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名非永馨(求月票)
    赵欣欣在这批扩招的弟子中,绝对是最引人注目的存在——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不过她进入化主院之后,表现得相当平易近人,再加上她出手大方,在弟子中口碑不错。

    李永生沉吟半天,才又发问,“她时常出宫吗?”

    其实他想问的是,她是不是跟自己遇到的那个道姑一样,也在外面那么招摇。

    虽然他相信,永馨不会是那样的人,但是没有觉醒宿慧的话,谁又说得准呢?

    起码原本应该叫赵永馨,现在成了赵欣欣。

    “当然经常出宫,化主院本来就是这样,”道童笑着回答,然后话锋一转,“不过,她也是有固定职司的,像每十天的换灵谷,就是她的活计。”

    那还好,李永生松了一口气,十天就得出来一趟,那么就算她出宫,也不会跑出五天的路程,毕竟来去还是要花时间的。

    在玄女宫的山门附近,她做不出什么太过分的事儿,否则的话,英王女儿的名声,应该已经被不少人知晓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在宫中比较有名,外面相对低调的小道姑。

    道童见他若有所思,冷不丁地发问,“你是不是对她有想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咳咳,”李永生干咳一声,“就是看她长得比较像我妹妹,随口一问。”

    “她可是心高气傲得很,”道童意味深长地看着他,“宫中尽管男修不多,但是仰慕她的不少,甚至据说还有真人。”

    道宫虽然都是灵修,跟官府不搭界,可是一个亲王的女儿,能带来太多的修炼资源,也就是玄女宫还好一点,要是搁在其他三大上宫,没准赵欣欣早就被预定了双修伴侣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之后,又出口发问,“那她……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    道童冲他微微一笑,“一两灵谷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气得一翻白眼,“得,我就是好奇……当我没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逗你呢,”道童哈哈大笑了起来,对他来说,能这么找乐子的时候,真的是不多,“化主如此看重她,她已经说了,晋阶司修之前,无意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哼一声,略带一点醋意,“连制修都不是,谈什么司修,还真是……志向高远。”

    道童却是没想到,对方是在试探自己,只是轻叹一声,“那是化主要求她扎好根基,要不然,以她的资质、悟性和资源……现在怕是已经制修了吧?”

    他虽然是道童,但也二十多岁了,不过修为上不去,只是制修,就算四十岁了,那也是要被称为道童——当然,若是四十岁都上不了司修,估计就是一辈子道童的命了。

    那就不着急了!李永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永馨若是没有觉醒宿慧,就算晋阶制修,等到晋阶司修,起码也得五六年,若是觉醒了宿慧,那当然就更不用担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他现在就可以回朝阳大修堂,安安生生地结业之后,过来找永馨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显然还要等其他人一起走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忍不住有点自得,要不说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呢?

    虽然过程曲折了一点,但终究是找到了她,而且什么也没耽误。

    看一看眼前细密的雨丝,他长出一口气:跟永馨一起赏雨的日子,应该不会太久了吧?

    一天之后,张木子着人送来消息,说还要在九峰里待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李永生出了五两黄金,请来人代为通知张木子:你们可以待在那里,我可是要回了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大早,张木子就带着依莲娜回来了,“你找到人了?”

    见他这副轻松的模样,她就猜到了分,毕竟此前的李永生,情绪是比较不稳定的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确定了,”李永生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张木子知道不该继续打听,对方估计也不会老实说,但她实在忍不住心里的好奇,“怎么你没进九峰,居然就能找到人?”

    李永生但笑不语,逼得急了,才说了一句,“很快你就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气得哼一声,却也没继续问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她传讯了烟霞观的冯真人,说我们的事儿已经办完了,想要回去。

    冯文艳此次前来,大半原因就是要做陪客的,顺便再办一点其他的小事。

    听说他们要离开,她也带着任永馨回来了,不过令人哭笑不得的是:任永馨也被化主院看上了,有人希望她去做个测试。

    玄女宫看上她的原因很简单:人够漂亮,而且感觉资质也不差。

    因为野祀的存在,玄女宫现在还真有点不择手段的意思。

    冯真人也很心动,极力劝说任永馨去试一试,她当然希望玄女宫里,再多出个自己人来。

    亏得是任永馨早得了承诺,将来能入万玄观,她也知道,一旦失信的话,在道宫里会坏了名声,所以婉转而坚决地拒绝了。

    见到张木子之后,冯真人还忍不住抱怨一句,“永馨这孩子,也太任性了,上宫招人的机会,多难得啊,她就一点不知道珍惜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却笑着回答,“北极宫早就答应她了,一旦晋阶制修,就可以入万玄观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冯真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她当然知道,万玄观虽然是十方丛林,但是跟北极宫的关系非常特殊。

