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三湘遇袭
    因为肖仙侯的搅局,肖教化长想省去七百两黄金的打算,落空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永生也不可能答应自己的黄金被抹掉——你早说要抹掉的话,我不会这么拼。

    然后肖田遵又抛出一个建议来:那就每年七十两黄金,支付你十年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肖仙侯帮李永生拒绝了:肖家可以先把黄金垫上,你们慢慢领好了。

    十年的支付期,会产生太多的意外,人走茶凉这种事,在中土国也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而且这延期支付,你不得算利息吗?

    肖田遵气得拍案而起:你还是不是我儿子,胳膊肘向外拐?

    肖仙侯冷笑着反问:这么多年,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你儿子了?

    这个事儿,还真有点复杂,肖田遵也顾不得跟他生气,转头问李永生:你怎么看?

    我怎么看?我要钱啊,李永生笑一笑,教化房不打算承认的话,广播电台里说一声就是了,你看可好?

    可好个毛线!肖田遵实在太清楚这电台的威力了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说现在这文峰酒家,包间外面有多少人?

    教化房出尔反尔的话,瞬间就会传遍博灵郡,那会成为整个教化系统的笑柄——冠以“教化”二字,还要出尔反尔,这种丑闻简直突破了天际!

    永生你体谅肖叔叔一次不行吗?肖田遵可怜巴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体谅,而是我挣钱也有用啊,”李永生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本来说好的事情,您说不给就不给了,以后我在教化房,还怎么见其他同僚?这不是脸上写明白了……我好欺负?”

    肖田遵摇摇头,“那可未必,你要是真的要了这七百两黄金,在教化房,你反倒没法见同僚了……你把大家的钱全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然后回答,“既然这样,那我不入教化房好了。”

    肖田遵还没来得及说话,宋嘉远不干了,“你这话啥意思,不入教化房,还上不上博本院的研修生了?”

    他原本就支持李永生保研,见到今天的破纪录,他越发坚定了信心,待听说李永生可能不入职教化房,他心里就慌了。

    虽然小李签了博本院的通知函,但是强扭的瓜不甜,人家真不上了,博本院能如何?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永生回答得很干脆,“既然没必要脱产了,我就不上研修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这样吧?”肖田遵苦着脸发话,“你都签了博本院,不上这里,也去不了别处,博本院甚至可能扣下你的户籍关系。”

    握草,怎么说话呢你?宋嘉远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不过他也不着急辩解,反正这话又不是他说的。

    “扣下就扣下呗,”李永生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孔总谕知道,我本来就没打算入官府。”

    中土国是非常注意户籍管理的,但是就算他的关系被扣下,那也是有,并不是销毁。

    他有户籍,又是制修,全国各地真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

    这尼玛还能不能好好地说话了?肖田遵心里叹口气,“小李,关键是这次没走流程,真的是没有理法依据。”

    宋嘉远此刻是真的不能忍了,“那你们就别给黄金了,我博本院有电台的。”

    肖田遵想一想,一咬牙发话,“三百两,最多了……肖叔叔给你垫两百两。”

    此刻他真是无限地后悔,当初我得瑟个什么劲儿啊。

    肖仙侯冷哼一声,“六百两你也垫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么做儿子的吗?”肖教化长气得狠狠一拍桌子,瞪着眼睛大喊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争了,”李永生本来很不高兴,但是他总不能坐视父子失和,“三百两就三百两吧,我还要一个全国游历调研的公函,这总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公函,得跟教化部疏通,”肖田遵先皱一皱眉,然后很干脆地点头,“不过这件事,包在我身上了,你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肖仙侯的嘴巴扯动一下,低声嘀咕,“总得给个期限……不能三十年之内吧?”

    我怎么生了这么一个东西!肖田遵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这个公函,十天之内我给你出了,部里的手续可以后面补,关键是得让高涛点头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知道,官府中人做事,要讲章法的。

    宋嘉远见他俩谈妥了,才出声发问,“永生你着急要这么多钱,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些私事,”李永生干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用股份抵押的话,修院可以借给你一笔钱,”宋嘉远慢吞吞地发话,“当然,肯定要有利息,不过你每年的分红就够还了。”

    他倒不是看上李永生的股份了,身为教谕,真做不出那种事,他只是想帮自己修院里出来的修生,同时把对方绑在博本院的战车上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多谢宋院长了,”李永生闻言大喜,站起身鞠个躬,又端起酒来一饮而尽,“我干了,感谢您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真是需要钱啊,”宋嘉远笑着摆一摆手,“多少就够了?”

