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转账风波
    李永生交任务的时间,比其他人晚了三天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是从巴蜀直接回京的,并没有绕行博灵郡,而且他们坐的也不是私家马车或者骑马,而是长程马车。

    长程马车在沿途都设得有换乘站,除了吃饭的时候要停下,连住宿都是在车上,一匹一匹的生力马接应,相当于直接从头跑到尾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他们还是回来晚了,哪怕在离开博灵之后,已经是很赶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些人时常在路上驻足,观看风景什么的,否则估计人家回来得更早。

    回来之后,他就去交卸了任务,同时开始着手办理离校手续。

    谷随风两人,住进了朝阳山庄,开始跟大修堂商谈电台事宜。

    他俩有心让李永生也参加——毕竟他也占了三分之一的股份,不过李永生对此毫无兴趣,只是授权博本院全权代表他,他坚持的“永馨说书时刻”,都没兴趣再坚持下去了。

    永馨都找到了,还折腾这些干啥?

    不过想要离开,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,他这次出的任务,要过修院的考评。

    李永生去探望了杨国筝,得知他俩的任务考评一般,估计肯定要再待一年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本修生里,三年结业的并不多,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的修生比较强悍,也不过是堪堪到了一半——没错,朝阳的本修生虽然强悍,但是教谕同样强悍,不会刻意放水,把他们放出去,坏了大修堂的名声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完他俩,顺便又去一趟留学生楼,打算给安贝克松松筋骨。

    不过,这厮可能是知道了他回来的消息,依旧是不在宿舍,据说前两天还一直在的。

    安贝克最近也在做任务,不出意外的话,他会在朝阳再修行一年,事实上对这些留学生来说,朝阳的本修生,就是四年才能结业。

    能三年结业的,非常少,一来留学生普遍不是特别用功,其次就是,朝阳希望能加长留学时间,好让对方能更好的被感化。

    在李永生看来,这意思实在不大,有点一厢情愿的感觉,真想融入中土文化的,不用你去强求,人家也在积极融入,至于心里抵触的那些人,延长一年时间,也起不到多大效果。

    不过朝阳这么做,也不能说就不对,时间长一点,总比短一点强。

    没找到安贝克,令李永生有点遗憾,待回了住宿的小院,他又发现一点小状况——吴妈妈最近,一直在这里住着,她可能还会住一年。

    她的房子还是被拆了,不过拆迁房没给她任何的补偿,就告诉她说,原地起个四层小楼,你可以占一半。

    小楼占地,大概就是两倍她房屋的面积,在这次的改造中,算是袖珍楼了,半栋楼给了她,吴妈妈还是赚了,可见工建房是真的不想得罪她。

    吴小女絮絮叨叨地跟他说,其中蒋看海和朱捕长在其中出了多少力,阿宾赵渤什么的,也帮忙了,她还花费了十几块银元,打点拆迁的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心里暗笑,心说若不是有李清明那一嗓子,这些人加起来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就为这个小楼,吴小女的积蓄基本上被掏光了,还借了朱大姐五块银元。

    而且她还得在李永生租来的院子里,借住一年,等房子盖起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对此,当然是无所谓的,他缺的是大钱,不是这种小钱,而且他对吴妈妈的印象特别好,就说你住着吧,我也会时不时回来的。

    说到钱的事儿,他就想起了千两黄金一两的灵谷,少不得又去“醉枕后海”一趟,想要找雁九——她还欠着他八百两黄金呢。

    雁九不在京城,李永生也不想等,于是又找一趟宁致远,希望他能帮自己催一下债——我要回博灵郡了,能让她把黄金给我送过去吗?

    宁致远也不在,他只能把话留下,遗憾地离开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发现,在京城待了这么久,想要干脆地离开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朱捕长就来看他,她从吴小女那里得知,他要离开了,所以备了一份程仪——五十块银元。

    治好朱大姐三十年的瘫痪,五十块银元实在有点拿不出手,但是朱家并不是特别有钱的,朱大姐帮吴小女盖房子,也花了六十多银元,这还是没算其他的人情。

    总之,五十块银元,也相当于景钧洪教谕两年的薪水了,做为用在路上吃吃喝喝的程仪,真算得上厚重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送程仪的不仅仅是朱大姐,蒋看海、曲胜男、郭老教谕等人,都送来了程仪,后两者甚至极力劝他转到大修堂来。

    李清明也着小九送来了程仪,他知道李永生对军役部观感不佳,所以也没亲自上门。

    李永生待了整整五天,才得到了宁致远的邀请——若不是等这个邀请,他此刻已经在回博灵郡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上门,他是冠冕堂皇去的,宁公公的宅院外,还是排着七八辆马车,不过他一到门外,直接就被门子请了进去。

    宁公公今天的精神不错,见了他之后,笑着聊了两句,然后又问,你就不能留在大修堂?

