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惊动总教谕
    胡畏班人在李永生手上吃了大亏之后,他们又火地回到修院,召集其他年级的族人,并且请出了两名胡畏族的研修生。网﹤

    研修生一般很少为这样的事出头,但是这一次,胡畏班有三人断肢,还有四五个受了伤,不出头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胡畏族的研修生,其实也是很忌惮秦天祝的,可是这次的事情太大,连胡畏班的人,都敢对秦天祝下狠手,研修生当然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汽车人不管这些,他狠狠一拍桌子,“今天这事儿,就是老子做的,不服气你就上来!”

    研修生看一眼身后的诸多胡畏族人,冷笑一声话,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决定了,你咬我啊?”秦天祝冷笑一声,将腰间的钢刀往桌上一拍,“不怕死的,只管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胡畏族的研修生,比本修生聪明太多了,他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博本院安保,“修院就是这样保障胡畏族权益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保障你们权益,”一名安保回答,“但是也没让你们四处乱砸不是?”

    对上胡畏班的人,安保们是最头疼的,打是打不得,劝也劝不住,一般来说,只能尽量阻拦,实在不行的话,就将人控制住。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现在胡畏班修生的数量太多,根本不是能控制住的,安保们大多是制修,可他们不能全力出手,倒是这七八十个胡畏族人,绝对不会留手。

    一旦生冲突,局面根本无法把握,肯定还会造成大量的伤员。

    胡畏族研修生也清楚这一点,他阴森森地话,“既然修院不打算给我们一个公道,那么,我们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讨公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保们越地为难了,只能看向李永生他们,“要不,你们先跟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他们这样做,并不是单纯地追查动手的人,本质上也是对国族修生的一种保护。

    区区的四个人,怎么可能挡得住七八十人的攻击?

    秦天祝冷笑一声,拿起手边的刀,冲着那胡畏研修生大声话,“来,用你们自己的方式讨公道吧,看劳资怕是不怕!”

    李永生也操刀站了起来,冷冷地话,“三个人都是我砍的,有种冲着我来!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砍他们!”胡畏族里有人大喝一声,七八十个人顿时躁动了起来,直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保们拼命阻拦,但是没用啊,人家手上有刀,也敢下手,安保们手中的棍棒只能抵挡,甚至不敢还击。

    个人冲过了安保的阻拦,直奔李永生和秦天祝而去,瞬间就战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,三个人是冲着秦天祝去了,汽车人的名气太大了,还有三个人是冲着李永生这厮是罪魁祸!

    秦天祝手中钢刀舞动,将全身护得严严实实,对着三个人,还能动攻击,可见他的傲气,还真不是没有原因。

    可是万事就怕比较,跟李永生一比,他真的不够看。

    李永生面对三名胡畏族修生,身形扇动几下,然后抬手出刀。

    每出一刀,必然有一名胡畏族修生受伤。

    三刀之后,三名胡畏族修生,就丧失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一人是胸口被斩开一刀,一人是肚腹中刀,连肠子都出来了,还有一人是被斩伤了大腿,鲜血不要钱一般往外喷。

    然后他转身就攻向了围攻胡涟望和肖仙侯的三人。

    一名胡畏族修生措不及防,背部中刀,剩下两名胡畏族修生见李永生凶猛,吓得大喊一声,没命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围攻秦天祝的三人见状,有一人悍勇地迎了上来,剩下两人却是向后一蹿,没命地跑开。

    打架打出这种配合,也真是醉人,然而事实上,这种情况在胡畏族中并不少见没顺风仗可打了,不跑找虐吗?

    汽车人直接傻眼了,然后撒脚就追,“小子,有种别跑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身后传来一声闷哼,却是悍勇的那厮,被李永生一刀斩落了右手小臂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他就伤了四人,其中还致残一人,一名关注这一方情况的安保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握草……这么狠?”

    其他的胡畏族人,看得却是睚眦欲裂,两名研修生也急了,掣出腰刀,斩向前方的安保,嘴里大声喊着,“让开,滚开!”

