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相见难(求月票)
    一宿无话,第二天早上起来,天还是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半夜闯入的十几个人,五个司修九个制修,其中还有一个高阶司修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人,对张木子还是相对客气的,不过对向佐,就没什么好脸色了。

    向佐也知道自己不被人待见,连招呼都不打,就直接走人了,正是独来独往生人勿近的做派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人都有马匹,李永生三人的马匹,却是留在了朱雀城,张木子放出一张云榻,载了三人前行。

    这种可以飞行的道器,用的是灵石或者灵修自身的修为,以张木子的修为,长期催动云榻,也不是很轻松,不过既然跟玄女宫的人一道走,她不需要太防范意外,当然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人看到她能拿出这种好东西,也是相当好奇,对张木子的身份,又多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不过她们更大的反应是,“张道友,那小子何德何能,能劳道友带挈?”

    飞行道器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有的,玄女宫又是以女修为主,男修的地位相当低下,所以他们就直接发问了,根本不怕李永生听到。

    “北极宫跟他有些缘法,”张木子看一眼李永生,笑眯眯地回答,“他此番跟着来,也是求一些机缘。”

    年轻的修生脸黑黑的,她看得大为快意:我就喜欢看你这种心中不满,又不敢发作的样子。

    玄女宫的道姑听说是这般因果,也就不再计较,只是强调一下,“若是没有其他的身份,他是进不了外九峰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她们同行,也就是一天的时间,众人就抵达了外九峰。

    张木子带着依莲娜进去了,李永生则是独自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外九峰之外,也有三十几个院落,就像他们避雨的院落一般。

    李永生本想进去借住,不成想在院落门口,被一个男道童拦住了,这位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借宿的话,一天一两黄金,吃饭自己做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顿时愣住了,“一天一百块银元……这是什么行情?”

    “你若能进九峰,当然不用出这钱,”男道童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就是这样的行情,你可以不住,露宿的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简直是钻进钱眼了,李永生很生气,知道的人,清楚这里是玄女宫,不知道的恐怕会以为这里是子孙庙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生气,“一两黄金,能住一个偏房?”

    “想啥呢你?”男道童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一个偏房要住四个人的,你若想包圆……一天三两黄金即可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已经有了盘算,也就不跟他计较,手一翻拿出了十两黄金,“包一个偏房,多退少补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像那么回事,”男道童点点头,记录一下他的身份,然后惊讶地发问,“咦,你还是本修生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点点头,顺便又递过去一个金馃子,笑眯眯地问一句,“我真的是很好奇,为什么这里东西这么贵?”

    那道童又白他一眼,很自然地随手接过金馃子,“贵你也选择了住,算贵吗?”

    你这小子也太不会说话了吧?李永生真是被噎得够呛,不过,能早一点打听到永馨的消息的话,贵一点又何妨?反正他现在不差这点钱。

    于是,他又递过去一个金馃子,“我就是挺好奇,有没有江洋大盗跑到这里避难的?”

    你不是爱财吗?那我拿钱砸出个消息好了。

    “江洋大盗?”道童被这话逗乐了,然后随手推开那个金馃子,“大盗肯定不会有,他们太穷了,倒是有几个官府的人,躲在这里反正除了本宫中人,没人敢在这里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着嘛,”李永生再次将金馃子递过去,笑眯眯地发问,“可是我见向佐也进过这么一间房子,还跟别人动过手。”

    “嗤,”道童不屑地冷哼一声,看也不看那金馃子,“向佐算什么?他也只敢在那些不收钱的房子里耍横,来这儿耍个横试试?真不是笑话他……知道为什么收你一两黄金一天了吧?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就谈得很热闹了。

    合着这位道童不是故意冷傲,实在是他做了这个门童,被人缠得太多了,下意识地就想跟住客划清界限无非是进不了九峰的人,能有什么难惹的?

    当然,他也更讨厌讨价还价,穷鬼们住不起就别住,这钱又不是我要收的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交钱还算痛快,又是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再加上他出手也大方,道童就觉得,这人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收了一个金馃子之后,他也懒得再收了,对方有这份心就行这表示了一种尊重,他可不想心思全放在黄白之物上,那对他的修行不利。

    当然,这李姓修生若给的是灵石,再多他也会收。

    收了钱当然要办事,他就跟李永生聊一聊,为什么这里住宿这么贵。

    其实凭良心说,这里定价还真不算高,能跟玄女宫有来往的人,就不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,大多数人是图个方便。

    搭个草棚住着,不是不行,但是玄女宫的道友出来一看,呀,你就住这里丢不起人不是?

