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惊鸿一瞥
    有感应?李永生闻言,蹭地就蹿了过去,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依莲娜指一个方向,在斜前方不远,有一道长长的山岭。

    李永生想也不想,直接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张木子见状,抬手放出一道白光,裹了依莲娜向前疾行。

    李永生翻过山之后,远远地看到了几个道姑,正在山林里游玩,不过具体的,他也看不太清楚,对方距离他,足有三四里地。

    握草,这胡畏族的人,就是不能相信,这么远的距离,你能感受到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木子已经裹着依莲娜,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沉声发话,“对哪个人有感应?”

    “咦?”依莲娜的眉头一皱,细细感受一下,“怎么……又没了?”

    你是在玩我吗?李永生的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目光冷冷地扫来,竟然是一名远在三四里地之外的道姑。

    此人冷冷地扫他们一眼,然后大袖一卷,将其他六七名道姑裹了,飘然离去、

    张木子也感受到了这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“此人修为不凡,起码……是中阶真人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完全顾不得考虑此人的修为,他在意的是,那些道姑里,有没有永馨在里面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可以肯定,那名中阶化修绝对不是永馨。

    说不得,他又侧头看依莲娜一眼,“你感应到的人,确实在这些人里?”

    “不信我,你又何必迫我前来?”依莲娜没好气地反问一句,想一想之后,她才委委屈屈地回答,“那气息感应的难度,你也知道,方才正待好好琢磨,又没了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跟她计较,而是侧头看向张木子,“张上人,能否打探到这位真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真要打听一下了,”张木子皱着眉头,正色回答,“不过……此事忌讳颇多,先问一下冯真人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里,依莲娜还在孜孜不倦地感受气息,李永生却是明显地有点心不在焉了。

    到得傍晚,天色急剧地阴暗了下来,一场大雨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玄女山附近,基本上是没有村落的,李永生四下看一看,抬手指一个方向,“那里……好像有房屋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瞪大眼睛看一下,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你这家伙,眼力比我还好。”

    树林的掩映中,确实有房屋挑檐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阵狂奔,大雨在即,根本顾不得选山路了,就是笔直地一条线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冲到近前,才发现是五间高大的砖瓦房,房屋外面还有篱笆,隔出来一个小小的院子。

    此刻,豆大的雨点已经噼里啪啦地打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还待往前跑,却被张木子一把拉住,“且慢,这儿是有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取出一把雨伞,撑起来之后,交给了依莲娜,“拿着!”

    依莲娜当然不可能拒绝,对一般人来说,能给道宫的上人打伞,也是一份难得的荣耀。

    雨伞很大,直径怕不有五尺,张木子一袭道袍,站在前方,李永生和依莲娜则是规规矩矩地站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然而,雨伞虽然大,山间的罡风也大,大滴的雨珠被吹得乱舞,还是打湿了后面二者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张木子整一整衣冠,抬手一拱,高声发话,“北极宫同道山间遇雨,冒昧来打扰,若是玄女宫别院,还请海涵。”

    区区五间瓦房,实在当不起别院,不过她知道,玄女山附近,全是玄女宫的人,这里十有就是玄女宫弟子歇脚休憩之处,所以说一声别院,也是尊称。

    李永生先是有点愕然,马上就明白了,也是,进入别人的地盘,先打一声招呼才好。

    张木子出声之后,久久没有人回应,于是又说一句,“那就原谅我们擅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她才迈步走进院子,李永生和依莲娜在她身后随行。

    五间瓦房里,只有一间正房,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平米,两边厢房都是一大一小,大的有五十平米左右,小的也有三十平米。

    三人直接进了正房,里面空空荡荡的,只有一张桌子,四五把椅子。

    李永生又到两边厢房看一圈,很快地回来了,“有些柴火米面和清水,看来果然是歇脚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柴火,其他的都不要碰,”张木子摇摇头,“明天走之前,砍些柴火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规矩,此处是供人歇脚之处,为大家提供方便,但是歇脚的人不能享受了就走,要不然久而久之,这里就没有米面清水和柴火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监督,但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吃食这些,张木子和李永生都带得有,清水的话,山间也不愁找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是夏初,此地还是南方,温度不低,但是这样的一场豪雨下来,空气原本就很潮湿,山间的温度又极低,如此阴冷,拿些柴火来取暖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走之前,砍些柴火回来弥补,是很正常的,要知道,这里的树木虽然茂密,可是水汽非常大,提前砍下来,晾晒上十天半个月的,才可能使用。

