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夏天到了
    保送研修生,真的是很难得的。

    虽然本修生升研修生,比高修生升本修生,要容易不少,但是淘汰率也将近六成。

    这还是大多数本修生在结业之后,都会选择入职,否则研修生的淘汰率还会更高。

    但是对一些志向远大的修生来说,上研修生还是很划算的,两到三年的时间,就能从初阶制修晋阶为中阶制修,在官府入职的话,很少有这样的速度。

    更别说研修生入职,就要比本修生高。

    孔舒婕对李永生的情况相当了解,知道他在修为上不会有任何问题,时机成熟的话,随时可以晋阶制修,难点是在于,他接的试炼任务评分,够不够结业资格。

    她可以确定,李永生今年就可以结业,而这名修生是如此的杰出,可以说是博本院近十年甚至近二十年里,最优秀的本修生之一——把研修生算上,也没谁超得过他。

    这么优秀的苗子,博本院可不想被朝阳大修堂的研修院抢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博本院研修院的名声,还真不怎么响,博本也想借着李永生的名头,为自家打个活广告——对他们来说,李永生研修结业,是铁板钉钉的事,不可能存在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所以孔总谕和景钧洪匆匆赶来,就是要敲定此事。

    不过他俩真的没想到,李永生居然不稀罕保送的机会,甚至他都没有入职官府的意思——这样的人才,竟然做出如此的选择?

    所以孔舒婕当机立断,马上开出了更好的条件:挂职加保送研修生。

    对任何一个本修生而言,这都是极具诱惑的,不但资历有了,同时还能快速提高修为,待结业之后,可是比一般的研修生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眉头微微一皱,他实在是不想答应此事,“总教谕,我就是想放松下来,好好地游览一下中土国的大好河山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矛盾嘛,”孔舒婕摇摇头,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你去教化房待几天,等入院手续办妥,你就可以脱产了……修院这边,你来不来也无所谓,你基础功课过关之后,自己出去做任务就行了,任务你也可以自己定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条件,真的是太优惠了,脱产加不去修院,也就是她知道李永生的能力和喜好,才会针对性地做出安排。

    至于说任务由研修生自己定,那就更罕见了,研修院的教谕们,谁手上没有待完成的任务?博本院自打开始做收音机之后,经济也宽裕了起来,有钱了,自然就能发任务。

    修生自己定任务的话,甚至还可以跟院里申请任务经费,这就更逆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孔舒婕相信,李永生不会拿那些垃圾任务充数的,因为她非常清楚,他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被弄得颇为无语,想一想总教谕一直对自己不错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您这给的优惠和好处……也太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特事特办,目前我还没有遇到第二个,值得我给出这样条件的人,”孔舒婕微微一笑,然后冲店家一招手,“上两壶好酒。”

    景钧洪也趁机帮忙关说,“永生,总教谕对你,是真没得说了,当初你跳级,带你去朝阳插班,都是她一手安排的……还有哪个修生,有这种待遇?”

    李永生嘿然不语,心里想着如果真是教化房身份的话,倒也……不是不能考虑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要行使的,是观风使的职责了,这职责跟教化房的重合度,是最高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琢磨的时候,店家已经将酒拿了上来,孔舒婕抬手倒了一大瓯,一饮而尽,然后又倒了一瓯。

    景钧洪见状,吓了一大跳,忙不迭伸手拦住她,“总教谕,这才是午时,下午还有活计,不能这么喝,吃点菜先。”

    “喝多一点,我就更好跟他张嘴了,”孔舒婕伸手去端青色的酒瓯,“不要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永生!”景钧洪提高声音,很不满地看着李永生。

    张木子本来安心地看热闹呢,见他们一定要将李永生送进官府入职,也有点不高兴了,“郡教化房有什么意思?不如安排他去教化部好了……是吧永生?”

    李永生苦笑一声,心里也清楚,张木子是不愿意见自己入官府,于是点点头,“教化部……倒是可以考虑,我打算全国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,”孔舒婕一口干掉了一大瓯,一边又去拿酒壶,一边很干脆地回答,“且不说我有没有能力运作他到教化部,就算将人弄进去,我怕也是白白便宜了朝阳大修堂的研修院!”

