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三章 辣手诛化修
    李永生追出去七八里,终于击伤了那名司修。

    这司修倒也硬气,眼见逃不脱了,直接咬碎了体内的毒牙,对着追来的修生狞笑一声,“若不是先中了毒,怎容你一个小小的制修猖狂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七窍流血而死,而且尸体很快就蜷缩成了一尺来长的黑炭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要反驳,根本都没机会,他目视着这块黑炭,轻声嘀咕一句,“玄火之毒?”

    待他将这块黑炭带回马车处的时候,张木子、雁九和孔舒婕正在四下追杀来犯之敌。

    他们杀了差不多有五十人,还缴获了五具大弩。

    跑了的人不少,不过这三位也没兴趣追了,这里的地形实在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来行凶的都是死士,没有活口,被擒住的三名司修也都服毒自尽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名化修,闭着眼睛不说话,他是唯一的活口。

    雁九走上前,冷冷地看着他,“真的不想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那名化修根本不理会他,连眼都懒得睁一下。

    雁九轻笑一声,抬手一刀,直接将人的头颅斩了下来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“走吧,”她转身往马车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李永生有点好奇,追上去问一句,“这么好个人证,你怎么杀了?”

    这可是化修呢,丫舍不得死,你还不该好好利用一下?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这是连鹰派来的吧?”雁九头也不回地发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让他说出连鹰的计划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”雁九摇摇头,“说出计划来,也就是找你报仇,那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连鹰和李永生有仇,有太多人知道了,人家不方便在博灵郡下手,在三湘郡埋伏,冒充盗匪栽赃给三湘,这都是不怕说的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私人恩怨了,有啥呢?

    李永生反应过来了,“原来你是要把难题留给三湘郡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留给三湘郡,”雁九笑着摇摇头,“反正是博灵军役房的人,出现在三湘了,你猜他们发现之后……会有什么反应呢?”

    “军役房跨境?”孔舒婕反应了过来,“这根本不是私人恩怨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没错,这才是雁九果断杀人的原因,擒下一个化修,让他承认对付李永生是连鹰的主意,这有多大的意义?

    根本就不提这些,只说博灵军役房的人跨境,才是最狠辣的一招。

    军役房各管一摊,哪个郡的就是哪个郡的,跨境的就是野心家。

    雁九这朝安局的主儿,整天查的就是谋反,最明白其中分寸,她只需要强调一点:连鹰派出人跨境了。

    当然,调查起来,连鹰可以说这是他跟李永生的私人恩怨,我在三湘郡出手,是为了避免嫌疑,但是这属于解释的部分,别人愿意不愿意听,那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若是不杀这个化修,调查起来,第一点就是说,你为啥要对李永生动手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很容易扯到私人恩怨上,跨境反倒不是重点了。

    雁九下此毒手,目的只有一个:我就不说恩怨,就说你连鹰可能涉及谋反。

    反正死了一个化修,就算三湘郡想隐瞒,连鹰也不好跟别人交代。

    小兵死了问题不大,军队里有死亡指标,多死几个,也不过就是没控制好。

    军队里的化修、司修,那都是有数的,总不能稀里糊涂死个化修。

    杀掉一个化修,纯粹是将连鹰逼到了绝路上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听明白了,于是又抖手打出一张符来,“归去来兮……”

    符纸发出淡淡的褐色光芒,笼罩在四匹马的身上。

    拉车的马里,两匹已经死亡,还有两匹濒临死亡,眼见是不得活了。

    但是褐色的光芒罩下去,四匹马齐齐站了起来,拉动马车前行。

    雁九顿时就傻眼了,“我去,赶尸的符箓……李永生你还有这种东西?”

    赶尸是道宫的秘术,但是四大宫和十方丛林里都没有,这是子孙庙特有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木子轻笑一声,三茅庙原本就是以符箓见长,更别说赶尸原本就是其一绝。

    孔舒婕也苦笑着摇摇头,心说我博本院是出了怎样的一个怪物啊。

    车夫也受伤了,不过伤得不是很重,见到马车启动,忙不迭跳上来,“我来赶车……好吧,捎我一截可好?”

    他确实是车夫,但是没法赶尸不是?不过他也不敢在此处逗留,只能老实搭车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事情,他完全不想知道,雇佣自己的人,不但杀了这么多人,其中还有一名化修……杀了一名化修啊。

    车夫走南闯北,见得也多了,但是他见到化修的次数,一只手就数得出来,能杀掉化修的主儿,他简直无法想象有多厉害起码也得是四大捕手那种传奇人物吧?

