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七十章 失落的天才们
    梅任歆是博本院的上舍生,人长得极为英俊,没人知道,他的父亲是工建部的部长。

    他目前跟的是母姓,而且他入博本院的时候,他的父亲身为郡守,正面临一系列纷争,所以他才会来到母亲的家乡——博灵郡来上本修院。

    结果他入了修院不久,父亲入了太皇太妃的法眼,被提拔为工建部的部长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想进朝阳大修堂,已经晚了,而且他的母亲也不是正室,他不但没有多少资格搞特殊,也被人被人忽视了。

    不过对他来说,这无所谓,他多才多艺资质不凡,这次结业之后,他会去巡荐房任职,一年之后,他可以脱产上研修生,若是考不上朝阳大修堂,还有七幻本修院的研修生兜底。

    此后,他的仕途会一马平川,没有谁阻挡得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默默地看着同窗们,看着他们团团乱转,绞尽脑汁四处求人,以谋一个好职位,他将优越感淡淡地藏在心里——我不需要如此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的待遇一出来,他就有点不平衡了。

    入职之后直接脱产上研修生,你比我混得还好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人和人是不能比的,就像别人不能跟他比一样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诸多事迹,实在太逆天了,尤其是此人痛打胡畏班,梅任歆也要在心里暗暗地竖大拇指,他看那帮不开化的家伙不顺眼很久了,但是非常遗憾,他并不方便收拾那些家伙。

    若是说李永生只是激起了他一点点妒意,那秦天祝就让他极其看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道宫有点关系吗?得瑟什么啊,好像你资质就比我好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秦天祝表示,要冲击一下纪录的时候,梅任歆也打算冲一下纪录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不是正室,但是家族势力也不小,几千块气运冲刷的钱,难不住他。

    他所在的气运室,没有李永生,也没有秦天祝,不过他并不放松对自己要求。

    我一定要抢在秦天祝之前,晋阶制修,至于李永生……那是一个孤儿,怎么可能有钱去做气运冲刷?

    他是带了计时器进气运室的,气运室禁止携带不相关的东西入内,但是计时器例外。

    这个东西,能帮本修生合理分配时间。

    计时器非常精准——对中土国人而言,确实算得上精准,一百天也差不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梅任歆在丑正前一炷香时间,晋阶了制修,他稍微稳固一下境界,大步迈出了气运室。

    ——一百两黄金,我来了!

    出了房间之后,入目的就是几盏夜灯,有食堂的伙计坐在夜灯前,昏昏欲睡,还有两个教谕,在夜灯下兴致勃勃地下棋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一个关系不错的同窗,正坐在那里看教谕下棋。

    梅任歆跟同窗的交情还可以,但是能推心置腹的也就两三人,这位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两名教谕听到门响,齐齐扭头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梅任歆没心看他俩,直接走到同窗面前,“全全,秦天祝出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呀,梅梅你出来了?”全全一蹦而起,然后一指他身后,“秦天祝……那不是吗?”

    梅任歆闻言,扭头看去,看到秦天祝才推开气运室的门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走上前去一拍对方肩头,“你终是比我晚了几息……有教谕做证。”

    “有病不是?”秦天祝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李永生已经出来了,我早几息晚几息,差很多吗?”

    他跟李永生是在一个气运室的,也带了计时器,看到李永生只用了三个时辰,就晋阶成功走了出去,他心神激荡之下,好悬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不过,经历了观星楼跳楼事件之后,秦天祝的心性还是成熟了不少,最初的惊讶过后,他反倒放下心来,一心一意地冲阶。

    大约是没了牵挂,心无旁骛的缘故,他并没有耽误太长时间,反倒是用了差不多九个时辰,就成功地冲上了制修。

    至于梅任歆比他快几息慢几息,那还真不值得计较了。

    神马?梅任歆骇然地瞪大了眼睛,“李永生比你我还快?”

    一边说话,他一边四下扫视——李永生在哪儿吃饭呢?

    这时,他的同窗走了过来,“李永生早出来了,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出来了?”梅任歆觉得这个“早”字,十分的刺耳,忍不住皱一皱眉头,“能比我们早多少?”

    他的同窗犹豫一下,方始回答,“大家都说,他是未正时候出来的,当时我不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未正?”梅任歆愣了一愣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握草,三个时辰?别扯淡了!”

