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四十五章 四方轰动
    麒真人一边走,一边好奇地上下左右看着,直到三人面前,才笑着冲张木子一拱手,“多谢上宫道友,做下好大一场功德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“麒真人过奖了,”张木子客客气气还礼,对方可是十方丛林的老大,她还没资格跟对方摆谱,起码人家以礼相待,她绝对不能失礼。

    还礼之后,她正色回答,“此事我不敢贪功,只是从中撮合而已,主要还是仰仗了烟霞观和三茅庙的李道友,还有朝阳大修堂的李同参李小友,他才是这场功德的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麒真人虽然是监院,但是他对烟霞观的事情,管得并不多,小事上基本放手,平日里没事,他喜好的是炼丹,胖子麒的丹药,在上宫真人的眼里,都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烟霞观派出大量人手来开山,还用了相当多的开山、化泥符箓,短短时间开凿出长六里多长的山洞,这种大事,必须得他拍板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李永生也有所了解,并不奇怪这本修生为何被称作同参。

    他侧头看一眼李永生,非常郑重地作个揖,正色发话,“多谢李道友,救黎庶于水火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真人谬赞了,”李永生恭恭敬敬地还礼,“小子不过胡思乱想一番,倒是烟霞观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,陪小子胡闹,才是真正的心系黎庶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该有的礼节,话也都是客套话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,”麒真人见他没有少年得志的狂妄,行止中规中矩,忍不住夸赞一声,“怪不得上宫如此看重于你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微微一笑,也不答话他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玉峰发话了,“麒真人,此事我三茅庙也有份出力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令你白忙,”麒真人身后,一名女性真人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冯真人能体谅便好,”李玉峰呲牙一笑,“能否容我三茅庙在这里建个分观?”

    “想啥呢你?”一名上人冷哼一声,脸色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此人从露面的时候,就是一脸的阴沉,后来李永生才得知,这人便是陈经主。

    陈经主看李玉峰不顺眼,那简直是必然的,无非是堪舆罢了,虽然他不会共振之类的符箓,但是认真起来,谁又能比谁差多少?

    虽然都管梓默真人说,李玉峰是张木子托他找来的,一开始他也不知道,北极宫人想做什么,但是陈经主也得相信不是?

    “子孙庙的分观,确实不可能,”梓默真人点点头,“此地惠及众生,正合常住之意,还是另起十方常住为佳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的意思是,这里这么大的动静,足够再建一个十方丛林了不是下十方,而是真正的十方丛林。

    这话还真不算特别不靠谱,为什么这么说呢?这个平台搭建起来了,发现者、设计者李永生和组织者张木子,在不久之后会离开,如果建造者烟霞观无异议的话,来一拨道友接手,又能获得四大上宫的认可的话,就是新的一家十方丛林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可能也只是理论上存在,首先,做为一家十方丛林,这个地方小了点,而且除了一个人造的冰洞,没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次是,想成为被四大宫认可的十方丛林,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第三就是,这个冰洞对当地黎庶,有相当大的帮助,十方丛林一旦据为己有,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所以梓默真人这话,只是堵李玉峰的嘴这地方都有可能成为新的十方丛林,你子孙庙就别瞎惦记了。

    正经是烟霞观可以在附近设个下十方,一边管理冰洞,一边有效地刷声望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说这些话有点早,要做功德的张木子尚未离开,她在这里一天,就是这里真正的主人,没谁敢跟她争玄女宫来了人都没用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白在这里帮忙了?”李玉峰黑着脸发话。

    “你子孙庙的人,能不能不要这么市侩?”那个女性真人发话了,她一脸的不高兴,“参与了这一场功德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功德我当然高兴,”李玉峰微微一笑,“我想请三茅庙的师兄弟前来参详这一阵法,烟霞观不得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烟霞观说这事?”冯真人惊讶地看他一眼,“麻烦你找准真正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真正的主人是张木子李永生都不算,因为他没有道宫身份。

    烟霞观很想得到这块福地,但是做人得要脸,得尊重道宫的规矩。

    “切,早晚是你们的,”李玉峰不屑地哼一声,这点事儿谁不清楚?

    不过他也无意太过目中无人,于是看向张木子,笑着发问,“我琢磨一下阵法,可以吧?”