    尤其糟糕的是,他还目睹了赶尸之术,车夫是普通人,但是他的见识,绝对远超普通人,赶尸的传说,他听得多了,这次才第一次见那是道宫中人才会的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说这些人是不是灵修、镇南公和因果殿什么的,他是彻彻底底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他不想知道,却有人不想放过他,杀了化修的那名女子发问了,“最近的捕房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……我不知道,”车夫没命地摇头,恨不得把脖子摇断,“我对三湘郡也不熟。”

    雁九顿时就火了,“小子你是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这车夫是昨天在博灵郡雇的,就是因为车马行介绍说,此人熟悉三湘郡。

    李永生知道他顾忌什么,笑着发话,“我们不是怕你报官,而是我们要报官。”

    车夫闻言,长出一口气,他看着用僵硬步伐前行的四匹马,苦笑一声,“这么去官府,也太惊世骇俗……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须你操心,”雁九摸出个腰牌一亮,“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朝……朝安局?”车夫身子一震,差点从马车上掉下去,尼玛,原来这才是人家真实的身份?

    朝安局在京城里呼风唤雨,在地方上,尤其是小地方,则是被神秘化了。

    但是车马行对朝安局不陌生,朝安局在下面办事,一旦交通不便,很多时候去车马行征用。

    这名车夫不但见过朝安局征用,还亲眼见过朝安局拿人,那真的是百无禁忌。

    反正朝安局是有权力杀人的,拥有道宫的符箓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他放下心来,一指前方,“前行十余里右拐,再走三十里,是壶瓶县城。”

    雁九微微颔首,轻声嘀咕一句,“县城?那比较保险。”

    虽然刚才那一仗赢了,但是连鹰的疯狂,也令她颇为吃惊,四个司修一个化修,还有上百兵士和大弩,这样的实力,攻打一个府城都可以了,那厮就敢全派到三湘郡来?

    所以她通知三湘郡的话,找镇子有点不保险,以那厮的疯狂,没准做得出杀人灭口的行径来。

    若是县城,那就保险多了,除非连鹰想当即造反,否则他绝对不敢那么做。

    三茅庙的赶尸之术还不错,半个多时辰,县城就在望了。

    雁九少不得叮嘱车夫一声,“聪明的,你就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懂的,”车夫忙不迭地点头,“我就看到他们主动袭击咱们,然后我吓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雁九侧头看他一眼,呲牙一笑,柔声发话,“倒是还算机灵。”

    飞驰的马车进了县城,直奔捕房而去,而且是撞开了门卫,直接冲进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县城的捕房很小,只有七八个人,见到这马车如此张扬,先是很生气,然后就愣在了那里马车破烂不堪,上面还扎着十几支箭矢。

    然后,拉车的四匹马倒地不起,身上的箭矢告诉大家,它们有多么不幸。

    紧接着,马车上跳下一男三女,一个女人冷着脸发话,“捕长呢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握草,你哪位啊?”一名年轻的捕快不答应了,他冷笑一声,“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女人身形一晃,抬手就是一记耳光,“你想艹谁?再胡说八道,我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年轻的捕快顿时暴怒,抬手就去抽刀,年轻嘛,受不得气。

    “找死啊你,”旁边有同僚赶紧抱住了他,“看不出来,这是司修大人?”

    司修?年轻的捕快愣住了,然后才哼一声,悻悻地发话,“司修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有人厉喝一声,然后一个方脸大肚的汉子走出了屋子,冲雁九一拱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就是捕长,敢问大人是?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是有了,但也不算特别恭敬,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地头蛇,又掌握暴力机关,对上外面的司修,也没必要太降低身份。

    主要是看对方的样子,好像是遭遇了麻烦,他才客气一二没准是壶瓶县的责任。

    雁九一抬手,一块牌子就飞了过去,“让你看下身份,省得你说我不教而诛。”

    捕长看一下腰牌,顿时就愣住了,再擦一擦眼睛,仔细看一看,马上跪倒在地,哆里哆嗦地发话,“见……见过朝安局的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没办法不害怕,别人说不教而诛,可能只是说一说,但是朝安局的人,那是真敢动手啊,说杀人就杀人,绝对不跟你玩虚的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