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意外收获(求月票)
    “母亲!”汉子气得一跺脚,“我哪里找不到一口水喝?我是担心您啊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听我的话,才叫孝顺,”老太太低声发话,虽然她脸上满是皱褶,但是这一刻,看上去相当慈眉善目。

    “好吧,”汉子也没了办法,他盯着李永生,“不是我不想告诉你,那里的水非常少,只够我家三口人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可能让它变多,”李永生将两块银元丢过去,“我要知道地方。”

    汉子一伸手,就借住了两块银元,动作也相当敏捷,不过他还要确认一点,“若是你胡乱动,把这个水源弄没了,你还得补偿我……我母亲喝不得浑水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李永生呲牙一笑,拿起个腰牌晃一下,“我是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不会骗你。”

    朝阳大修堂建院两百多年以来,一直是中土国最顶尖的修院,可以这么说,有些消息闭塞的山民,也许不知道现在的皇帝是谁,但绝对知道朝阳大修堂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汉子也很干脆,将两块银元递给了老太太,又在地上刨一刨,挖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植物的根茎,“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“快点走吧,”李永生抬头看看天,“要不然回来就热了。”

    汉子将根茎放在嘴边,狠狠地咬了一口,拔脚就走。

    此人不太爱说话,尤其现在是如此地干旱,说得越多,嘴巴也就越干。

    直到李永生递给他一小葫芦水,他才开始解说。

    他本是个自耕农,闲暇时间也客串一把猎户,大旱来临,家里的庄稼绝收,甚至连水都喝不上一口,只能拖家带口地跑到通义镇来。

    不过通义镇的水也紧张,井水越来越浑,外地送来的水,也不是特别干净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体质有问题,喝不得浊水,但是想喝纯净清水的话,那就太贵了。

    但是再贵……也得买不是?除非他不想要老娘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跑进山里,猎取一些猎物,换来银钱给老娘买水。

    有一次,他追一只中了箭的兔子,意外地闯进一个山洞,发现洞壁上,有水珠滴下。

    他发现山洞的时候,山洞里虫豸很多,不过他是猎户,对付这个有经验,采了些草药,在洞外一撒,就隔绝了虫豸。

    滴下的水珠很清澈,老太太喝了也没异常反应,不过这水滴得相当慢,一昼夜也不过一小陶罐,七八斤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他将老娘又带进了山里,没办法,他捧着清水出山的话,就太扎眼了。

    这点水,他和老娘喝,有点富裕,于是又带了个孩子过来,不过如此一来,他基本上就不能吃粮食了,只能啃植物的块茎?不拘多少,块茎里总是有点水的。

    对于地师,他不是很相信,因为前一阵来过两次地师,乱挖一气,根本没找到水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正常,大部分能出水的井,都已经干了,地师打出的井,搁在往年可能出水,今年还真是出不了水。

    他不懂堪舆之术,但是普通人也有一些朴素的认知,比如说,他相信乱动那个山洞的话,很可能那点水都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一旦出不来水,他侍奉老娘的成本就要大增,所以他才会封锁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至于说半夜取水,那真的太正常,不但少人发现,而且夜里来回……凉快啊,能减少水分的流失。

    十来里山路不算近,不过汉子的身手很矫健,又是白天能看得清楚,两人用了小半个时辰,就来到了山洞口。

    这里与其说是山洞,不如说是个小坑,洞口被一大片藤蔓遮盖,小心掀开藤蔓进去,深也就是不到两丈,宽有三尺,一人多高。

    靠近山壁之处,有一根倒立的石笋,上面有水珠滴下,下面有一个陶罐。

    李永生上前看一眼,发现滴下的水滴,刚浅浅地铺满了罐子底儿。

    “别折了这石头,”汉子警告他,“若是断了水脉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能叫水脉?”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走出洞外,上下左右地看着周围的地形。

    越看,他就越迷惘,少不得掣出铁棒来,东砸一下,西撬一下,然后又将那些碎屑,在手里碾一碾这里不该有水出现啊。

    少不得,他又扩大一下探查范围,这里出水,真的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这里是地上部分,不管岩石是含水层还是隔水层,都不太可能有这种现象。

    也许……真的是有一条细小的水脉?如果那能叫水脉的话。

    大白天在四下探查,多少有点碍眼,汉子见他这副模样,很想说他两句,但是想到自家已经得了两块银元,就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李永生直活动到午初,太阳实在太毒了,才躲进了山洞里,“这里好凉快。”

    “这儿一直很凉快,晚上都凉,”汉子笑着回答,“山洞嘛……能不凉?”

