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二章 斗化修
    这一阵的箭雨,射得非常急,很多箭支甚至对穿了出去。[(

    射来的箭支,是三棱的箭头,锋利异常,箭杆粗大,尾部是染成青色的鹅翎。

    “鹅翎破甲箭,”车里传出一声惊呼,不是雁九又是谁来?她高声地叫着,“是军队,是军队偷袭,大家小心,这不是盗匪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又是一片破空声响起,这次的箭支更大,长足有八尺。

    雁九越地叫了起来,“太粗了啊,这尼玛是床弩吧?”

    这种东西能出现在这里,那没有别的可能,就是要杀人了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这次马车反倒没事,只见马车上白光一闪,竟然硬生生地挡住了这十几支大箭。

    车帘晃动,里面冲出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,可惜的是,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痕。

    男人一抬手,就抓住了马缰,也不顾跳下车子的车夫,手一抖,“驾,大家坚持住了……冲过这一段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他怒骂一声,“握草……连马也不放过?”

    四匹拉车的马身上,中了十几箭,其中一匹中了起码六箭,这马没有直接跪倒,已经算是相当强悍了。

    但是它也真的不能跑了,一跑肯定要跪,一跪的话,就不是少一匹马的问题了,而是会将其他三匹马也拖住。

    李永生顾不得想那么多,冲着那匹马,直接一道白光打过去,“治愈!驾!”

    治愈两字纯属扯淡,这种符箓,就是治疗一下皮外伤,外加一点精神刺激,用在此刻,只是要那匹马坚持一下,冲过这一段再倒地。

    这符箓是三茅庙李玉峰给他的,李永生在中土国这么久,虽然收获了很多仇恨,但是帮人的时候没有私心,也收获了很多友谊。

    他一道白光打出去,紧接着,又是上百支箭支飞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没有一支箭支能近身,不但没有伤了马车,也没有伤到拉车的马,全被白茫茫的光芒挡下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李永生又是一抖缰绳,抓起马鞭,凌空抽一个响鞭。

    马匹又开始力,重伤的马都出力了,其它三匹马更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吱儿,”地上的车夫打个口哨,那四匹马直接跑出了土路。

    车夫身子一蹿,又上了马车,大声叫着,“走路边,小心路上有陷阱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车马行的老把式,遇事会跑,也知道规避风险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箭雨射来,这次就稀少了很多,因为有白光保护,也没有伤到任何人马车已经处于全面防御中。

    四匹马的度还没起来,前方人影闪动,冲出七八个人来,直接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打头的是一个高阶司修,他狞笑着话,“想跑?晚了!壶瓶山好汉在此,乖乖停下送上钱财,饶你们不死!”

    “镇南公家眷在此,谁敢放肆!”李永生大喝一声,“车上有因果殿耋老,真要找死,只管上来便是!”

    车夫听到这话,心里真是生出了不尽的豪气,使劲一甩马鞭,“冲!”

    高阶司修闻言也是一愣,握草,拦错人了吗?

    不过,看到那英俊修生脸上明显的疤痕,他终于回过神来,冷笑一声,“还有因果殿?李永生你还真是敢吹……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张木子直接冲了出来,凌空扑下,手中白光一闪,“不滚就死!”

    她可是巅峰的高阶司修,此刻全力一击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哪曾想,就在此刻,凭空又出现三人,人人手中打出一道白芒,击向空中的张木子。

    “三才军阵?”张木子惊呼一声,身子没命地一扭,向侧方蹿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那么容易躲开的?”三道白光衔尾直追,军阵的可怕,就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另一名高阶司修,则是握着刀,冷冷地盯着马车车里应该还有司修。

    张木子狼狈窜逃半天,抖手打出一道青色霹雳,一阵惊天大响之后,三道白光湮灭了。

    三人的脸色齐齐一变,“握草……灵修?”

    他们出来的时候,还真没想到,对方竟然有高阶司修的灵修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另一名对峙的高阶司修现情况有变,想也不想,一刀斩向前方的马车。

    他知道对方还有一名司修,是朝安局的,但是……那又如何?

    杀就杀了,在三湘郡内,查得到什么呢?

