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冰洞成
    李玉峰的堪舆之术很强大,但是在探查宝物的时候,他用的并不是堪舆之术。

    不过能将三茅符箓,运用到这个程度,也确实前无古人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不介意分享一下自己的知识这不是得自上界的知识,也不会造成什么颠覆性的影响,推广一下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他的提醒之后,李玉峰探查的速度,大大增强。

    一天之后,他带来的人,就开始开采岩石,为建造冰洞发力了。

    烟霞观对里,一开始兴趣不是很大,又一天后,监院推演一下天机,估计半个月之内还是没雨,观里终于着急了,派了不少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这种异动,按说会引起地方上的警觉。

    但是通义镇这里,真的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大家都在着急找水呢。

    镇长知道,山上有道宫的人在活动,可是他一点都不关心,“他们能弄点水出来才好,劳资省多少事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更忙了,依着李玉峰探查出来冰系宝物位置,应当在地下十里之外,取宝之类的不考虑,想要弄个足够大的冰洞,也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吧,有道宫帮忙,估计很短时间内就能完成,但是他必须尽快地设计出来阵图,弄一个足够长久、供应量足够大的冰洞。

    这种依照地形设计的阵图,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在中修院的讲课,全委托给任永馨了,物资分配的事儿,偶尔还需要依莲娜帮忙。

    不过依莲娜对此很有兴趣,胡畏族讲究的是适者生存,裸的丛林法则,从来没有这种救灾机制,她很有兴趣学一学,同时,她觉得能帮助一些可以帮助的人,也很快乐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会忘记提醒李永生一下:你叫我来,不仅仅是为了救灾吧?

    李永生心里委屈得跟什么似的,他当然知道,自己此来是为了找永馨,但是遇到这种事情,他能束手不管吗?

    终于,这一天,他设计完了阵图,也测试过了,只等一天之后,洞里的工程完工,他就可以制造冰洞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又来到了中修院,散了一圈糖果之后,开始讲述《赵氏孤儿》。

    他以前讲述的赵氏孤儿的故事,已经流传了出去,半大孩子们的记性很好,听了故事之后,四处传播反正又不是说书,不需要讲得太严谨,差不多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个故事里,有个容易令人诟病的细节,那就是程婴用自己的儿子,替换掉了赵氏孤儿,这个细节,在后来的地球界,被无数圣母粉痛斥。

    但是李永生认为,这不是什么问题,评价一个人做的事,要放到当时的人文环境下考虑,放到时代的大背景下考虑岳飞真的是阻止民族融合的罪人?这不是扯淡吗?

    类似的还有“杀妾飨士”的典故,张巡镇守睢阳,抵抗安史之乱的叛军,城中粮尽,他杀掉小妾给将士们分食。

    很残忍是不是?简直是泯灭人性有木有?

    但是在唐朝,小妾的地位极低,相当于私人物品,比张巡的爱马的地位,高不到哪里。

    放在当时的环境下,可以说张巡这个人,确实极端了一点,但他的目的是为国守城,正如他所言,“诸君经年乏食,而忠义不少衰,吾恨不割肌以啖众,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?”

    我恨不得割自己的肉给你们吃,怎么会怜惜一个小妾呢?

    李永生不认为程婴做得有多么不对,但是他在讲述的时候,也着重指出,“有人说”被掉包的,是程婴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个细节,有些中土人也接受不了,因为他们是非常看重家族传承的为什么要拿个儿子掉包呢?换个女儿不行吗?

    这细节有点争议,但是所体现出的忠义,又是中土国愿意强调的,再加上公孙杵臼死了,程婴忍辱偷生,大家听得也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当屠岸贾伏诛,赵氏大仇得报,大家就习惯性地认为,这个故事该完本了,再讲下去就是注水了,结果李永生又挂个钩子,给赵氏制造了一个装逼打脸的小桥段,说下回才完本。

