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六十章 野祀缘由
    对李永生来说,知道了道姑们的出处,是个值得兴奋的消息,不过很快地,张木子就给了他重重的一击:内六峰这种地方,你根本就不要想进去!

    玄女宫跟内六峰对应的,是外九峰,外人想进入那里,都得层层审核。]

    进内六峰,起码要有相当的身份加玄女宫高层的邀请。

    必须指出的是,李永生这性别,也是一大障碍,男修想进入玄女宫,比女修难百倍、

    李永生看一看张木子,又看一眼依莲娜,心里琢磨:要不让她俩去帮忙看看?

    “外九峰还可以,内六峰我没能力,”张木子直接断然拒绝,“玄女宫我有朋友,可以请我进外九峰,这还是因为我是北极宫中人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然后她又看一眼依莲娜,“带她进去,倒是不难,当我的侍女好了。”

    依莲娜沉吟一下,鼓起勇气回答,“但是我只能……最多再待半个月,我要回去交任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需要交任务的,”李永生耷拉着眼皮,有气无力地回答,“先别想这些。”

    那真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?向佐冷冷地看着他们三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,他不想知道太多,捕快干得久了,他深深地知道,有些东西,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,他也无意再招惹这个怪异的组合。

    于是他索性问自己的问题,“这个太乙残血再生术,你是从哪里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多难懂的东西,”李永生意兴索然地回答,“我劝你不要随便乱用,对身体的损伤极大,除非你有黄藕花。”

    “黄藕花?”向佐一时间兴趣大起,“这是什么花,可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池塘干涸的地方,有一种草,寄生在莲藕的根上,”李永生慢吞吞地回答,“吸收了莲藕的养分,然后成长开花,花是黄色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种花,”向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,我们那里叫清灵草,”张木子斜睥李永生一眼,“好像有毒吧?”

    “草有毒,花可是好东西,”李永生懒洋洋地回答,“生吃花,可以使经脉紧缩,佐以草叶的话,对经脉和肢体是大补,药效短暂而强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么一说?”张木子讶然地睁大了眼睛,“这东西我可见过不止一次,好像就是一味辅药……嗯,草叶是辅药,花很难见。”

    “能开花的就不多,”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也就是你在北方,干旱的时候比较多,容易见到这草,南方还真难找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?大不了抽空一个池子的水,留下莲藕在里面,呃……”向佐一开始还很不以为然,说到一半之后,似乎想到了什么,顿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张木子没好气地看他一眼,“你这智商,也能是四大捕手……我就问你,种子呢?”

    向佐的脸涨得通红,在这种常识问题上栽了,真的是很丢人啊。

    “黄藕花出花的时候不多,没花就难有种,”李永生耷拉着眼皮,继续慢吞吞地话,“尤其是池塘里一旦水来,藕根芽,这个草会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木子心里暗暗记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候,她不想再说此事明明是我的资源,何必让别人听了去?

    于是她将话题引开,“这个野祀,到底是怎么回事?玄女宫在找,你们也在找。”

    “是搜罗香火愿力的庙,也是奉九天玄女的,”向佐咂巴一下嘴巴,不情不愿地回答。

    这尼玛哪里是野祀?根本是要断玄女宫的根儿,张木子瞬间就明白了,“真是好大的胆子,玄女宫推算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里知道?”这次,轮到向佐没兴趣说话了,“上面也许是觉得,没准玄女宫有意纵容,所以派我来抓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纵容?没事儿吧你?”张木子冷哼一声,很不客气地话,“道宫不是真神教那种邪教,不需要香火愿力,我们都是灵修,不修愿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谁说得准呢?”向佐不屑地扯动一下嘴角,“很多修香火愿力的,是道宫的叛徒吧?”

    张木子勃然大怒,“你运修里修香火愿力的更多吧?”

    向佐无所谓地一扬眉毛,“所以争执这个,很没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抬眼看一看屋外,天已经黑了下来,雨开始变小,不过不是那种强对流雨,应该是会再下几个时辰的。

    左右是无事,于是他就又问一句,“玄女宫怎么会被人抢了九天玄女的愿力?”