    “嗯?慢着,”李永生终于发现了新的线索,一抬手,就将陶罐取下,伸手到石笋下。

    一滴水珠,自石笋上滚落,跌到了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啧,痛快,”李永生闭起眼,长出一口气,只觉得全身都说不出的舒爽,“真是好水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太冰了,”汉子笑着发话,“直接喝的话,伤身,我都是取回去之后,放一放再喝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,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,”李永生笑一笑,又摸出十块银元来,摊在手心里,“这个地方,我一定要破坏了,十块银元够吗?”

    汉子看着十块银元,短暂地失神了一阵,才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若是能找出水脉,两块银元也尽够了,不过,我母亲的水,要从这里取。”

    “好,”李永生将十块银元收了起来,“扩大了水源,你母亲优先,若是水脉毁了,我再给你十块银元!”

    他真不在乎这十块银元,但是斗米恩担米仇这种事,他也见得太多了,不管什么事儿,开出合适的价码就好,开价高了,别人未必领情,没准还要闹得不愉快,何必呢?

    汉子明显有点后悔,不过再想一想,觉得这条件也不错,于是点点头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黄昏时分,李永生将张木子拉到了此处,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木子看了半天,才试探着发问,“莫非是……冰系宝物?”

    不愧是道宫出身,还真能猜出点东西。

    李永生点点头,“宝物不敢说,玄冰矿,十有八九是有的……埋藏得比较深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矿吧,”张木子马上拍板,“开出矿来,咱们取一成的收成。”

    道宫的分配体系,是很复杂的,一般来说,四大宫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,但是势力范围之内,除了本部直辖的地方,大部分地方的产出,是当地的十方丛林收取。

    十方丛林会向上宫进贡,但是供奉多少,在于十方丛林选择。

    比如说,此地是属于玄女宫的,但是十方丛林也可以向青龙白虎或者北极宫供奉,玄女宫不是唯一的选择,监院三都这样的巨头,可以升入任何一个上宫。

    上宫名气大,道风正,大家就愿意选择,道风不正,那就选择别家。

    再以此地为例,发现这个地方的是北极宫的张木子,但是北极宫不能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这是玄女宫的势力范围,哪怕这里的十方丛林,可能对北极宫有好感,但是十方丛林依旧有权力选择自己供奉的对象。

    做为发现者,只能最多收到一成的利益,想多收?北极宫你得靠道风取胜。

    此事就算出现在顺天府,也是一成的利益,不过那里是北极宫的地盘,他们做工作比较容易,多收一点是可期的。

    上宫和十方丛林,并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在外人看来,道宫很神秘,但是真正身在体系中的话,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极多。

    “何必开矿?”李永生摇摇头,“宝物再好,抵得过这一镇子人的生死?”

    张木子诧异地看他一眼,“你这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冰系宝物的话,可以用来制造冷凝水,”李永生看着她,淡淡地发话,“水汽遇冷,则能聚成水滴,这个道理你总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张木子沉吟一下,迟疑地发问,“想要凭空造水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李永生点点头,“既然解决了制冷剂的问题,不但可以造水,佐以阵法和灵石的话,还可以循环造水。”

    循环造水?张木子越发的愕然了,想了半天之后才发问,“这样能造多少水?”

    “供这一个镇子的人喝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。

    巴蜀郡虽然干旱,但是这里的空气湿度并不低。

    而这个山洞所涉及的冰系宝物,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,但是毫无疑问,他都探查不到,宝物也能将空中的水汽凝成水滴,想来威力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但是张木子就纠结了,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,“有宝物不取,反倒供黎庶饮水,真是有点不甘心啊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,“这可是功德,再多的宝物,能跟功德相比?”

    他就差说一句,瘸真人能被接引上界,就是因为功德够多。

    就算是灵修,也不能只图修为上的冒进,功德和心境什么的,都要讲的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