    今天就是最后一讲,小桥段一笔带过,重点说的就是程婴为赵武行冠礼之后,来到公孙杵臼墓前,直言我终于做完了该做的,可以去找你了。

    这个结尾,深深地震撼了听众们。

    正好益州府教化房言德室,有一名王姓副室长来了解旱情,来中修院旁听一下,这样的结局,听得他热血澎湃,心说这个故事,我回去一定要汇报给教化长,真的值得推广啊。

    不过第二天,他就听到了更令他震撼的消息,东南的山上,道宫开出了一个大山洞,山洞里清凉无比,人们不但可以避暑,里面还凝出了水。

    冰冷的物事上,能凝结出水珠,这并不奇怪,大家平日里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猛地出现这么一个山洞,能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水来,这可就太挑战大家的认知了。

    言德室副室长匆忙地赶去,甚至不顾中午的炎热。

    山洞的开口,在山梁的另一侧,从通义镇出发,必须要翻过山梁。

    洞口不大,也就一丈宽,两丈多高,但是站在洞口,就能感觉到里面吹出的刺骨凉风。

    走进洞里三十来丈,就不能再往里走了,太冷了,事实上,大部分的人,都站在洞口吹凉风,敢深入进去的,没多少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绝对没人,有人穿着厚厚的衣衫,从山洞的深处走出来,还抬着水盆什么的,里面都是汩汩的清水。

    李永生搞的这个冰洞,效果真的不错,但是在一开始,山洞里温度不算太低,没有到了遇水汽凝冰的程度先是凝水。

    通义镇的人缺水缺得太厉害了,大家在乘凉的时候,发现这里能出水,马上就回家拿盛水的器皿,前来打水。

    山洞里,还有七八个道童在维持秩序,这都是烟霞观的人,他们一边约束着众人,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,冰洞建好之后,会是这样的情景,但是直到看到这一幕,他们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深深地被这瑰丽的景象迷惑这真是人力可以做到的?

    就连李玉峰也没想到,李永生的阵法激活之后,会有这么大的效果,每隔几息,他就忍不住看一看阵眼中红色的石头。

    那是张木子身上的灵石,在李永生眼里,是最低级的,不过张木子宝贝得很,李玉峰看得也眼热子孙庙里,这样一块灵石,起码值三五千金,还未必买得到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疑惑的是:“五个时辰了,灵石基本没消耗?”

    “五个月也未必能消耗多少,”李永生懒洋洋地回答,有天然的制冷剂,阵法设计得好的话,真不需要多少能量来维持运转。

    李玉峰沉吟良久,开口发话,“教我阵法吧,价钱好说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也看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做一场功德,”张木子回答,“这个阵法,你想细细琢磨的话,去找烟霞观。”

    没错,现在冰洞的效果极好,但是她不会一直把持,一来这不是做功德的态度,二来,她也没精力一直掌控这个冰洞她不但很忙,根脚也不在南方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场干旱过后,她会将冰洞留给烟霞观,可能会收取点费用,也可能只带走阵中的灵石,等烟霞观自己放一块进去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道宫的规矩,制造一个冰洞,获得了功德,该走的时候就潇洒离开别计较你的东西被别人占了,既然得了功德,就别考虑银钱了。

    打个非常简单的比方,修建十方丛林,是不小的功德,但是十方丛林的运作,从来都跟修建者无关修好十方丛林,你就可以离开了。

    修了庙之后,还要掌控里面的财权和人事权的,那是子孙庙!

    “这次烟霞观,可是逮了大便宜,”李玉峰羡慕地叹口气,想一想之后,他又问一句,“不知我三茅庙,可否在这里设立分观?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要想,”张木子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烟霞观倒是可以在这里设个下院。”

    十方丛林设的下院,号称小十方,这个可以有,但是子孙庙设立下院的话,是要考虑一系列的问题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里造出这么一个景观,将来必然会涉及到大量的收益,张木子可以毫不心疼地拍拍屁股走了,但是负责了大部分工程,还提供了阵法材料的烟霞观,十有八九舍不得。

    撇开收益不提,只说这里有此奇景,能给当地黎庶带去极大的便利,烟霞观就舍不得放手,这是刷声望最好的手段!

    哪怕在道宫内部,他们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,其他的同参道友来了,岂能不前来参观一下?

    果不其然,张木子话音未落,外面走进十余人来,打头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胖子,他的身后,跟着都管梓默真人,以及另两名真人。

    这胖子正是烟霞观的监院麒真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