    道宫不积愿力,积的是功德,其中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功德不能直接转化为修为,修香火愿力的则不然,愿力能直接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上讲,其实修愿力和修气运,相似性更大一点。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么说,都是尊九天玄女的,香火愿力多了,功德就被引走了,玄女宫身为四大上宫,不该容忍这野祀做大才对。

    “这两年海上风浪多,挂了玄女娘娘旗出海的,大多太平,”向佐叹口气,很无奈地回答,“所以信徒暴增……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原本就是朱雀化身,又位于南方,属性是南方丙丁火,虽然是火克金,但是火足够大的时候,也能克水。

    因为挂玄女娘娘的旗有效,所以出海的渔家就都挂,然后在很短的时间里,九天玄女的信徒大增。

    又因为玄女宫高高在上,不怎么接受来自红尘的信仰,于是很多人家就在家里祭拜九天玄女,香火逐渐多了之后,玄女宫才现,功德不增反减,细细一查,现有人窃取香火愿力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能忍啊,被人假冒了不说,还赔出去了自家的功德。

    尤其令玄女宫气愤的是,这些野祀不但窃取香火愿力,还找了一些俊俏的女娃儿,肉身布施只要你信九天玄女,我就跟你啪啪啪。

    玄女宫一怒,野祀自然绝迹,但是黎庶愿意祭祀的话,偷偷在家里藏个神像,谁管得着?

    官府也是现了这个问题,才派出人来,捉拿野祀愿力窃取的,不仅仅是道宫的功德,被盗更多的,是官府的气运!

    向佐不会如实地全说出来,不过他稍微一点,李永生和张木子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张木子不太明白,事情怎么就展到这种程度了,但是严格来说,这还真不算什么大事道宫遇到的奇葩事,比这多的有得是。

    比如说当年卫国战争,直接有人以北极宫扩充下院的名义,给十方丛林下了真武大帝的神像,事实证明,那是伊万国某人的雕像。

    伊万国那次,就窃走不少香火去,消息传出之后,北极宫成了其他三大宫嘲笑的对象。

    但是当时,中土国正跟新月国死掐,北极宫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,心里暗暗地记了账。

    后来北方冲突再起,大家都知道,李清明迂回伊万国,生擒该国的王弟,殊不知北极宫几乎是拿出一半的战力来,将对方的顶端战力横扫一空。

    那一仗,伊万国也相当重视,派出了大量的高手,但是他们小看了北极宫雪耻的愿望,活生生将王弟陷落了。

    反正北极宫遇到的事很令人气愤,也是近年少有的,但是要说有多严重,还真是未必。

    天色渐黑,正屋里的火光,就是唯一的光源了,两侧原本还有四间屋子,但是张木子拿出了两张木床,跟依莲娜在正屋里歇息。

    李永生一拍布囊,也摸出个铺盖卷儿来,打扫一下地面,也睡在了正屋。

    火堆里的干柴,不但会冒出一些烟来,偶尔还会出哔哔啵啵的响声。

    火光不住地跳跃着,向佐的面孔,在火光的映射下,时明时暗。

    最终,他走到了正屋的角落,合身躺在地上,却也没进那四间侧屋。

    躺下之后不久,他听到一声问话,出声的是那个年轻的本修生,“你不觉得地上凉?”

    “习惯就好了,”向佐翻个身,未几,有轻微的鼾声响起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鼾声,也没持续了多久,一个时辰之后,就在雨声渐小的时候,外面又传来一阵喧闹声。

    不多时,十几个人走了进来,其中有三名男修,其他的都是女修在玄女山,这种性别比例实在太常见了,更别说来人一律都是穿着道袍。

    见到正屋里昏暗的火堆,来的十几个人也没感觉奇怪,其中一名高阶司修的女修一拱手,用清亮的声音话,“凤鸣九天,下必有渊……如不是玄女宫的,还请暂避偏房。”

    我们是这里的主人,你们借宿可以,但是不能占了正屋啊。

    张木子在木床上翻个身,懒洋洋地回答,“罡风北来,烈烈无极……我报了字号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北极宫的姐妹,”来人一摆手,“好了,咱们去偏房,天色已晚,明天看一下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给你身份,”张木子坐了起来,打个哈欠,手里的敕牌晃一下,懒洋洋地话,“谁来检查一下?”

    别说,还真有人上来检查,一个小道姑走上前来,接过敕牌细细看一看,然后递给了话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扫一眼,将敕牌扔给张木子,爽朗一笑,“好了,你们歇息吧……既然是昨天水月庵挂单,明天肯定是去玄女山了,一起走吧?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”张木子慵懒地回答,顺便又打个哈欠,“我还要去看两个姐妹。”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