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回博灵
    朝安局的人对李永生并不感冒,但是黄昊就是在邺城,被御马监的人抓走的。

    而黄昊的下场,朝安局的人也都知道在年关将近之际,他在御马监自杀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自杀,绝对的,据说黄昊被御马监勒索了五千两黄金,发现御马监始终没有放过他的打算,于是果断自杀。

    朝安局的人也知道,那是李清明给天家上书之后的第三天。

    魏公公对自己爱将的死,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李永生路过邺城,朝安局的人不愿意接触,却也不敢无视,想来想去,就只能通知林震岳了人家可是帮你林家讨回公道的。

    林家当然会热情接待,要知道,李永生可不仅仅是帮他们对付了席家,当初黄昊来势汹汹,四下索要钱财,差点把林家都扯进来。

    林震岳并没有耽误多长时间,原本他是想邀请李永生在邺城休息一天,好好招待一番,不过当他知道对方要赶路,就直接将李永生和黄九卿约上了那辆豪华马车。

    任永馨所在的马车里,全是女性,林家人知道之后,派了两名女性,送过去了丰厚的礼物。

    接下来,豪华马车上摆上了酒宴,还有人在马车前开道,一路向前行驶。

    来迎接李永生的,并不仅仅是林家人,事实上林家拿得出手的人物,也就剩下了七八个,其他人是邺城其他家族的。

    对于年前发生的那场恐怖事件,邺城人记忆犹新,在座的人里,有两个小家族的族长,就受到过黄昊的盘剥。

    总之,席家谋逆的事情,虽然已经开始扫尾工作了,但是谁也不敢保证,会不会出现波折,那么结识一下能令朝安局忌惮的李永生,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这些小家族也是诚意十足,十个人在马车上痛饮聊天,顺便还说一些逸闻趣事,陪了李永生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其中有个李姓的家族,族中竟然有人认识黄九卿,气氛就越发地热烈了,尤其是黄九卿虽然只是个游山玩水的家伙,但是他所挂职的地方,是在大名鼎鼎的规划司。

    规划司可是六部之外,号称第七部的存在。

    总之是很热闹,横穿五百里彰德府,马车上的人陪了一路,甚至连李永生那三匹得自御马监的马,也被送上了一辆板车上,被拉着日夜不停地赶路。

    过了彰德府,就是朝歌府了,林家有一支来到这里发展,在朝歌府边界接应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横穿两府,足足八百里,李永生用了三天三夜就走完了,倒是身后任家的马车,马匹换了六回。

    就连接下来的汴梁府,林家都送进去百余里,最后双方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这其实帮了李永生很大的忙,离别的时候,马匹都精神头十足,完全可以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不过对张木子和任永馨而言,她们就憋得比较久了,才一分别,两人就迫不及待地钻出马车,选择了骑马。

    李永生只带了三匹马,也不想耗费马力,于是招呼黄九卿,“咱们进车里歇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你去吧,我可不能去,”黄九卿笑着摇头拒绝,“豫州郡的人,重男轻女比较厉害,两个女娘骑马开道,没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有一句话没说,尤其是任永馨,不但是女人,还是大美女。

    李永生当然不会无聊到跟一个旅游家比见闻,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那你们骑马,我上马车。”

    结果他才一上车,永玢就跟他抱怨,“李哥哥,一直在赶路,真是没有意思,随便停一停好不好?前天那个大水库,我就很想下去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李哥哥是出任务的,”李永生也没办法跟一个小姑娘叫真,只能哄着她,“我们已经老了,你还年轻,游山玩水,是老人们才干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女闻言,捂着嘴浑身颤抖,却是不敢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哦,”永玢绷着脸点点头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“那这个就不说了,不过……好多人来,我都没给他们倒茶,是不是有点失礼呢?”

    李永生差点都被她逗乐了,“这个……你们年轻人就不该出来,永琪为啥没来?”

