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转折(求月票)
    李永生跟镇南公的交流,还是很开诚布公的。

    镇南公表示,我知道自己错了,那都是我一心修炼,没在意家里出了些不肖子孙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上位者,找背锅的人,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表示,我家把堵住的溪水放开了,还有家里的湖泊,愿意开放给灾民。

    李永生真不清楚,一夜之间,怎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。

    于是他表示说,行,我知道了,有误会,你说清楚就完了。

    身为观风使,注重黎庶的生存才是重点,你放开了湖泊,冰洞的事儿,就到此为止吧。

    然而,镇南公紧跟着就提出了要求——听说李小友对我有些误解,还往京城上书了,这个……你看,我也解释清楚了,能不能撤回来?

    这个要求,李永生不可能答应,他很明确地表示,你放开了湖泊的事,我会汇报上去,但是以往你做的那些事,我也不会隐瞒,一码归一码。

    做对了要奖,做错了要罚!

    镇南公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,他又拿出千金赠予对方,谁想李永生跟奥斯卡不一样,他分文不取,还说你的黄金上沾满了黎庶的鲜血,我虽然缺钱,也不会收下。

    这话真的是很难听啊。

    不过对镇南公而言,这个结果虽然不好,却也勉强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——来之前他就算好了,这是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至于说对方话说得难听,那又怎样?再难听也不过几句话,又伤不了他一根毫毛……

    自打镇南公来过之后,李永生接下来的遭遇,就变得极为顺利了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通义镇迎来了一场小雨,真的是很小的雨,降水量甚至不到一个毫米,连地皮都没有打湿,就蒸发得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终究是去年夏末到现在的第一场雨。

    第一场雨来了,第二场还会远吗?

    烟霞观的真人很快推算出了结果,半月之内,应该还有雨降落。

    官府也发出了通告,说干旱即将结束,大家要相互扶持,度过这最难的时刻。

    大灾其实并不可怕,黎庶们怕的是见不到希望,既然官府和道宫做出了同样的判断,那么,接下来的日子,虽然会更难熬,但是大家有信心扛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永生找到了镇长,说既然稳定下来了,我想往闽粤一行,去看两个亲戚——若是有人问起我来,你帮我遮掩一二。

    镇长早就给他打完考评了,又感激他为镇子里做的一切,于是很干脆地点头,你去吧,谁要是问起来,我就说派你去闽粤公干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很快就付诸行动,他找到张木子,我要去玄女宫了,你是继续做功德,还是一起走?

    当然一起走了,张木子毫不犹豫地表态。

    她这个功德,其实做的都是顺水人情,冰洞是李永生发现的,勘测是李永生和李完成的,施工和阵法材料,大多出于烟霞观,就连布阵,也是李永生一手为之。

    她就是起了一个牵头的作用,利用北极宫的名头,完成了此事。

    眼下既然走上了正轨,她再在这里流连,也没有多少意思,倒不如跟李永生走一趟——事实上,尽快完成寻人事宜,敲定因果,北极宫才能尽快地得知瘸真君的下落。

    于是她找到烟霞观都讲冯真人,说我和李永生等人要暂时离开一阵,这个冰洞,你烟霞观看护起来好了,待我回来那一天,就正式移交给你们。

    烟霞观知道,张木子只是想做一场功德,但是当她真的表示有移交的意思的时候,冯都讲还是有点小激动——这冰洞本来就是个奇景,又涉及到了烟霞观的基业。

    冯真人想一想,迟疑着发问,“你们再回来的时候,还能待几天?”

    张木子想一想,觉得此次去了玄女宫,也未必能找到人,肯定会用去很多时间,所以她就回答得保守一点,“再回来,就是短暂停留,一两天吧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搞清楚阵法呢,冯真人沉吟一下,缓缓发问,“你们此番出去,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冯真人愿意帮忙的话,那再好不过了,”张木子笑着回答,“不过……你走得开吗?”

