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储物袋的诱惑
    事实上,那名制修道姑也没忘记李永生——男人喜欢记住美女,女人也喜欢记住帅哥,尤其这帅哥脸上一道长疤,给人以很深刻的记忆。

    见众人交易完灵谷,制修道姑笑着冲他打个招呼,“世家子,这次交易多少灵谷?”

    李永生迟疑一下,期期艾艾地发问,“你们问了没有,超过五两灵谷,可以不可以交易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,刚交易完打算回去的众人,都停下了脚步,扭头讶然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问了,”制修道姑笑着回答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“特准你多换,一百换一。”

    尼玛,我们还以为真的能多换呢!停下来的众人摇摇头,大部分回去了——十两黄金换一两灵谷,这是市价,在外面着了急,也有三五十两黄金换一两灵谷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千两黄金换一两灵谷……这不是傻的吗?

    李永生迟疑一下,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能便宜点吗?一百换一,还是贵了。”

    他在这里讨价还价,孔舒婕却是看得傻了眼,她不可置信地侧头看张木子一眼,“他这是?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,”张木子正在仔细观察两名道姑,哪里有兴趣解答她的疑问?

    “贵了那就没办法了,”制修道姑捂嘴轻笑,“就是这个价钱……是不是啊欣欣?”

    赵欣欣木呆呆地点点头,目光也在游离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这次……钱还真带的少了,”李永生迟疑一下,拿出了一千多两黄金,摆到马车上,很为难地发话,“只够交换六两的……看来下次得多准备点。”

    他又迟疑一下,收起了大部分的黄金,只留下五十两,“要不先买五两好了……你不会笑话我这么抠门吧?”

    制修道姑猛地精神一震,死死地盯着他的腰间,“你那个储物袋,我一百两灵谷换你的!”

    储物袋值多少钱?这个真没数,反正是有价无市,以张木子高阶司修、三宫主记名弟子的身份,有一个小储物袋,都可以沾沾自喜,可想它的罕见了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确定一点,那种最小的储物袋,两尺见方的,怎么算都不值十万两黄金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般人就没胆子随身携带储物袋,万一被人抢了去,且不说里面装着什么,只说这个储物袋,那就老稀罕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拿出这么多黄金,肯定是要用储物袋的,他也有意暴露给对方看。

    制修道姑也是好眼力,一眼就看到了,对她连说,储物袋可是比黄金硬实多了,她做梦都想拥有一个储物袋。

    储物袋!孔舒婕无语望天——我这个修生,到底是怎样一个怪胎啊。

    “储物袋,可是不能交易,”李永生犹豫着摇摇头,又有意无意地看一眼赵欣欣。

    “欣欣,”制修道姑拿胳膊肘捅一下她,“世家子有储物袋。”

    赵欣欣看一眼,眼中亮光一闪,却又恢复了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,“人家不可能交易给你,想也是白想。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,”制修道姑笑吟吟地看着李永生,“想不想跟欣欣交易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李永生的脸涨得通红,犹豫好半天,才迟疑着摇摇头,“好像这位道友,不是很在意储物袋,我也不好跟家里交差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在意了!制修道姑无奈地翻一下眼皮:人家是英王的女儿,有储物袋!

    但是……我在意啊。

    就在她纠结的时候,赵欣欣冷不丁地出声了,“师姐,该到下一家了。”

    制修道姑心里遗憾,却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正说要放下车帘继续前行,就听得那疤脸男修发问,“麻烦您再考虑一下,灵谷能十换一吗?”

    这是不可能的,她很清楚这一点,不过,想到对方腰间的储物袋,她又忍不住动一点小脑筋,最后还是微微颔首,然后放下了车帘。

    车行一段之后,她开始做师妹的工作,“欣欣,你有没有发现,那个世家子很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不入司修,我是不会考虑这些的,”赵欣欣面无表情地摇摇头,“师姐你看上了对方的储物袋,也不能拉我下水吧?”

    师姐知道自己这个师妹冰雪聪明,说话直爽,没什么心眼,所以也没在意,只是笑着去摇她的胳膊,“你有储物袋,当然没有觉得不便,不行,你得帮我把这个储物袋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帮,”赵欣欣很干脆地摇头,并且指出一点,“他不可能是世家子,你只看到他有钱,却没看到他脸上有疤……复颜丸很难弄到吗?”