    更别说住在这里,是真的安全,除了玄女宫的人,没人敢在这里动手,那些个躲进来的官员,也能安心地生活,不怕官府的捕捉。

    等到大赦的时候,他们再视情况出去,基本上就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当然,常住的官员也有,有一名政务院的副院长,在这里整整躲了十八年,先皇去世之后没几天,也死了,去年大庆之年大赦,他的家人将尸骨迎了回去。

    若是官员犯的事,是道宫也不能容忍的罪,那躲在这里也没用。

    李永生觉得这道童挺有意思,少不得从储物袋里弄点吃食出来,请对方喝酒。

    道童还是挺守规矩的,直等到换班,才跑到他包的偏房里,跟他喝酒聊天。

    接连三天,李永生都在跟这家伙吹牛打屁,这里值守的一共四个道童,也就是这家伙比较好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知道了玄女宫的不少事,比如说他想打听的化主栗真人,就是这三十几座院落的主人严格来说,这些院落是化主院的私产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化主院最近在疯狂地扩张,因为野祀的缘故,玄女宫觉得,自家脱离红尘太久了,有必要多向黎庶宣传一下,这种事,当然是要化主负责的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转眼就过去,李永生又续了十两黄金的房费,心又有点不平静了:张木子和依莲娜进去这么久,怎么连个消息都传不回来?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,上午时分,天上又开始下雨,李永生原本是打算出去狩猎,弄点活物来吃,见状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他坐在院落的大门口,无聊地看着天上的雨丝:永馨……好像就喜欢这种细密小雨来的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心中没由来地一悸,于是侧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,在雨中缓缓地驶来,又在不远的院落处停下,车夫拿个铃铛,轻摇一下,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。

    然后,那个院子里就渐次走出几个人,拿了黄金出来,交给马车上的人,换走一小袋一小袋的物事黄金的体积,跟那小袋子的体积类似。

    这是换灵谷的,李永生听说了,外九峰之内不让人随便进,主要就是外九峰开始,有大片的灵田了,种出来的灵谷,能帮助灵修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这提升的效果,不是特别地大,但就算是这样,灵谷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上的。

    各个十方丛林,能跟四大宫换点灵谷,事实上十方丛林自家也种灵谷,品质不够好就是了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这灵谷偶尔会对外出售一部分对的就是住在这里的宾客。

    这不过这价钱,也是十分的令人咋舌,灵谷兑换同体积的黄金。

    黄金比重有多大,大家都清楚,而灵谷虽然比一般的稻谷重了一倍多,但是比重也不超过二,相当于是十两黄金换一两灵谷。

    别嫌贵,每次道宫出来换灵谷,每人不许超过五两,而道宫换灵谷的马车,十天出来一回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心思,完全不在换灵谷上,虽然灵谷对他会有很大的帮助,但是他的心思,完全放在了马车里面那里有他再熟悉不过的气息!

    他的身体,甚至都微微地颤抖了起来:十一年了,终于让我找到你了!

    虽然此刻,他手里没有什么感应玉佩,但是他非常确定,车里,就是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人儿。

    原来,你果然是在玄女宫里,怪不得四大真人大索天下,也没有找到你!

    马车在那个院落交换完毕,缓缓地驶来,来到了他所在的院子门口。

    车夫无视了坐在门槛上赏雨的他,又拿出铃铛,轻轻一摇。

    车帘轻启,两张面孔出现在李永生眼前,那是两个女性小道童,一个是制修修为,一个居然……还没有到制修!

    没有到制修修为的小道童,大约就是十七八岁,脸上略带一点婴儿肥,厚嘴唇,小眯眯眼好吧,那是卧蚕眼,乍一看也不算小,而且灵活得很。

    小道童扫他一眼,注意力转移到了院门上。

    你这一世的相貌好吧,也不是特别让人难以接受……

    (女主要出来了,求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