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祸水(上)
    胡畏族的文化水平,是相当糟糕的,哪怕胡畏班的本修生,大部分也是如此,不过,看懂任务书还是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这女修生细细看了两遍,抬头看向李永生,愕然发问,“她一个人跟你走?”

    李永生对胡畏班本来就没啥好印象,刚才这女生的态度,也令他十分地不满,现在问话没头没脑的,连个称呼都没有,更别说“请问”二字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转身,直接离开了,彻底无视了那名女修。

    这下可不得了,那女修生扬起手包,就要追上去动手。

    依莲娜眼疾手快,一把就拉住了她,“别动手,这个人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厉害又怎么样?”这位冷哼一声,却也没再坚持动手,单论蛮力的话,女人肯定要比男人差一点,知道这人不好惹,她也不想吃眼前亏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没考虑,依莲娜会不跟着自己走,因为那完全不可能。

    有一点闲暇时间,他去看了胡涟望,并且约他晚上一起喝顿酒。

    胡老大的第一反应,就是解释那个粮店,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,会给李老四分成。

    李永生没兴趣谈此事,室友之间这么见外,有意思吗?

    肖仙侯见状,马上转移话题,“秦天祝问过你好几次了,听说你入了上舍生,还说要接个顺天府的任务,好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正好去找他,”李永生点点头,汽车人虽然有点傲气,对朋友还是相当不错的,此前他遭遇食为天的为难,还是秦天祝出面,从家里借了一个司修出来充门面。

    秦天祝刚完成一个任务回来,修院短期内不会再派他们出去了,而他又是一个能乱跑就不回家的主儿。

    最后李永生还是在观星楼上找到的他,这家伙最近迷上了符箓之术。

    感应符箓中气运的运转,在观星楼上比较方便当然,这可能会影响到别人做研究,但是谁让秦家有钱呢?而修院最欢迎的,就是修生包一层楼使用了。

    汽车人资质高,钻研劲儿也不低,李永生赶过去的时候,在旁边站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,居然没被这家伙发现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痛饮了,他们也没选别的地方,就是在任永馨等人住的客栈旁边,找了一家小酒家酒家的饭菜很普通,但是味道不差,也是做了十来年的老字号了。

    张木子他们也跟着下来,在另一桌吃饭,李永生喊黄九卿来喝酒,老黄笑眯眯地一摆手,“你们哥儿几个喝,我这老家伙就不掺乎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祝却是被任永馨迷住了,时不时地偷看两眼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于是悄声发问,“永生,那浅棕色衣衫的女孩儿,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你估计攀不上她,”李永生笑着摇摇头,北关秦家在七幻城,是响当当的家族,但是跟顺天府朱塔任家,还是不能比的,官府中的力量差很多,道宫里的影响同样差很多。

    更别说任永馨已经半只脚踏进了万玄观。

    他本来不想这么刺激汽车人的,但是差距实在太大,索性长痛不如短痛了。

    “啧,”秦天祝很不高兴地咂巴一下嘴巴,不过转念一想,这些人都是来自京城的,没准自己还真的差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他换个问法,“我若能入道宫,是不是就差不多了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可以了,”小鲜肉先接话了,他很肯定地表示,“你若能得道宫敕牌,这样的女子,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?”

    道宫敕牌,那是发放给司修以上的道者的,司修道者想在红尘中寻一些绝色为伴,实在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你懂个什么?”秦天祝白他一眼,又看向李永生,“我说得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钻这个牛角尖了,”李永生一摆手,“你这人什么都好,就是分心太多,爱走极端,不利于修行,先专心修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一下嘛,此女我心慕之,”秦天祝盯着他,有板有眼地发话,“若是你的挚爱,当我没问,若不是……我当然要努力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挠一挠头,最后还是解释一下,“朱塔任家,可是奉旨勾连道宫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他能说,但是任永馨入了万玄观的法眼,却是断断说不得的,一旦消息走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”秦天祝颓然点点头,他家有人在道宫,哪里不清楚“奉旨勾连”四个字的意思?