    “没准人家是不想弄掉呢,”师姐眼珠一转,“你不觉得,他若脸上有疤,就太完美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伴侣,当然是要完美的,”赵欣欣傲然回答,“我感觉他配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然配不上你,不过,你可以帮他把疤去掉嘛,”师姐微笑着回答,“你是这么完美的一个女人,再亲手缔造出一个完美的男人,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如此着急地推我下火坑?”赵欣欣怪怪地看着她,似笑非笑,“不是你看上他了,拿我做幌子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上他……的储物袋了,”师姐笑嘻嘻地回答,然后眼珠一转,“对啊,他刚刚晋阶制修,就有储物袋,家世绝对不凡。”

    见到师妹还要说什么,她连忙继续发话,“好师妹,你虚与委蛇一阵,探听到他在意什么,我好对症下药,就当帮师姐一次了,可好?”

    赵欣欣淡淡地看着她,好半天才发话,“十个自主任务。”

    自主任务是自己设立的任务,在道宫里,司修才有设自主任务的资格,比如说张木子的红尘历练,就跟这个类似,她给自己下了任务和目标,就可以缺席道宫中不太重要的活动。

    玄女宫化主院比较例外,制修就可以发布自主任务,只要结果能令道宫满意,就算合格。

    赵欣欣连制修都不是,只能做别人的任务,有自主任务的话,行动就自由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算了,”师姐高声地叫了起来,“我一个月才能发一个自主任务,不行,我只能给你一个自主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任务就想推我下火坑?”赵欣欣笑吟吟地看着她,“我去告诉别人,那个疤脸男修有储物袋,不怕换不来十个自主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小欣欣你……太阴险了,”师姐扑上去,就待挠她痒痒,赵欣欣早笑得缩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车厢外铃铛响起……

    马车走后,李永生走回了偏房,因为计划发展顺利,他的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冷不丁,他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,抬头才发现,张木子和孔舒婕,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,“你们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总教谕我发现……似乎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你,”孔总谕上下打量着他,一脸的狐疑,“你小子还有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?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压低声音一本正经地发话,“其实我是先皇走丢的那个儿子……嘘,你们千万别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“少扯吧你,”孔总谕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心知对方不想回答,但是她还是要说一句,“说真的,你跟先皇长得一点都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扑哧”一声,却是张木子忍不住笑了,然后她一绷脸,“那你直接让英王的女儿给你弄点灵谷好了,何必这样夸张?”

    “咦?”孔舒婕听得大奇,“你是说,英王的女儿,居然来了道宫修行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张木子点点头,赵欣欣此人虽然还没入制修,但是风头极劲,连她都知道了,“那个不怎么说话的,就是英王之女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聊,我出去走一回儿,”孔舒婕站起身来,她虽然很想知道李永生的秘密,但是涉及到政争的话,她就兴趣不大了。

    待她离开之后,张木子皱着眉头看着李永生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理她,搬个椅子放到门外的房檐下,抬头看着天上的雨丝,然后摸出一粒灵谷来,丢进口中,慢吞吞地咬磨着。

    灵谷的口味,是蒸熟了才好吃,但是生的灵谷也能吃,还别有一丝甜味,同时能最大程度地保证灵气不流失。

    不过生嚼灵谷,也是有讲究的,噙在口中轻磨三十六下,然后顺时针嚼三十六下,逆时针嚼三十六下,共计一百零八下。

    这是个水磨功夫,对提高灵气有帮助,但是帮助得也不算多,算是个消遣。

    张木子自从晋阶司修之后,就很少玩这类消遣了,太浪费时间,有嚼灵谷的这段时间,不如随便打打坐,比这强十倍都不止。

    不过,见到他嚼得开心,她也生出了点怀旧之情,于是拎了把椅子出来坐下,丢三颗灵谷入口,咬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口咀嚼完毕,她将灵谷咽下,才出声发话,“你找的是她?”

    李永生迟疑一下,微微颔首,“没错,就是她,你心里明白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沉吟一下,再次发问,“九年前九月十五,就是她路过了吴小女的门外?”

    要找的真正目标,并不等于找人过程中的某个目标,她是想再次确定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