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难缠向佐
    向佐身为四大捕手之一,见过太多的奸猾之徒了。

    以他多年捕快的经历,他看得出来,对面的男修真的是有恃无恐,不是伪装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时,还真没有动手的勇气四大捕手名震中土,他是真不怕道宫中人,对面的道姑,不过是个高阶司修,他有信心在三招之内拿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后果,他也不需要考虑,这种事他也不是做第一次了,无非是各为其主,他闯出祸来,自有人帮他撑腰。

    李清明就不怎么在意道宫,同理,他也没必要在意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清楚,在这里动手的话,只要没有第一时间拿下对方,人家绝对可以发出道宫的警讯,那后果就不是他承担得起的了,想跑都难这里是玄女山,不是顺天府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冷冷一哼,“真不给我羊腿?”

    张木子放下了手里的小酒壶,冷冷地看着他,“我有点好奇,你要是死在这里,你说,刑捕部能不能查到杀人凶手呢?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不是威胁,向佐死在玄女宫的核心地盘的话,朝廷就算再愤怒,也不能把天机殿派过来查真相玄女宫绝对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想一想就知道,四大真人未得允许,都不敢贸然进入这里。

    向佐冷冷地看她一眼,“你觉得杀得了我?”

    “永生,”张木子看李永生一眼,“要不……咱们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好吧,算我错了,”向佐很干脆地举起左臂,示意自己认输,“不过就是想吃半条羊腿,你们至于这样吗?”

    李永生冷冷地看他一眼,满不在乎地发话,“你这属于抢劫未遂,看在你昨天帮我们说一次话,饶你这次,要是想继续找死,我们也奉陪。”

    对方可能是化修,但是那又怎么样?现在是山中大雨,周围寂静无人,只要他使出极端手段,再加上张木子的配合,这厮能逃得脱性命,那就算祖上积德了。

    向佐嘿嘿一笑,不以为然地发话,“这不是……又冻又饿,有些火气大吗?”

    四大捕手从来都不是只知血气之勇,他们斗过的狡猾罪犯多了,智商比一般人要高得多脑瓜不够用的捕手,混不到这个地步就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和张木子都不理他这厮身上的江湖气太重了,欺软怕硬,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沉寂一阵之后,依莲娜出声了,“你身为国族四大捕手,往常行事也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向佐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我饿了,又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依莲娜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四大捕手的正义印象,在她脑海里轰然崩塌。

    好半天之后,她才又发话,“你不觉得,随便抢劫人是不对的吗?还有,你刚才进院子,也没有打招呼,进屋更没有说话,很不礼貌吧?”

    “礼貌算什么?礼貌能抓住罪犯吗?”向佐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们捕手眼里,不择手段完成任务,是第一位的,其他都要靠后……你要知道,罪犯不跟你讲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依莲娜等了一等,见别人都不说话,她才又出声发问,“可是,你对普通人不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猜错的话,你是胡畏族的吧?”向佐笑了起来,“倒是真不好意思,让你看到了捕手丑陋的一面,不过罪犯遇得多了,你就知道了……很多时候,彬彬有礼是没用的,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就见不得这话,闻言他冷笑一声,“你再找碴的话,我保证你也死得不会慢。”

    不过是个捕手,目中无人也就算了,还真敢整出一套歪理来?

    向佐斜睥他一眼,挑衅地问一句,“那试一试?”

    李永生坐在那里,身体纹丝不动,嘴上泛起一丝冷笑,“你若是死了,真的没人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向佐的眉头一扬,不过迟疑一下,他最终还是没有发作,“好了,这羊腿我出钱买,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真没打算出钱,”依莲娜很无语地看着他,一副信仰崩溃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木子却是端起酒壶来,悠悠地发话,“一条羊腿,两个灵石,半条的话,给一个灵石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不吃了行不行?”向佐也不敢再折腾了,一条羊腿两个灵石?一万条羊腿也卖不了一个灵石好不好?

