实我打听过,百两黄金换一两灵谷,到处都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做师姐的不屑地发话,“换十方丛林和子孙庙的灵谷,当然可以,换上宫的灵谷……哪里有那么多灵谷给他们?”

    “区别很大?”李永生一扬眉毛,饶有兴致地发话,“能给我讲讲吗?”

    他有意接触对方,做师姐的也有意接触他,不多时,三个人就聊得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瞅着雨越下越大,对方的小伞遮不住雨了,他放出一把大阳伞来,又弄出一张桌子,三把椅子,还有一壶酒和三个青色的酒瓯,“山间风大,喝点酒去去寒气吧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酒来,不是想灌醉对方行不轨,在玄女山敢这么做的话,基本上等于作死,他就是想降低对方的警惕性,多聊一聊。

    不曾想那制修道姑咽一口唾沫,“我没有眼花吧?好大的储物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一眼赵欣欣,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若是欣欣肯跟我交往……师姐,这个储物袋我送你了!”

    左右是四下没人,追求伴侣这种事,有的时候单刀直入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送我?”制修道姑眼睛瞪得老大,抬手抹了一下嘴角,没办法,哈喇子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”赵欣欣摇摇头,断然拒绝,她下巴微扬,傲然地发话,“我建议你,最好先了解一下,我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转世的伴侣,在跟我傲娇,还明确表示我不配!这一刻,李永生真有点抓狂。

    说好的伴侣转世的感应呢?他决定回到仙界之后,吊打卖给自己书籍的那厮两百年——没错,加了一百年,这感觉太让人纠结了。

    不过,考虑到她的宿慧没有觉醒,李永生肯定是忍了,他微微一笑,“我只是感觉,看到你的时候很舒服,愿意跟你多来往,倒也没想其他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赵欣欣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小眼眯成了月牙,但却给人一种高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先摆一下自己的家世吧,”制修道姑出声发话,真是有几分媒婆的嘴脸,“你应该打听过欣欣的信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孤儿,身份肯定不如英王的千金高贵,不过我才是制修,就有了自己的储物袋,”李永生深吸一口气,目光中透出浓浓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笑话我的家世,但是我也有一句话奉送……宁欺白头翁,莫欺少年穷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不是吧,你是孤儿?”制修道姑倒吸一口凉气,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中,甚至出现了一丝贪婪,若真是孤儿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我作证,他确实是孤儿,”一个声音,在不远处响起,却是张木子出现了。

    赵欣欣侧过头来,上下打量李永生一眼,看得出来,她对此人生出了点兴趣,“孤儿……你怎么弄到储物袋的?”

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,”李永生一摊双手,“贵女若有闲暇,我可以慢慢地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有点意思,”赵欣欣侧头微笑着看着他,“居然知道我看不起世家子?”

    她身为英王之女,血统高贵无比,世家子弟什么的,她还真不在意。

    哪个世家,能给制修以下的子弟,配备储物袋?

    正经是那些白手起家的修者,能令她佩服一二,而且看得出来,她也试图成为这样的人——不依靠家世,就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。

    你感觉不要太好行不行?李永生真是有点无语了,这一场转世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?

    不过,这不是没觉醒吗?他笑一笑,“我真不知道你看得起谁看不起谁,就是想跟你交往一下……你给我这个青年俊彦一点机会,行吗?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他是俊彦,”张木子冷冷地发话了,“他若想入我北极宫,随时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看一眼张木子,眼中露出一丝好奇,“高阶司修?你……是北极宫的?”

    一个上宫的高阶司修,能跟一个制修在一起,显然这青年俊彦,有其独到之处。

    张木子微微一笑,“要不要把道宫敕牌给你看一下?”

    她对这英王的女儿,还真没什么忌惮的——我杀不了你,但是你也别跟我摆谱。

    赵欣欣也知道,这是人家北极宫司修的傲气,于是笑着摇头,“不用了,同为四大宫中人,这么做,岂不是见外了?”

    张木子却是不肯饶过她,李永生好歹也是我北极宫瘸真人的有缘人,你拿什么乔?“恕我直言,在我看来……你配不上他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想借此手段,再逼出对方一些底牌,好了解李永生为何如此看重此人。

    (有事,提前更新了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