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三茅庙(求月票)
    听了一阵之后,梓默真人实在忍不住了,“李小友,你的设想是极好的,我只想问一句,有实例可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”李永生笑着点点头,心说可惜不在中土国,也不在玄青位面,而是在地球界,他曾经去过一个“万年冰洞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万年冰洞位于晋省,里面常年结着冰,尤其是越到夏天,冰形成得越快。

    那正是因为夏天的空气中,经常水分含量高,而冬天大多是干冷的。

    “那在何处?”梓默真人追问一句。

    李永生笑一笑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梓默真人见状,心里就有了猜测,大概是官府所掌控的某一处吧,人家对道宫遮蔽消息,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做为十方丛林的都管,有些事情知其然即可,不一定非要知道其所以然,确定有实例,他就放下了心来事事都要搞明白的话,他非得累死不可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阵,他冲张木子使个眼色我跟你有话说。

    “真人但讲无妨,”张木子笑着发话,又看一眼李永生,“此人早晚是要入道宫的。”

    梓默真人有点不高兴,心说你这小娃娃真不知道好歹,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,他再藏着掖着,也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于是他索性报个大料出来,“本观陈经主擅堪舆之术,但是专精不够,我倒是认识一人,擅长堪舆和寻宝,不过……他是子孙庙的,可用吗?”

    子孙庙的?张木子的眉头皱一皱,“这帮家伙可是见不得宝物,你保证他不会生出异心?”

    做为发现这个地方的人,她拥有不容置疑的处置权,尤其是她想做功德的话,玄女宫都不便出面干预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道宫系统非常讲究自律,不像官府,一定要弄到什么契约,才能表明这块地是自己的,道宫中人不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不过子孙庙的人,就有点不够讲究,他们对资源的要求极大。

    打个可能不太合适的比方,如果说,上宫和十方丛林是道宫系统的官府的话,子孙庙就是家族势力。

    每一个家族,都希望自己能发扬光大,那么对资源的渴求,就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子孙庙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张木子身为上宫中人,其实不怕子孙庙,但是她也不喜欢麻烦,尤其是身处玄女宫的地盘,她讨厌任何不受控制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异心肯定不会有,这一点我还是能保证的,”梓默真人笑着回答,他身为烟霞观的都管,这一点都做不了主的话,真的是可以辞职不干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斜睥李永生一眼,“既然请了子孙庙的,就不便让陈经主得知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,陈经主擅长堪舆,都管却将活儿交给了外人,传出去的话,烟霞观自己内部就要折腾了。

    张木子耷拉下眼皮,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若是能尽快做好这场功德,陈经主应该不会有得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上宫中人啊,梓默真人心里默默地点个赞,年纪轻轻,竟然也看穿了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说得其实没错,陈经主的堪舆之术虽然高,但是真不如他推荐的这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身为烟霞观都管,不推荐本观经主,反倒推荐子孙庙的人,有胳膊肘往外拐的嫌疑。

    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,大多数情况,是因为都管和经主存在争执。

    五主排在三都之后,可是到了五主这个级别,身后有人的话,也不怕跟三都叫板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五主就可以跟三都争夺上升通道了,就算临时没资格,但是长久来看,是存在这样的能力的。

    可是上升通道就那么多,相互之间提防,却也难免了。

    张木子猜到了这一点,所以她说我只要功德,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怨。

    只要你介绍的不是水货,能把活干得快点,我就能管住我的嘴巴。

    但是子孙庙来人不靠谱的话,时间一长,陈经主知道了,那也不能说是我的错。

    梓默真人听懂了她的意思,于是点点头,“你见过来人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第三天,一名高阶司修带着两个司修和三个制修,来见张木子。

    来人自称是李玉峰,来自三茅庙,三茅庙在子孙庙里也颇有来头,是茅山庙一系的,已经开枝散叶,遥尊茅山庙为长,但是实力跟茅山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李玉峰有道宫敕牌,算是被道宫认可的,身份不存在假冒问题。

    张木子有点好奇,茅山一系明明以符箓见长,这厮居然擅长的是堪舆之术,用地球界的话来讲有点非主流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令她有点接受不了的是,李玉峰一来,就要求封山。

    他的理由是,我堪舆的时候,动静比较大,不愿意让外人知晓。

    而且他对上宫的张上人,也没有太多的敬意,提要求的时候的口气,仿佛他才是上宫来人一般要知道,梓默真人对张木子都很客气的。

    张木子有气度,不跟他计较只是默默地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得罪女人,真的!