    张木子笑一笑,“我还以为你想要点银钱。”

    子孙庙重钱财是出名的,但是李玉峰知道这阵法的重要性,他缓缓摇头,“我也要赚功德,而且,这个观察的机会,又岂是银钱能买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北极宫从不敝帚自珍,从来很看重道友之间的交流,”张木子点点头,“我做功德期间,你想看就看,莫要乱动就是。”

    至于说做完功德,她就不管了你跟烟霞观商量吧。

    简单的交流之后,烟霞观的一干高层又参观了新开发的冰洞,里里外外看了一个遍,最后那名女性真人还留了下来,也是观察阵法。

    真人姓冯,是从底层一步一步修行上来的,俗名冯文艳,目前是烟霞观三都之一的都讲,她在阵法、堪舆等方面,有极深的造诣。

    冰洞的消息传出去之后,当天晚上,就来了足足有千余人来取水,这还是夜里的山路不好走,到了第二天,来取水的人超过了两千。

    通义镇上总共不过五千人左右,就有两千人来取水,山路之上,随处可见白发苍苍的老翁和稚龄孩童,他们拿不了多少水,但是能弄回去一点是一点啊。

    李永生是彻底不用去中修院了去了那里也没人,半大孩子们都跑到这里取水来了。

    通义镇到这里,原本没有路,硬生生被人踩出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二十多里山路,来回就是五十里,为了弄一点水,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但是跟前几日相比,现在又像是生活在天堂了,来取水的人,可以先一气喝饱,然后打上水回去这里的水,是道宫造出来的,不要钱的。

    又有人赶了骡马前来驮水,然后拉到镇子上叫卖,赚几个辛苦钱。

    不过水在镇子上卖不起价钱卖得贵了,别人就不买了,好像我们不会取水似的。

    于是没过多久,这些人将水卖到了其他的镇子,那样就能多赚点钱。

    别说,这还真是个不错的买卖,冰洞里出的水晶莹清澈,直接喝都没问题,益州府地界,这样的水真的太少了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有其他镇子的人来冰洞取水了有人是买不起,自己来取,更多的是取了水自己用之外,还向外卖。

    张木子不管这些,只要这些人不在此处惹是生非,她就不过问。

    但是通义镇的人不干了,冰洞出水,还不知道能出多少呢,你们乱糟糟地都来取,万一伤了根本,我们都没得喝了。

    黎庶也知道,这是道宫的功德,不敢相求道宫,就自发地在外面组织了人手,阻止外镇子的人来取水。

    一开始,通义镇人多势众,占了上风,但是随着外镇子的人越来越多,有那势力大的,就组织了心狠手辣的凶人,拿着刀枪棍棒来抢水。

    一开始,外来人也忌惮道宫的存在,不敢下狠手,但是打来打去,性子发了,就顾不得管那些了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日,他们连续打伤了十几个本地人,抢到了洞口。

    通义镇的人立马禀告仙姑,说有人抢夺我们的机缘真的难得,黎庶都知道“机缘”二字了。

    张木子对这个不是很擅长,就异常地恼火:我做功德,你们不是应该好好地配合吗?

    现在抢来抢去,竟然伤了十几个人,尼玛……真当我道宫是摆设?

    她想惩治几个人,又觉得这么做,似乎不太好,于是就找李永生商量:我该不该杀俩人?

    不等李永生回答,烟霞观的都讲冯真人发话了,“你告诉他们,伤人者不得入内取水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确实缺少经验,于是就诚心请教,“可是本地人挡着外地人,不让取水,我做功德,求的是越多越好……偏帮本地人不行,可是偏帮外地人,似乎也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,你让他们去商量,你管这些做什么?”冯真人无心跟她说太多,她的心思还在琢磨阵法上呢,“反正不许伤人,你声明这一点,他们之间……自会商量出办法来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愣了一愣,然后恭敬地一拱手,“谢过真人指教。”

    冯真人的办法确实不错,一个合格的领导,就该是这样,道宫抓总纲就对了,那些细节,由下面人去搞就可以了,考虑那么多没意思。

    她也是身为都讲,管理了一大片摊子,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但是对张木子来说,这确实是收获,无为而治,正是道宫强调的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当然,道宫其实并不是那么良善的,无所不为,也是道宫的手段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和推荐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