    “没个够,”李永生苦笑一声回答,“越多越好,最好能有个几万两黄金。”

    “得,当我没问,”宋嘉远白他一眼,“你那点股份,差不多也只能折五百两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一年的分红,能有一百多两黄金,这么算下来,股份能折抵四年的分红,这个价钱还是很公道的,事实上,往后几年,利润率有可能下降,博本院出的价钱,很有诚意。

    “那也要多谢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五百两也不嫌少,关键是我感受到了博本院的温暖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俩说话,肖田遵猛地眼睛一亮,“对了,郡房也能搞个电台,你也可以入股……差你的四百两黄金,折算在这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点智商好不好?”宋嘉远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广播电台是赚不了几个钱的。”

    肖田遵这才愣住了,“那么我们郡房……也生产收音机好了?”

    宋院长冷哼一声,干脆地吐出两个字,“做梦!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虽然教化房最后只表示拿出三百两黄金,但是能给李永生开公函,他四处游历,就又多了一层方便,尤其难得的是,博本院愿意借五百两黄金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结果,也算勉强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李永生原本想着,结业之后就前往三湘郡一行,但是接下来他还要领结业文书,又要去郡教化房报到,在等待黄金的同时,还要去研修院登记。

    这么一连串的事情下来,忙完就是半个月后了,所幸的是,他也知道赵欣欣不着急找双修伴侣,倒也没有那种紧迫感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索性找到孔舒婕总教谕,说你把我的基础课业考核一下算了,这一次出去,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。

    此时也不过七月初,总教谕对他是相当地无语,研修生可是九月才报到,你这么匆匆忙忙地离开,岂不是连同窗都见不到?

    真是没见过你这么特殊的修生。

    不过说归说,孔总谕还是安排人,对他进行了考核,一共用了五天的时间,他所有的基础功课,全是以甲等的成绩通过,最差的也是“甲下”。

    负责考核的教谕,心里也挺崩溃的,考虑到这厮竟然三个小时成就制修,有人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位不是转世的吧?”

    没办法,成绩太逆天了,由不得大家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上路的时候,就到了七月中旬,为了出行方便,他还特意买了一辆马车,加固了车轮和车辕等部位,方便跑长途。

    七月十九,宜出行,他一大早驱车离开了博本院,一路驶向三湘郡。

    博灵跟三湘接壤,不过七幻城在博灵北部,朱雀城却是在三湘最西南端,直线距离有三千多里,实际跑下来,要超过四千里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马车没马,不过这不是问题,去车马行租用就行,只要交足够的押金。

    关键是用车马行的马,换乘起来特别方便,就像长程马车一般,钱给到位的话,其他都不是问题,一路不停跑下去都行。

    用了四天的时间,马车出了博灵,进入了三湘郡。

    三湘是有马场的,不过李永生也不着急买马,他觉得现在这样子就不错,到朱雀城附近再买马,也不算迟。

    “三湘这里,路还真是难走,”张木子掀起车帘,看着崎岖的土路,轻声感叹着。

    三湘郡山多水多,平原却是不多,他们路过的这个地方,算是丘陵地带,山路虽然不算陡峭,但是地面非常泥泞。

    就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她脸色猛地一变,直接丢出一个白色的盾牌,“敌袭!”

    几乎在同一时刻,无数凄厉的穿空声响起,一大波黑点奔着马车就来了。

    黑点来自道路两边的丛林里,雇来的马车夫惊得大叫,“各位兄弟,我是永盛车马行的,大家给个面子行不?”

    黑点转瞬即到,只听得一阵夺夺乱响,却有百余支箭支,直接射到了马车和马身上。

    很多马车在夏天并没有多少木板遮拦,只是使用车帘,便于乘凉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