    同时她也表示,封山是不可能的,这里不是道宫划定的私产,烟霞观都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你尽量选在中午干活吧虽然热了点,但是那时大家都懒得出门。

    于是李玉峰就选在中午干活,将符箓抛得满山都是,乒乒乓乓的声音不住响起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他的符箓响动虽然大,造成的破坏却不大。

    张木子曾经特地观察过,一块岩壁,轰了几张符箓上去,然后她上前戳一戳,发现……岩壁坚韧依旧,甚至连上面的几丛茅草,都没有受到破坏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这么做,她会上去问一问原理,但是李玉峰……去求,老娘不问你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听到了山那边传来的动静,不过他正在忙着调解两个打水人的争执。

    这两位先后在一口井里打水,辘轳放下水桶去,打上来一桶浑浊的水。

    前面这位辘轳放得比较快放得慢的话,桶沉不下去,打得水少。

    后面这位不干了,尼玛,你这么重重地甩下桶去,劳资打水的时候,岂不是要打上来很多泥土?

    其实这种事,有办法解决,桶上临时绑个铁块,桶就能沉下去,很多人都这么干。

    但是前面这位嫌麻烦,一直都是这么打水,结果后面的嫌水被弄浑了,要打人。

    不大的事儿,关键是真的缺水,而且天气太热,大家的火气都大。

    李永生得排解,而且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,他下午恐怕都不能去讲故事了,又得散糖果。

    没办法,民生的事儿就没小事,一不小心,小事就能酿成大事。

    他身为外地人,又是朝阳大修堂来的,大家都还比较认他,认为他排解这些事儿,不会掺杂个人因素,要是换个本乡本土的,那就真不好服众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听到了那些响动,也没法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第二天中午,他终于得空了,于是特地赶去看李玉峰堪舆。

    李玉峰长得比较……那啥,搁在地球上算英俊,比较像瑞奇马丁,但是可能不太符合中土国大众的审美观点。

    马丁同学无视了他的存在,一张一张的符箓打出去,然后拿个玉盘,不住地测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了一阵之后,拿根铁棍,上前戳一戳符箓打过的地方,然后又走到李玉峰旁边,看他画的符箓。

    李玉峰倒是没有多少保密的意思,他着人在一处岩石上戳了三个两尺深的洞,又埋了三张符箓进去,同时激发。

    小洞没有变大,他又拿玉盘算一算,才走了回来,看到李永生看自己的符,不屑地哼一声,“行了,我这些门道,你不用琢磨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抬起头来,看他一眼,“共振原理,声波探查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玉峰的嘴巴,顿时张得老大,愕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激动了起来,一步迈过来,激动地攥住他的手,“兄弟,你真看得懂?”

    高手的寂寞,谁能懂?李玉峰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共振,什么叫声波,但是只听这名词,他就能感觉到,对方应该知晓这个原理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这个原理,他也是一知半解,只是凭借经验,感觉应该是这么回事,没有形成一整套的理论体系。

    他没有理论体系,李永生有啊,超声波探伤核磁共振什么的,在地球界又不是什么高深学问。

    然而在修者的社会,大家更注重个人的能力,科技的发展,就被压制了。

    你这符箓,其实还可以改进,李永生很想这么说一句。

    他在符箓方面的造诣,还是很强大的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声波探查的原理,在仙界也没有人提出大能们直接用神念查看了,比声波探查还清楚,琢磨这个干啥?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,“不太懂,但是我觉得这种声波,有伤身体,你要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张木子在不远处接话,“李永生的医术,治好了曲胜男和李清明,你最好别当耳边风。”

    “这兄弟太厉害了,我知道,”李玉峰喜眉笑眼地回答,攥着李永生的手死死不放,“来,咱们交流一下,接下来怎么探查……”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