    然而就算是这样,她还是忍不住嘀咕一声,“其实女修进玄女宫,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从广义上讲,这话是没错的,不过张木子还是有点不舒服,少不得轻笑一声,“我师尊三宫主,可也是证真了的呢。”

    冯文艳只能闭嘴了,她还没胆子在背后议论一位货真价实的真君……

    既然要回巴蜀了,大家也不耽误时间,从水月庵旁的客栈接上了永玢和两名侍女,众人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李永生心情大好之下,也愿意跟冯真人多交流一下,说起阵法来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几天之后,他们回到了通义镇,镇上已经得了益州府的通告,未来两到三天,会有一场大范围的降水,足以缓解旱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教化房也传来了消息,他们通知李永生:大修堂的任务,已经结束了,其他人在昨天已经离开益州府了,当时联系不上你,今天你总算回来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想跟着那些人回京,于是拿了镇里的考评,去教化房办手续。

    事实上,巴蜀郡从教化长令狐宴开始,整个教化系统都知道,朝阳大修堂来了一个了不得的修生,不但在通义镇建了一个冰洞,还让镇南公不得不认栽。

    至于说李永生给孩子们讲的《赵氏孤儿》,也被郡教化房指定为本郡的教化故事,忙完这阵之后,会全郡推广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去办手续,流程走得极快,半天之内全部办完不说,大家给的还都是“甲上”的评判。

    毕竟这只是一个本修生的试炼任务,制造冰洞、惩治镇南公和讲了一个好故事,这三者只要有一项,就足以当得起这样的评论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之后,李永生原本是想去看一下来自御马监的天使奥斯卡,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因为要有大面积降水了,所以奥公公去了马场——那里更需要他去坐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李永生也就懒得再待着了,一行人骑马的骑马,坐车的坐车,离开了益州府。

    他们离开半日之后,郡教化长令狐宴从下面视察回来,闻听人已经走了,愣了一愣,才懊恼地叹口气,“本来是想见他一面的……你们的流程也办得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用了五天的时间,李永生回到了博本院,将依莲娜放回去的同时,给出了“甲”的考评。

    这次他不打算多待,想着好好吃一顿,就可以直接赶路了。

    他选的还是上次那一家,放倒了不少胡畏班修生的店子。

    店家一看是他来了,掌柜高兴地过来招呼,还亲自下厨,做了一桌子好菜。

    要说这胡畏班,真的是欠揍,那天被狠狠收拾了一次,却没有胆子来店家这里报复,要知道以前遇到这种事,店家起码要关店子半个月,而且还要提心吊胆半年。

    要不说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,这话真是一点不假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大快朵颐的时候,店门一响,孔舒婕从外面走了进来,同行的还有景钧洪教谕。

    孔总谕很不见外地扯了一把椅子,直接坐下来,“你这家伙,回来了也不知道找我报个到,好歹我也是帮你开了任务书。”

    “忙着回去交任务呢,”李永生笑着拱一拱手,“总教谕海涵,主要是我今年想结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是来跟你商量此事,”孔舒婕笑着发话,“我是想问你一下,有兴趣上研修生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很干脆地摇摇头,“不想,终于熬出来了,我为什么要多上两年?”

    “保研,”孔舒婕直起身子来,认真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保研我也没兴趣,”李永生继续摇头,“抱歉了,总教谕,我就是想有一个制修的身份,然后周游全国……我都不想入职。”

    不想入职?孔总谕先是一愣,然后发问,“那你凭什么生活?”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有收音机入股博本院和朝阳大修堂,总不会少了钱花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不负责任了,”孔舒婕不满意摇摇头,“这样吧,你先在郡教化房挂个职,然后脱产来上研修生,可以吗?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