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破了!(求月票)
    辰末的时候,天阴了下来,不多时就下起雨来。虽然不大,却也不小。

    公羊师爱等人坐在凉棚下,头上有遮蔽,是不在意这点雨的。

    到了午正时刻,雨依旧在下,一点停歇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又等一阵,公羊室长叹口气站起身来,“算了,去食堂吧,这天气,总不能让人再把饭菜端过来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进入了仲夏,天气是相当炎热的,难得有这么一场好雨降温,于是众人选择在食堂的屋檐下就座,顺便弄两壶小酒。

    公羊师爱不想多喝,但是谷随风非常热情,“天气这么好,师爱你难得来一次,老天都想让你多喝两杯,你要不喝也行,写一首赏雨的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写出来你小子也看不懂,”公羊室长冷哼一声,“算,给你个面子,还是喝酒吧。”

    他俩喝了没几杯,就变成了教化房和博本院的对灌,公羊师爱只带了两个人来,被博本诸多教谕围攻,有点双拳不敌四手。

    到最后,大家喝得兴起,大声嚷嚷着互相灌,然后猛地听到有人大喊一声,“破了!”

    谷随风晃一晃脑袋,茫然地回答,“啥东西破了?”

    “纪录……纪录破了!”景钧洪在不远处大声地喊着,他浑身是水,显然是连伞都顾不得打,就跑过来报喜了。

    “哦,纪录破了,李永生破的?”谷随风呲牙一笑,惬意地打个酒嗝,然后又猛地一怔,“尼玛……这顿酒喝了有多久啊?”

    辰正时分开始启动的气运室,他们是过了午正,来食堂喝酒的,这顿酒喝了几个时辰?

    公羊室长也傻眼了,赶忙侧头问旁人,“喂喂,现在什么时候了?”

    “未末了吧?”“好像……还差一点点未末吧?”

    众人最终确定一下时间,表情都是怪怪的:尚未到未末时分。

    而景钧洪则是很明确地告诉大家:李永生冲阶成功,就是未正时分。

    辰正到未正,这厮……只用了三个时辰,就完成了晋阶制修的过程。

    谷随风直接就傻眼了,“我知道你很了不得,但是……也该给别人留点机会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景钧洪也叹口气,不过还是无法掩盖他脸上的得意,“一下提高了七个时辰,还怎么让别人破纪录啊。”

    “握草!”公羊师爱高声叫了起来,堂堂的养正室室长,居然骂出了脏话,“七个时辰,那岂不是、岂不是……七百两黄金?”

    七百两黄金合七万块银元,以景钧洪教谕现在一年三十块银元的收入,得不吃不喝地干两千多年,才能攒下这笔钱。

    换种说法就是,两千多名景钧洪这个级别的教谕,一年总共能赚到这么多。

    郡教化房这次,是真的要坐蜡了,怪不得以公羊室长的稳重,都要骂脏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,”谷随风仰天大笑了起来,抬脚就向外跑去,“我要去看看李永生。”

    至于天上还下着雨,他是顾不得了,虽然他可以运起气来避雨,但是他宁愿这冰凉的雨水,打在自己的身上,在驱除酒气的同时,也能降低他心头的燥热。

    在他赶到的时候,气运室门外的凉棚下,已经聚集了几十号人,将李永生团团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大家让一让,让一让,”有个胖乎乎的家伙,从远处飞快地跑来,手里还拎着食篮,“我给永生买的饭,他要吃点饭。”

    冲阶成功之后,修生一般都会出来狠吃一顿,然后再进入气运室,稳固一下感觉。

    原本这买卖也是食堂独家的,不过到了后来,很多修生仗着冲阶已经成功,根本不理会食堂,直接自己买来饭菜,食堂也不敢多管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却不是李永生为难食堂,是食堂根本没想到,这会儿就能有修生冲阶成功。

    肖仙侯跟李永生关系好,正好下午没事,过来看看情况,没想到正正撞到李永生冲关成功,他撒腿就往修院外跑,帮着买了点吃食回来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我不饿,”李永生笑着摆一摆手,“站着歇一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歇着,”肖仙侯将食篮放在桌子上,按着他坐下,“不饿也得吃,你不用巩固境界了?”

    “真不用了,”李永生笑着一摊手,又站了起来,看向一个教谕,“教谕您能看出来吧?”

    这位教谕是个高阶制修,用一种怪怪的眼光看着他,微微颔首,“确实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气定神凝,张弛有序,吞吐之际中正平和——这尼玛真的是三个时辰冲上制修的?