    严格来说,奉旨勾连道宫,并不仅仅是规划司的专属,农院、教化部等院部,也有跟道宫沟通的渠道,军役部和内廷,更有专人负责。

    反正有资格大明大方跟道宫勾连的人家,在道宫中肯定会有些势力,跟他们相比,秦家虽然也有人在道宫,影响力却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秦天祝只是壮慕少艾,很单纯的一见钟情,知道自己没资格惦记之后,喝了两杯酒,也就放下了,然后他又看黄九卿两眼,皱着眉头捅一捅李永生,“那位……是司修?”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看不出司修的修为,但是他有一种直觉这人应该不止是制修。

    “规划司黄九卿,”李永生将声音压得低低的,“顺路相伴。”

    “尼玛……规划司,”小鲜肉吐一下舌头,“永生你在京城混得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跟肖田遵接触得不多,但是规划司有多大权力,他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秦天祝却是越发地心凉了,他看出来了,那名黄九卿,对那个浅棕色衣衫的少女,也相当地客气果然不是我能惦记的啊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由远而近,响起了一片喧哗声,二十来个人气势汹汹地走来,手持棍棒短刀,见到路人就打,嘴里怪腔怪调地喊着,“李永生,滚出来!”

    胡涟望喝得并不多,他竖起耳朵听一听,“老四,好像……是在喊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这些人就来到了小酒家门外,有人尖叫一声,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李永生侧头望去,正是今天那个跟依莲娜一起的女修生。

    而跟她在一起的,都是胡畏班的人只看长相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二十几个人呼啦啦地往门里冲,怎奈大门比较小,先冲进来七八个。

    秦天祝正不开心呢,见状大怒,站起身大吼一声,“老子秦天祝在这儿,谁尼玛找死?”

    须知他也是修院一霸,虽然不怎么惹人,但是也没人敢惹他,昔年的党玉琦够嚣张了,但是也不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尤其是胡畏班,胡畏班在博本院里天不怕地不怕,就忌惮几个跟道宫有关系的修生胡畏族的放肆,是建立在官府的纵容之上,但是真神教和道宫是天生的对头,不可能纵容他们。

    而且官府对道宫,也颇为忌惮,道宫出面的话,胡畏班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而秦天祝,绝对是胡畏班最不想招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此刻,他的威胁一点用都不顶,一名瘦高的胡畏族男修生,抬手一刀就斩了过来,“滚开!”

    秦天祝还真没想到,这货居然真的敢动手。

    好在他也是上舍生,身手还是没问题的如果不是自己作死,前年他就该是上舍生了。

    仓促之下,他向后一跳,让开了这一刀,却不小心重重地撞到了另一张桌子上,脚下被椅子一绊,顿时仰面朝天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战斗意识,还真不是白给的,左手还在地上划拉,右手已经把硌了他头的一个盘子抽出来,狠狠地砸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他的左手,摸到一个椅子腿,他毫不犹豫地把椅子冲对方甩了过去,同时身子一滚,双手抓住绊倒自己的那张椅子,狠狠地砸向对方的双腿。

    他这么凶狠,只有一个原因,砍了他一刀的那厮,根本没有再去找别人的麻烦,冲着他又是一刀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不用考虑别人,随着他冲进来的人多了,而他的目标,就是斩伤秦天祝,让这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家伙,狠狠地倒霉一次。

    秦天祝吃亏就吃在,他今天出来身上没有带刀,甚至连短棍都没带,因为……他真的不需要带这些东西,就算万一遇事,打不过还跑不了?

    而且,他随手拎个东西,就能作战,比如说,他现在拎了一张椅子,混战中的效果,比拿短棍还好。

    不过,攻击力就要差很多了。

    当他拿椅子砸翻对手之后,猛地发现,周围……居然没有混战了?

    地上躺着七八个胡畏族人,身上都是血淋淋的,起码有两只胳膊和一条腿,离了身体。

    剩下的胡畏班人,早就躲得远远的了,摆出了防御的姿态,嘴里也不住地大喊着。

    化外之民,畏威而不怀德,这话真的没错啊。

    当他们遇上狠人的时候,根本不敢冲上来硬拼。

    谁干的?秦天祝侧头看一下,发现胡涟望手里也拎着一个椅子,而胖乎乎的肖仙侯,手上执着一根短棍,全身正在哆嗦这不是害怕,而是战斗中激发出的兴奋。

    李永生面无表情站在那里,手上持着一把刀,刀不长,也就尺半,刀头冲下。

    关键是,刀身上有殷红的鲜血,缓缓地自刀尖滴落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