    “人家能三个时辰晋阶,怎么就是扯淡呢?”秦天祝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我跟他一个气运室的,就是未正出去的……尼玛,害得我差点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的是?”梅任歆直接傻眼了,他可是知道秦天祝的性子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他才反应过来,一边抓起一根烤羊腿大嚼,一边看向对方,“你也很厉害嘛,受到这种刺激,还能九个时辰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本修生之间的竞争,良性有序的比较多,这两位结业之后,选的路子不同,没什么竞争,就能很快地放下过去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因为彻底放下了,才会这么快,”秦天祝也端起一碗肉汤面,呼噜呼噜地往嘴里划拉,同时还含糊地发话,“不过也不错,咱们这一批,同时三个人破纪录,将来也会是一段佳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想得开,”梅任歆无奈地笑一笑,然后眼中露出了艳羡之色,“那这么说,李永生这货,岂不是能赚七百两金子?握草……做人不用这么成功吧?”

    “他可真未必能拿到这么多,”秦天祝哈哈一笑,“一百两黄金还好说,七百两,真的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梅任歆点点头,“这厮实在太黑了,不像咱俩……比较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秦天祝笑了,又白他一眼,“你倒是蛮会苦中作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作乐,莫非还要哭?”梅任歆翻一下眼皮……

    不过就像他俩想的那样,李永生这次确实手笔太大了,当天晚饭的时候,肖田遵就通过宋嘉远约见他。

    巧的是,肖仙侯也正好要他摆酒,庆祝顺利结业,为此还扯来了胡涟望和白莉莉,胡老大还想叫樊长平,不过试探了一下,发现李永生没啥兴趣,也就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有意思,李永生在这毕业的时节里,竟然没有几个恋恋不舍的同窗,一起醉生梦死——没办法,跳级多了,就是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庆祝他结业的,居然都是在校的修生,就连白莉莉,也是病了半年,赶不上今年的结业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会再次回来上研修生,大家还能再次见面——理论上起码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大家正在往修院外面走,迎面正正地撞上了宋嘉远的跟班,得知肖教化长有请。

    众人只能扫兴离开,不过肖仙侯表示:我跟你一起去。

    肖教化长选择了镇上的文峰酒家谈事,李永生两人进去的时候,大厅里人满为患,还有人端上一碗面,坐着小凳子,一起听酒家的收音机。

    收音机这个东西,已经在相当程度上,改变了七幻城黎庶的娱乐消遣方式,有收音机的地方,都是人满为患,而且一时半会儿,价钱降不下来,无法进入寻常百姓家。

    肖田遵弄了一个包间,在里面等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见到自家儿子跟来,他也没表示出意外,先是祝贺他破了纪录,然后又为他能顺利结业,进入郡教化房而道喜。

    这都是题中应有之义,因为李永生不再是本修生,肖田遵很自然地跟他推杯换盏。

    几杯下肚,肖教化长表示,你看,都不是外人,那个奖金的事儿,需要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“要商量什么?”不等李永生回答,肖仙侯先跳了出来,“一个时辰一百两黄金,肖教化长你当众承诺,七个时辰,就是七百两,这还有什么可商量的?”

    宋嘉远微笑不语,好整以暇地看着这对父子掐架——本来也就不关他的事儿。

    肖田遵没好气地看小鲜肉一眼,“你当是我不想给?我也去申请了,是高涛不答应啊。”

    教化长高涛能答应才怪,一百两黄金的话,教化房能咬咬牙,但是七百两的话……那大家干脆把嘴巴缝住,明年别吃别喝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当时为什么做承诺?”肖仙侯怒视着自己的老爹,“你也没说,只许破九个时辰的纪录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想得到,纪录能提高这么多?”肖田遵狠狠地瞪自己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到,是你的事儿,”小鲜肉冷冷地发话,“你跟永生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“握草,我是你爹!”肖田遵气得狠狠一拍桌子,“你非要坚持付这个钱,教化房又不认可,我得自己垫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垫呗,关我什么事?”肖仙侯冷笑着回答,“你的钱又不是我的,正经是永生有钱了,我没准能弄几个来花一花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跟你老子说话的态度?”肖田遵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肖仙侯哈哈一笑,“那麻烦你跟我说一说,你这个做老爸的,对我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肖田遵顿时语塞:这是他都不敢明着承认的儿子,要不说若要公道,打个颠倒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