    反正朝安局的人,玩阴的可以,比战斗力的话,他还真的不怕。

    “倒要看看谁死!”马车里传来一声轻叱,十几点青芒打了出来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战力不行,但是玩点阴损的小动作,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这名高阶司修就大意了,他根本无视这青芒,手中长刀狠狠地斩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刀下去,马车上白光一闪,硬生生扛下了这一刀,这位却是毫不犹豫又斩出了第二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青芒打到了他的身上,被淡淡的白光挡下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几点青芒爆裂开来,瞬间就形成了一片白雾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追着张木子的三名司修,已经有一人转身冲着马车来了剩下的两人,奈何不了灵修,但是拖住人没问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又是十几支大箭射了过来,马车上的白光一阵颤抖,虽然挡下了大箭,但是非常明显,防御快要被破开了。

    白雾中的司修身子一蹿,冲出了白雾,才待继续出手,猛地脸色就是一变,“握草,有毒?”

    另一名司修已经冲到了马车附近,抖手一枪扎了过去,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这一枪,他有信心破开马车的防御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刻,车帘蓦地一抖,凭空出现了一只白色的大手,直接将人带枪一起抓住,狠狠地一摔,重重地砸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此人也有护体的灵光,不过这一摔,还是摔得他有点头晕眼花,没啥伤害,就是有点晕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一刹那,一张玄色的大网,直接罩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种不着力的拿人利器,任他是盖世的豪杰,也要乖乖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见到有人被擒,正追杀张木子的两人,根本顾不得许多,一转身就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色的大手再现,捉住一个司修,又是狠狠地一摔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黑点打出来,在空中化作玄色的大网,罩向了此人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刚才被大网罩住的司修大喊一声,“小心,有毒!”

    捉人的大网上,都要附毒,这朝安局行事的风格……也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两人被擒,还有一人中毒,攻守瞬间易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到此为止,”空中蓦地传来了一个声音,一名中年男子出现了,他面无表情地话,“没想到孔舒婕你也来了,此事就此作罢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下来!”张木子抖手打出一道青芒,“化修就牛吗?”

    她被三才军阵追杀,早就憋了一肚子火,见到一个区区的初阶化修也敢得瑟,实在难以压制心中的愤怒,一道雷符重重击出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,一个黑色的圆盾,蓦地出现在他身前,正正地挡住了那一道青芒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,只见那疤脸的年轻人一抬手,三道白芒电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?”他冷笑一声,根本没兴趣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他觉得头脑猛地一晕,身子也忍不住抖一下,“这是……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也没生什么,只不过这一刻的恍惚,影响了他激护体灵光,然后三道白芒,在他身上打出三个对穿的窟窿,鲜血不要钱一般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握草,你竟然能打伤我?”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,而是不可置信地看向李永生。

    “永生,配合一下,”张木子高声叫着,抖手又是一道青光打出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脸色又是一沉。

    他用的是神识骚扰的法子,因为是上界下来的仙使,虽然修为不怎么样,但是神识比一般人强太多了,干扰一下化修都可以。

    当然,这样的干扰,对他来说也是很吃力的,所以第二次干扰的同时,他又打出三道白芒,试图转移对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再也不敢小看这三道白芒,身子一晃,就到了十丈之外惹不起,躲还不行吗?

    他能躲过三道白芒,但是躲不过神识的干扰,也躲不过雷符的追踪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神智又是一晃,身子一麻,就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木子根本不多说,抖手就放出一道索子,同时又祭起一块石头,“打!”

    索子将人捆住,石头在空中迅变大,狠狠地将化修砸进了泥土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孔舒婕已经蹿出马车,将三才军阵的最后一名司修,也抓起来狠狠地一摔。

    雁九紧随其后,冲出马车之后,十几道青芒打出,直接将此人打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中了青芒之毒的司修见状,也不敢再继续驱毒,转身狂奔而去,“风紧,点子硬,扯呼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留下吧,”李永生身子前蹿,直接追了过去,抖手又是三道白芒打出。

    他两次硬撼化修的神识,已经不便出第三击了,但是这个高阶司修想跑,他怎么能答应?

    以李某人的度,追一个中了毒的司修,还是没问题的。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