    他俩原本只是用拳脚,红眼之下,选择动刀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尼玛的,”李永生大喝一声,刮风一般冲了过来,抬刀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”两声大响,两名研修生的刀被他挡开,他的腰身一扭,又是一刀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就在这时,传来一声厉喝,然后一股气势,狠狠地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却是博本院的武修总教谕谷随风到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只是初阶司修,战力却是直追中阶司修,控制这样的局面,毫无任何难度。

    李永生闻声,硬生生收住刀势,用力一蹬地面,倒射出去三丈,脱离开了战场。

    与他相对的一个胡畏族修生,却没有停下手来,反倒趁他后退,直接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道白光打来,那胡畏族修生顿时倒飞了出去,撞倒好几个胡畏人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喧闹的场面顿时一静,没有人敢再出手了。

    胡畏族修生闹事,修院一般很少出动司修,一来是因为,鲜有这么大的事情出现,二来则是,司修都比较珍惜羽毛,不愿意事后被人指着鼻子说:不能为国族做主,你也配当司修?

    这一次谷随风出手,真的是很出乎大家的意料。

    他背着手走过来,左右扫一眼,冷冷地话,“长本事了啊,都不想结业了是吧?”

    一般国族和胡畏族修生生冲突,会被修院除名的,只可能是国族修生,但是很显然,谷教谕现在说的话,也包括了胡畏族修生。

    胡畏族的研修生话了,“谷总谕,李永生心狠手辣,重伤我族修生多人,您不会看不到吧?”

    谷随风侧过头来,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那麻烦你告诉我,李永生为什么要伤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自卫!”胡涟望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,你个蠢货!”小鲜肉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谷总谕没让你说话!”

    谷随风斜睥这俩一眼,也懒得再出声责骂。

    胡畏族的研修生一摊双手,“他要强行带走我族女修生,我们要是不出面问一问他,还算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“带走胡畏族女修生?”谷随风顿时傻眼,这尼玛是哪一出?

    他来得匆忙,只知道李永生和胡畏族的人打了起来,而他对李永生的情况,知道得不少,不但知道其战力群,也知道孔舒婕和宋嘉远极其欣赏他。

    此人去了京城之后,令朝阳大修堂的人刮目相看,甚至博本院也得了好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博本院现在火得一塌糊涂的电台,是他的技术,这小子在其中还有股份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都必须护着李永生,但是现在……你强抢胡畏族女修生?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李永生,“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先,我请依莲娜出试炼任务,是有任务书的,”李永生淡淡地话,“其次,胡畏班一路找我,打伤多名无辜路人,我不认为这是‘问一问’的意思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作证,他们不但打人,还砸别人铺子,”旁边响起了围观者的声音。

    更有两人满脸是血地走出来,“我们只是路过这里,就被他们打伤了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那胡畏族的研修生却不为所动,只是冷笑一声,“只许一人完成的试炼任务,我们也是第一次听说……这里面分明有问题,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姐妹走入陷阱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另一名研修生也点点头,“情急之下,他们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,这样确实不对,但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法理之外,不外乎人情,这是中土国理法基础,里面有相当的弹性,不那么死板,此人的话,显然是找准了依据。

    谷随风是武修,对理法之类的东西,研究不多,不过他也知道依莲娜这个名字,胡畏族的一枝花啊,为了争夺这个女人,胡畏班内部都生过斗殴,还见血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别人还指给他看过那个女修生,确实长得漂亮。

    闻言他侧头看向李永生,要看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李永生冷冷一笑,“任务书是孔总谕出的……走入陷阱,你敢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吗?”

    谷随风的脸顿时就是一黑,尼玛,敢污蔑孔总谕,小子你活腻歪了?

    “不过是你一面之词,”有人藏在人群中说话。

    “任务书就是我出的,”旁边有人话了,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孔舒婕也来了,她面无表情地话,“为什么只派一人出任务……我没有义务向你们解释原因。”

    试炼任务原本就是这样,修院安排,修生完成就是了,有合适的理由,修生可以选择不去,比如说支援巴蜀郡的任务,朝阳大修堂里就没几个修生选择去。

    但是修生绝对不能说,为啥要有这么个任务?修院得给我们一个解释!

    修院安排任务,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,就像地球界,观众总不能问电视台:你为啥要播这样的广告?

    你不想看,可以换台。(未完待续。)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