    “不行,”李永生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“吃不吃是你的事,你必须买下来。”

    向佐气得蹭地就站了起来,“你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在欺负你啊,你才发现?”李永生微微仰头,一脸不解地看着他,“你刚才欺负我们的时候,就是这个样子,我学一学,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是故意为难人了,”向佐也火了,手按上了腰间的刀柄,“你有羊腿,我分一半;我没灵石,你非要逼我?”

    “想拼命了?”李永生笑了起来,“还算有点骨气,逻辑也不错,饶你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你可以不饶!向佐很想这么说一句,但是想来想去,觉得还是坐下比较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,李永生三人坐在那里吃喝,向佐从皮囊里摸出一块干饼,又拿出个小瓶子,将黑色的酱涂到上面,一口口地啃着。

    酱的气味很古怪,像是芥末又像是臭豆腐,那干饼也坚韧异常,他经常时不时甩一下腮帮子,靠撕扯的力量,才咬下一块干饼来。

    依莲娜看他的样子可怜,递了一碗水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不错,”向佐冲她点头笑一笑,“虽然我很不喜欢胡畏族,不过,他俩要是欺负你,你去找我,我帮你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醒一醒吧,”张木子不屑地一哼,“永生要是真想收拾你,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你全家都得人头落地……来,有种你说个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向佐斜睥李永生一眼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真是抱歉,我至今未婚,全家就我一个人,你打算吓唬谁?”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张木子真想斩下这厮的人头,但是她心里很清楚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实在有点看不惯对方的嚣张,于是冷笑一声,“四大捕手,不是还有三个吗?你想替他们招灾吗?”

    向佐顿时默然,好半天之后叹口气,“好吧,算我认栽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”张木子冷冷一笑,“你要是再敢嘴硬,就等着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认栽了,”向佐低声嘀咕一句,大口撕扯着干饼,时不时地端起碗来喝一口水。

    总之,这货是个混球,做事也非常不讲究,习惯了以势压人,没人的角落里,他也敢下狠手阴人,属于那种只问结果不问手段的。

    但是一旦认栽,他也认得十分彻底,甚至连剩下的羊腿骨,他也抱着猛啃一气,丝毫不考虑面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木子早就端了一壶茶,坐到屋里唯一的一张桌子边,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不跟他计较太多,而是拿了一壶酒坐过去,“老向,天气不好……喝点酒?”

    殊不知,向佐对他的警惕心,比对上穿了道袍的张木子还高,他狠狠地咬一口羊骨头,含糊地发话,“喝酒可以……没菜啊。”

    “菜还不好说?”李永生微微一笑,手往腰里一抹,就多了一件物事,“羊眼球……腌好的,生着吃最好了。”注:是羊眼球,不是羊眼圈。

    向佐将手里最后一点干饼塞进嘴里,嚼一嚼一伸脖子,咽下去之后,又喝了一口水,再次伸一下脖子,心满意足地打个嗝,然后才发话,“这是……有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事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你这走南闯北的,帮认个人成不?”

    “认人?那没问题,”向佐一直都很提防这年轻人,但是认人真的不是什么事,也不会犯什么大错,所以他一伸手,“酒壶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拿过酒壶来,他咕咚咕咚猛猛地灌两口,打个哈欠,“羊眼球……烤一烤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烤一烤,”李永生拿出羊眼球架在火上,心里却是忍不住吐槽:烤羊眼球,那是会爆的你知道不知道羊眼球怎么吃啊?

    “我知道羊眼球怎么吃,”向佐冷不丁地发话了,都是明白人,不说糊涂话,“腌过的,不容易爆,好了……你直接说,想打听谁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一个人……”李永生将白天看到的真人的模样,详细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向佐大口地嚼着羊眼球,面无表情地听着,也不插话,默默地听完之后,才出声问一句,“这是玄女宫的真人,对吧?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,出现了一些变化,看上去有点怪异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”李永生点点头,他也不能百分百地确定那女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是谁,”向佐淡淡地发话,脸上的表情,却越发地怪异了起来,“我也可以告诉你,不过,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看,”李永生斜睥他一眼,心中怒气又起,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,”向佐冷笑一声,眼中精芒一闪,“我一直很奇怪,你们凭什么小看我?打败我……我就告诉你们那是谁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