    “我正好在阵法上,还有点不明白的,”冯真人笑着回答,“肯定得跟李道友问清楚,要不然烟霞观接手了冰洞,再遇到麻烦,我还得往北方跑。”

    “往北方跑也不错啊,”张木子继续笑着,“您都是真人了,多在红尘中历练一下,是好事……去北方您找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去北方我就找你,”冯都讲笑着点点头,先敲定这个关系,然后就顺水推舟,“那你们在南方办事,我也要尽到东道的责任,顺便问问李道友阵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笑着点点头,“那我不答应就不行了,你放心,李永生那里我去说。”

    她对李永生要做什么,是心知肚明,当然不会拒绝真人跟随。

    李永生却是没有想到,他还没有出声,张木子就把冯真人忽悠上船了。

    有冯真人相随,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,十方丛林的都讲,在地方上的能力,还是很大的,她联系了几辆长程马车,很快就带着他们出了巴蜀。

    来到黔州郡,郡守居然派出了车队,一路护送他们进了南桂郡。

    穿行南桂有些费事,不过冯真人直接使出了化修的手段,裹着大家前行,也就一天多时间,就来到了南桂、三湘和百粤郡的交界处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玄女宫的直辖地区了,从巴蜀益州府来这里,路程也有两千多里,但是一行人走了不过三天多。

    进入这片之后,冯真人也认真了起来,“此处已入玄女宫核心地带,我倒是无所谓,张道友你要不要去挂个单?”

    四大真人没打招呼的话,不好进这一块,但是司修不要紧,当然,能挂个单做个记录,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张木子无奈地看李永生一眼——你拿主意吧。

    冯真人看到这一幕,心里却是生出了一些好奇,北极宫行事,还要看一个本修生的眼色?

    李永生想一想,最终还是笑着点点头,“那就挂个单好了,倒也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南桂、三湘和百粤三郡交界之地,有一座朱雀城,编制上归百粤管,但是事实上,是坐落在三湘郡境内,算是一块飞地。

    事实上,官府在这里的存在感并不强,城中反倒是常见身着道袍之人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道士,都跟玄女宫有关联,当然,也有不少道人,来此处是碰机缘的。

    张木子在城郊的水月庵挂了单,这是一家比较小的十方丛林,跟玄女宫的关系比较紧密,事实上,玄女宫很多人出来,就在这里落脚,跟办事处的性质有点类似。

    水月庵的人见到北极宫的人挂单,也没有多奇怪,四处云游的道者海了去啦,因为是一南一北,北极宫的人来得少一点,却也经常能见到。

    挂了单之后,冯真人带着他们在朱雀城里走了一圈,道士们能大摇大摆逛城市的时候,实在不多,这里却是可以随便逛,也没人围观。

    张木子发出了由衷的感慨,“这朱雀城还真是不小,我们北极宫旁边,只有一个小镇,跟这里还是不能比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安平镇,根本就没官府的存在,”冯真人笑着回答,她早些年是去过北极宫的,“这儿可是有官府的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那儿冬天太冷了,”张木子随口回答,“这里可是真够热闹,听说玄女宫也负责城市治安?”

    “看是遇到什么人了,”冯真人轻声回答,“若是不涉及道宫灵修,玄女宫一般不干预地方治安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四下看一看,“感觉没多少道宫中人,还是普通人多……制修也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城市里,还真没几个普通人,”冯真人笑着摇摇头,“那些看起来不是道士的,很多人都是子孙庙来此处碰机缘的。”

    子孙庙是师徒相授,不像十方丛林,到了什么样的级别,才能享受什么样的待遇,所以十方丛林有名的出头难,而子孙庙却以资源紧张著称。

    得不到资源的话,他们也就只能四处寻求机缘了,朱雀城就是个不错的地方。

    任永馨听到这个答案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那官府治理起来,岂不是很难?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难,”冯真人笑着摇摇头,她对任永馨的印象很好,所以就多解释,“不穿道袍的,那就是没资格穿,官府处置起来不会手软……这里不得志的人多了,很少有人帮他们出头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蓦地出声,“胡乱出头的话,玄女宫应该还会给官府撑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任永馨愕然地张开了小嘴,侧头看向冯文艳,想看她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张道友说得没错,”冯真人点点头,看到她一副惊奇的样子,少不得又是微微一笑,“很奇怪是不是?道宫可不光是强大和神秘,里面残酷的竞争,也不是你能想像的。”

    任永馨默然,一直以来,她都觉得道宫非常高高在上,但是同时,她也很自信,自己早晚能入了道宫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已经不出意料地半只脚踏入了十方丛林,有点小小的志得意满,也是正常了,只不过在这些道宫前辈面前,她还保持着足够的恭敬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,师徒相授的子孙庙一系,竟然可能不得志到如此程度,心中也忍不住猛地一惊,没有想到,灵修之路居然如此难走。

    想必在十方丛林这边,也会面临类似的挑战吧?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