    “永琪姐今年修业比较重,马上要上中修院了,”小女孩儿还真好哄,马上就被带偏了思路,“我出来见识一下,还有……也希望能测试一下资质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她跟着出来的原因,现在永馨几乎半只脚进了万玄观,而永玢才是任家公认资质最高的,来碰碰运气也不错。

    永琪出来,就实在没必要了,影响修业,而且她这个岁数,要到制修起码得年。

    那时永馨应该已经入了万玄观的门,任永馨和任冰冰,都可以想办法让她测试一下资质毕竟是任家家主的女儿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以家族为基础的社会中,家主的子女会受到一些关照,但是也不会很多,基本的公道还是要有的,否则族中就要有异议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这次跟着出来的,就不会是永玢了。

    大家一边说,一边前行,果不其然,没用多久,官道上一些骑士,就注意到了他们一行人任永馨美艳异常,张木子也是绝对拿得出手的美女。

    所以就有骑士,试图靠近他们。

    每每遇到这种情况,黄九卿就放出司修的气势来,若是有人还不开眼,他就会出声警告,“离得远点,你招惹不起我们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接连发生,任永馨也觉得没意思,“算了,我还是回马车吧,可惜了这大好春光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是三月末,顺天府还比较凉爽,但是到了汴梁,暮春时节,真的是草木茂盛生机盎然,正是游玩的好时节。

    张木子却是不肯回去,她本已经是高阶司修了,真没几个人能为难得了她,所以她自顾自地骑马前行。

    黄九卿见状,也回了车里,将李永生换了出去长途赶路的话,三匹骑乘的马,最多只能载两个人,再多的话,马匹真的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没兴趣去驿站换马驿站的马也有军马,但是御马监给他的马,可是比驿站的马强出很多。

    又行了三天,终于进了博灵郡,这里就是李永生的地盘了,遇到别人盘查,他亮出博本院的铭牌,真的相当好用大部分人不是怕他,而是觉得……原来是咱郡里的好后生!

    再走三天,他来到了七幻城,还没进博本院呢,就听到四处有收音机的宣扬这两天是难得的晴天,但是博灵郡几条著名江河,水位没有明显的下降,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李永生找个人问一下,才知道原来从二月初开始,博灵郡下起了桃花雨,连绵不绝,最近十几年,都没遇到过这么大的降水。

    他们进了博灵郡之后,博灵难得晴了两天,但是水位没有太大的下降,而更糟糕的是,马上就要到梅雨季节了。

    巴蜀郡从去年秋天开始干旱,而博灵郡面临洪涝,没办法,天气这种事,没有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博灵郡也没有坐以待毙,发动大家共抗洪灾,甚至都用博本院的广播电台宣传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博本院的电台,比朝阳的电台还要强很多,他们发现事情不对,就马上要告知大家,但是朝阳就不敢随便这么播哪怕朝阳大修堂的名气很大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还是个责任的问题,朝阳的广播电台虽然不怕事,但终究是京城唯一的电台,很多敏感的东西,不能随便宣传。

    绕过七幻城,一行人直奔博本院。

    李永生没有直接进去,而是来到了在博本院外租住的房子大家赶了一路,真的辛苦了,需要休息一两天,然后看能不能叫上依莲娜,一起奔赴巴蜀郡。

    不过来了租住的房子之后,他就是一愣:握草,咋变粮店了?

    他租的房子是六间,上下各三间,如果记忆没有错的话,下面三间是裁缝铺,上面三间他根本没有往外租,就当作是广播电台的播音室了。

    后来播音室被投石机袭击,转移到了院内,他在修好房间之后,也没安排人住,就这么空着了,没想到下面的一间房子,居然打出了粮店的招牌。

    上面三间房子,也住了人进去,还能看到晾晒的衣物。

    既然不知道为什么,那肯定当下就要问,李永生对于这一点很清楚,否则待他回博本院的消息传开,这边给出的说法,没准就是经过润色的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翻身下马,黄九卿见状也勒住了缰绳,连后面的马车,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,阵仗不算小,裁缝店和粮店里,有人侧头望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李永生抬脚往里走的时候,粮店里冲出一个胖乎乎的人影,直奔他而来,嘴里还高声叫着,“哈,永生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永生看到他也笑了,“小鲜肉,你这是又胖了?”

    合着这位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死党兼舍友肖仙侯。

    李永生离开博本院,已经个月了,两人都有很多话要说。

    不过考虑到身边有人,他也没有多说,寒暄了几句之后,他一指粮店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