    教化部在顺天府,朝阳大修堂也在京城,她可是知道,朝阳也在惦记李永生呢。

    张木子听到这话,也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孔舒婕就灌了三大瓯酒下肚,一口菜都没吃,几十息的时间,她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,眼神也开始变得迷离。

    李永生知道,到了司修的修为,一般的酒还是能运功逼出来的,很多人喝酒,就是为了追求那种微醺的感受。

    见到总教谕拉下脸皮这么玩,他也没了脾气,只能叹口气,“我考虑一下……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考虑了,”孔总谕一摆手,大着舌头发话,“你有什么要求,只管提,要是实在不愿意上研修生,那你给我立个承诺,以后想上研修生了,只能在博本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不妥吧?”景钧洪开始反对总教谕了,“待他回了京城,朝阳没准能开出更好的条件……就算现在,人家都有意帮永生办理转院了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他俩如此着急,原来是大修堂发来了协商函,希望在本院插班的李永生,能将学籍关系从博本院转到大修堂,那么结业之后,李永生就算是出身朝阳的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真正的人才不管走到哪里,都会遇到哄抢。

    “转院?”李永生的眉头先是一扬,然后沉吟一下,微微颔首,“那行,我在博本院上研修生。”

    他是考虑到,自己若没有定下此事,回了朝阳,估计还得受到类似的折磨,别说武修总教谕张岩,医修的王总谕,也是恨不得将他弄到医修那里。

    更别说还有中南医修院和中北医修院,也是对他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他若在博本院上了研修生,也能让这些人死了心——起码博本院会替他抵挡。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的公关能力,还是挺令他头疼的,他不是拒绝不了,实在是对方能动用的资源太多,他总不能对所有人都绷起脸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”孔舒婕大笑一声,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,“有什么要求?你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要求,”李永生想一想,试探着问一句,“基础科目,能不能集中测试一下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孔舒婕醉醺醺地点头,“只要你有信心能过,提前测试没问题,不过你要是过不了,到时候别怪我笑话你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我这人脸皮薄,最怕别人笑话了,所以不会给任何人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研修院的录取函,你签收一下吧,”孔舒婕从身边的小包里一摸,将两张纸拍在酒桌上,“一式两份……各执一份。”

    你不用这么着急吧?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她,“总教谕,我还没结业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有信心,”孔舒婕又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,自己的身子也是微微一晃,“这博本院里,你结不了业的话,谁还能结业,唵?你结不了业,那是真的没天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永生!”张木子见状,忍不住出声喊一句,她真的很郁闷,“你不多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的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然后又看一眼任永馨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明白,入了官场也能出来,比如说这任永馨的大伯任进,在规划司已经做到副司长了,说不干就果断不干了。

    又比如说来路上护送任家姐妹的黄九卿,那厮也是挂冠而去,后来在规划司谋了一个非领导的岗位,没准编制都没有解决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眼,让任永馨感到奇怪了,她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看我作甚?”

    李永生无奈地挠一挠头,“也是啊,我为啥看了你一眼呢?”

    对于他这种装疯卖傻,张木子直接就无视了……

    签了这个录取函,好处是很多的,孔舒婕安排了一下,派出了谷随风和院务室的一名武修,陪着李永生一起去顺天府。

    李永生有心拒绝,但是孔总谕表示,马上就到了招生季,朝阳广播电台对博本院也做出了宣传,谷随风二人此去,一是配合宣传,二来也是要跟朝阳对一下账目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广播电台,是三家合开的。

    不过有他俩相随,李永生就又方便了很多,起码不是他孤家寡人一个男修了,还有就是,两名教谕——尤其是武修总教谕谷随风弟子众多,在地方上吃得很开。

    他们的马匹基本上都无须使用,不管去了什么地方,当地都准备好了足够的马匹,供骑乘和拉车。

    所以在短短的八天之内,李永生就再次重返顺天府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五月初了,京城随处可见的嫩黄新绿,已经变成了墨绿,夏天真的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