    用些柴火,就补充些柴火,这是该有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抱了些柴火过来,直接在正屋里点着了,反正屋子极大,生堆火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张木子拿出了一只羊腿,架在那里烤,李永生弄出一壶清水来,架在火上烧,还找出了七八张薄饼,十几个包子,一并放在架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享受,”张木子微微一笑,又摸出了一壶酒来,然后斜睥依莲娜一眼,“你就只管吃吧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和李永生都有储物袋,倒没指望这个胡畏族的美女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依莲娜有点不高兴,犹豫一下,她摸出一个小布囊来,“我……我有孜然。”

    羊腿才刚刚烤热,外面有马蹄声响起,一直到正屋的门口,才停了下来,然后就有一人大踏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还以为来的是玄女宫的人,侧头一看才发现,来的竟然是熟人。

    此人头戴斗笠,身着蓑衣,右边的的袖子空荡荡的,正是四大捕手之一的向佐。

    向佐见到是他们三人,也是微微一怔,然后才摘掉斗笠,解下蓑衣,自顾自来到了火堆旁烤火。

    张木子见他无礼,也懒得理会,只是拿着小酒轻啜。

    向佐的修为不错,身上虽然被雨打湿了一部分,但是很显然,他运气护身了,衣服湿得并不是很厉害。

    烤了一阵火之后,他蓦地出声,“给我割半条羊腿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斜睥他一眼,根本不予理睬,李永生更是连头都没侧一下,就当没听见了。

    依莲娜倒是紧张地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向佐的眉头一皱,一股气势就罩向了李永生——那两位是女修,他还不屑动手,所以只针对这个年轻的修生。

    李永生这才侧过头来,淡淡地发话,“羊腿不是我的,我也不是你的仆人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向佐纳闷了,对方只是一个不入制修的小蝼蚁,自己这气势,足以令高阶制修肝胆欲裂,这小家伙,竟然能若无其事地扛下来?

    不过他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,说不得又加强点气势,“我让你动手,你就动手,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?”

    这次的气势中,不但加强了压力,还加入了些许的杀气,他手上的人命,可不止三五十条,杀气浓密得有若实质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,那修生似乎没有感受到一般,只是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来,“凭啥?”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不简单!向佐对此人的评价,顿时就提升了很多,能扛住他现在压力的——起码也得是司修了。

    初阶司修心性差一点,都未必能这么坦然地扛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是独行惯了的,各种凶险场面,不知道见过多少,就算知道自己走眼了,也没在意,继续大喇喇地发话,“就凭我修为比你高!”

    “白痴!”李永生白他一眼,很不屑地一笑,“那我若是修为比你高,是不是能勒令你把金銮殿的皇位帮我抢过来?”

    向佐的身上,气势猛地又一增,显然是到了暴走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羊腿是我的,”就在这时,张木子懒洋洋地发话了,目光迷离,并不看这个不速之客,“你是打算抢我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北极宫可是唬不住我,”向佐放声大笑,相对那个莫测高深的年轻男修,他更愿意跟这高阶司修的道姑打交道,“信不信我能把你们三个都留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木子终于侧过头来,看着他很认真地发话,“你是在对北极宫宣战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那么狂妄,”向佐很干脆地摇摇头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只不过,我可以保证,在冯文艳赶来之前,抹杀你们三个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在客栈的时候,也认出了烟霞观的冯真人,可见这四大捕手,真的名不虚传,起码眼皮子是够驳杂。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“你这话,我还真不是很相信,冯真人离我们很远,要不,你试一试?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,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然而,他越是这样,向佐却越是警惕——此人眼中,没有半分的恐惧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