    “那可是恭喜了,”小鲜肉一蹦老高,又抬手去按他的肩膀,“那你也坐啊。”

    “气运室里,我一直在坐,你让我站一会儿成吗?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再说了,这里是教谕们坐的地方,我还是出去淋一会儿雨好了。”

    走到凉棚外面,他淋了一会儿雨,才又出声,“教谕们都不在,我这个时间,应该会被认可吧?”

    “认可是肯定的,”一名教谕在远处笑着回答,他是负责驱策气运的,亲自见证了这一幕,“虽然没有精准记录,但是大致不会差,别忘了,还可以天机推算呢。”

    一般而言,大部分修生是不会在意自己是用了多久晋阶的,能晋阶就足够了,教谕们对此也兴趣不大。

    这次倒是有些教谕,打算好好记录一下,但是谁也没想到,才三个时辰就有人晋阶了——他们都打算后半夜好好地熬一熬呢。

    “能认定就可以,终究是七百两黄金呢,”李永生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本来也不想这么显眼,心说我用六七个时辰晋阶,赚个三四百两黄金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宋嘉远提出,只奖励第一名,而当下除了秦天祝之外,还有三人也当场表示,要去冲刷气运——博本院的修生,不差钱的程度赶不上朝阳大修堂,但总还是有不少家底殷实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四个冒出来的竞争对手,还都是身在现场的,不在现场的,又有多少不服气的呢?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琢磨一下,觉得六七个时辰不保险,万一有谁人品发作了呢?

    然后他就决定,五个时辰好了,但是紧接着,他就想到秦连成不但天资尚可,家中还有道宫背景,他就又有点犹豫了:万一这厮有别的底牌呢?

    事实上,除了秦天祝,博本院还可能有其他牛人,只不过人家等闲不为小事相争罢了。

    当他打算把时间提到四个时辰的时候,才意识到,其实五个时辰落在别人眼里,也已经是惊世骇俗了——虽然这并不足以保证他能挣到五百两黄金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他索性心一横,直接将时间提到了三个时辰,反正是个惊世骇俗了,还怕更过分一点吗?正经是,他可以赚七百两黄金了。

    “公羊师爱不在啊,”小鲜肉四下看一看,“那货不是想昧了这七百两黄金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位修生,你这话说得奇怪,”远处匆匆走过来几个人,有一人大声发话,“我公羊师爱的名字,别人叫得,你却叫不得,否则就是不敬师长……握草,是你?”

    小鲜肉讪讪地一笑,然后抬手一拱,“见过公羊室长。”

    公羊师爱对肖田遵的这个私生子,没什么成见,反倒是有点抱不平——他是养正室的,最强调落实教化,正室不能生子,却又不容外室之子,这不合适。

    哪怕是肖田遵的正室后来生了儿子,但是曾经有一段时间,这个私生子的遭遇是不公平的。

    见到是这厮歪嘴,他也懒得理会,只是阴阳怪气地说一句,“一个时辰百两黄金,那是肖教化长亲口许的,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七百两黄金,早晚要着落在你老爹身上,我就算想昧……可能吗?最终坐蜡的是他!

    殊不料,小鲜肉冷笑一声,“想必肖教化长,也不会令我等修生失望。”

    我倒是忘了,你对你老爹也有怨气!公羊室长的嘴角抽动一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转头看向李永生,大笑一声,走上前一拱手,“果然是天纵之才,永生,你现在,可就正式成为我养正室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深施一礼,“以后还请公羊室长多多关照,”

    “总不会屈了你这大才的,”公羊室长放声大笑,七百两黄金……该苦恼的也不是他,正经是养正室多了这么一个奇才,别人的眼珠子都要发红了吧?

    不过心中的疑惑,他还是要问出来的,“三个时辰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学生曾在朝阳大修堂插班一年,侥幸得了点机缘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公羊室长就不能再问了,朝阳大修堂很牛,顺天府做为中土国首善之地,也真的不乏各种机缘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点点头,笑着回答,“纵然是有机缘,那也得有天分……你就不用再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十个时辰的那位,虽然是作弊,但也被视为惊才绝艳,李永生同样是如此,哪怕有天大的机缘,三个时辰晋阶为制修,也足以称得上天纵奇才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主要还是有经济动力,虽然我也很重视荣誉,但是双管齐下,才令我发挥出了全部的潜力……真的很感激郡教化房,感激肖教化长。”

    我把你们捧得高高的,看你们好意思不给我钱?

    (更新到,下旬了,谁又看出月票了吗?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