    这几天,有无数人问过他这个问题,李永生的回答也很直接:我总不能忘本。

    宁致远见他这么回答,也没了脾气,又问了两句,听说他保送了博本院的研修生,没好气地摇摇头——保送大修堂的研修生,其实也是一句话的事嘛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说这些,也有点晚了,于是宁致远一摆手,着人捧出了千两黄金。

    这些黄金里,有两百两算他的程仪,剩下的八百两,算是他帮雁九出的——接下来跟雁九讨账的事儿,就交给御马监了。

    千两黄金不好随身携带,但是很显然,宁公公已经从禁卫那里听说了,李永生有储物袋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想要那两百两黄金的程仪,实在太多了,不过宁致远很直接地表示:奥斯卡只在镇南公那里,就得了数千两黄金,怎么也得分你一份。

    奥斯卡在下面胡作非为大肆敛财,肯定不可能独吞,给宁致远上供是必须的,当然,他在镇南公那里到底得了几千两黄金还是上万两,这就有水分了。

    宁公公其实也是很贪财的,不过骨子里,他还是有点意气用事,而且李永生也确实出手救了他,想到未来还可能用到小李的针术,两百两黄金结个善缘,还真不算贵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拒绝,反倒让他更来劲儿了,“你要是不收起来,以后你的事儿我都不管了!”

    宁致远虽然是个弄臣,口碑也不好,但是他对李永生的做的这些,真的是够讲究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只能愧领了,然后起身告辞,“此次是回去参加结业测试,待我闲下了,再来京城看望宁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留在朝阳,看望我就方便多了,”宁致远没好气地一摆手,显然还是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他又想到了一件事,“既然你执意回博灵郡,可是要小心连鹰,那小子是肚里做文章的,手黑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宁公公提醒,”李永生深施一礼,笑着回答,“我一定加倍提防。”

    其实关于连鹰的问题,可不止一个人提醒过他,他们都认为,小李你回博灵也不是很安全,真的不如留在朝阳算了。

    宁致远一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这厮没放在心上,于是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你要小看了他,真要有事,我可是想帮你都够不着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一下,方始发问,“现今的情况,连鹰若是猝死……死于意外,朝中会有什么变数吗?”

    今上是亲政了,但是朝廷中的风向,越来越诡异,平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这样的平静之下,肯定是湍急的暗流,只看宁致远和吴文辉的遇刺,到现在都没有结论出来,就知道酝酿着何等的风暴。

    “嗯?”宁致远明显地愣了一下,然后就像才认识他一样,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,才颓然一摆手,“猝死不好,行刺已经够多了……如果你真想扳倒他,多找点问题出来,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凭良心说,宁公公是个好弄险的性子,也不怕使出极端的手段,但是暗杀,真的是突破底线的手段,很容易酿出更大风险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对方一下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多谢宁公公提醒,原来是我想得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待他离开之后,宁致远呆呆地坐在椅子上,好一阵之后,才笑着摇摇头,“弄死连鹰?这娃娃真是好大的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得了一千两黄金之后,李永生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,在第二天一大早,直接悄然离京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坐的是长程马车,同他一起走的,是张木子——他的行踪,不可能瞒得过她。

    长程马车的速度真的不慢,在第五天的晚上,就进入了博灵郡。

    不过非常糟糕的是,他换乘马车的时候,不可避免地被人看到了,于是在进入博灵郡的关口,前面出现三四个人,直接将马车拦住了。

    带头的不是别人,正是雁九,她一身小民的打扮,气息也是制修,但是她看向李永生的目光,却是非常地不善,“我欠你的账,你为什么要转给别人?”

    (有事,提前更新了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