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三十一章 回归(贺盟主断弦不言败)
    宁致远听到李永生的话,却是真的纳闷了,“为什么要遮蔽你的消息?你马上本修结业,莫非不想进官府?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小李有如此的成就,有这样的人脉,又简在帝心,结业之后,想去哪个部门都可以,前途一片光明,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。

    但是非要藏拙的话,对将来的发展,会有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为何我一定要进官府呢?”

    宁致远被顶得哑口无言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以你的资源,不进官府真的可惜了,道宫也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,里面的竞争很残酷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只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由你吧,”宁致远见他执迷不悟,也懒得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真的很欣赏小李,撇开救命之恩不提,这家伙拥有极多的资源,心性又老辣,继续发展下去,没准两人能携手,在内廷和内阁相互照应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是李永生和赵渤先离开的,两边走的也不是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有在吴小女的房子里待了两天,赵渤竟然找来人,帮着修补门窗和墙壁了。

    对他的行动,工建房没有任何的反应,赵渤也说了,指望某些人道歉,那是不可能的,咱们修补一下门窗,也算恶心他们一遭。

    李永生认可这个观点,外戚是非常注重面子的,有李清明的警告,孔家不敢乱来了,但是连天家都要忌惮的太妃家人,又怎么可能来道歉?

    修补房间的时候,蒋看海来了,他原本约好的人,早就被这一系列意外打断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在意,而是告诫赵渤:你这大冬天修整墙壁,根本是胡闹。

    赵渤憨憨地一笑,“反正也住不久了,看护房子的时候,有两个大洞,实在太冷啊,而且……吴妈妈回来看见这样,也不合适不是?”

    但是吴妈妈这一走,一个多月过去了,都没回来,大修堂放假了,李永生也懒得回修院了,就在这两间小屋里住下了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担心这里的房子会再次被拆,而是他神医的名头,因为朱大姐的怀孕,被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经过朝阳广播电台的报道,朱大姐一家的事情,在京城迅速传开——一个姐姐,独自拉扯大了五个弟妹,然后不幸瘫痪,又是弟妹们照顾她多年,现今好了,五十六岁高龄才成家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实在是太正能量了,教化部言德司的司长,亲自去看望了朱大姐,还颁发了牌匾,上面是“孝悌传家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就愕然地发现,这大姐不但三十年的瘫痪好了,居然还珠胎暗结了,尼玛……这事情也太传说了一点吧?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们要知道是谁治好朱大姐的,朱捕长却坚决不说名字。

    她只是说,这是朝阳大修堂的一名修生,没有行医资格,不过呢,他治好了曲胜男的沉疴,自己也是偶然间听说,民间居然有此奇人,所以就请来一试。

    其实此刻,李永生在医修里面,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,不过大部分的医修,并不愿意对外承认,这个连行医资格都没有的家伙,能神奇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不会九凤齐鸣针法,但是……他们的师长,在其他方面的造诣,是那个小年轻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医修们多少要顾及自家面皮,可消息传到社会上,大多数人的反应则是:我去,原来京城还有这么一个神医。

    然后就有不少人登门,求李永生出手救治,更糟糕的是,很多人的疾病,不是靠针灸能治好的——甚至根本用不到针灸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权贵,都是点小毛病,也来求治,还牛皮哄哄的。

    李永生看着心烦,索性躲在了细柳巷里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不过他躲得过这些人,却躲不过朱塔任家的人。

    任进亲自来到细柳巷,打听自家的侄女,什么时候才能回来——美貌无比的黄花大闺女,被人带走了,连过年都不能回家,这叫个什么事情?

    李永生只能解释说,任家主您别担心,带走她的是北极宫陈昭雪真人,至于他们为什么回不来,我也不知道——这家房屋的主人还没回来呢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可以去找柳麒问消息的,但是年关将近,北极宫也有盛大的醮祷法会,柳真人带着张木子离开了,这消息线就断了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陈昭雪真人的名气不小,任进也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苦修者,虽然侄女儿回不来了,但是能跟陈真人拉上关系,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直到十五过了,吴小女还没有回来,李永生甚至专门跑了一趟玄天观,还跟经主邓小文聊了一会儿天,也没收到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十五一过,各种因为过年而停顿的活计就展开了,朝阳大修堂要开学了,李永生得回去了,城东南的拆迁也展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是两头跑,跑了几天,发现那些拆迁的家伙,虽然加紧了进度,但是从来没有人催促他搬家,有人当面遇到他,耷拉下眼皮就走了,只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又过几天,找他的病患也少了很多,他才将看房子的活儿交给了阿宾,自己折返修院。

    二月初,张木子终于回来了,她告诉李永生,寻人的事情不是特别顺利,一个月时间,是他们估算得太乐观了。

    不过好消息也有,在东面的会稽郡和北面的渔阳郡,各发现一名有感应的女子,有趣的是,这两女竟然是双胞胎姐妹,其父曾任顺天府农司副掌农,现在是安西郡农司掌农。

    这姐妹俩天各一方,原因也很简单——嫁出去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史家姐妹里,也有一个人,唤作史永馨,李永生听得是真的有点晕——史永馨,有史小龙没有?

    现在四大真人已经在北边、西边和东边找到了“有缘人”,南边却是迟迟没有动静,于是四个人齐齐南下,在南边仔细寻找可能的有缘人。

    当然,东南和西南,也是南边,寻找的范围大,又要仔细,超时就是必然的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听得颇为无语,东南西北都有有缘人,你们……还真是能想像啊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不能说,南边极有可能没有有缘人,否则的话,他还得解释,自己要找的是什么样的人——说得越多,错的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李永生开始了新的学期。

    二月底的时候,吴妈妈才从南边回来,经过近三个月的查找,也就找出了史家那两姐妹,北极宫的真人觉得有点没面子,都不来看李永生,直接走人了。

    李永生觉得,自己有必要问一问,那史家姐妹的事情,遗憾的是,吴小女对此知道的不多,不过她倒是说了:任永馨已经被道宫看中,你可以尝试问一下她。

    任永馨还没回来,李永生就带着吴妈妈去细柳巷看了一趟。

    刚建好的房子,就要被拆除,吴小女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是没办法,顺天府规划的拆迁,谁也拦不住不是?

    只看周围被拆得乱七八糟的建筑,就知道此次的拆迁力度之大了,而李永生竟然能在这种情况下,保护好房子不说,还让那些拆迁的人绕着自家的房子走,那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吴妈妈这次,铁定要住在自家的房子里,好歹也是新房子,拆迁在即,住一天少一天。

    李永生本来有心劝她,跟自己住在修院吧,因为他马上又要出任务了,吴妈妈单独留在这里,很容易吃亏。

    见她坚持,他也只能将人托付给赵渤和阿宾,要他们帮忙看护一二。

    吴妈妈回来两天之后,那三位也回来了,任永馨直接回了家,依莲娜和莎古丽也各回了修院。

    李永生知道这个消息比较晚,因为他又给人扎针去了——是沈教谕介绍的,他不能不卖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当他下午回家之后,才发现任永馨已经来看自己了,身边还有永琪和永玢两个小油瓶。

    他笑着打个招呼,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回来的,”任永馨看上去精神极好,她喜眉笑眼地发话,“我见到我的小姑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?李永生琢磨一下,才试探着发问,“你是说……青龙观任冰冰?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,”任永馨开心地点点头,“她还是那么年轻,真的没什么变化。”

    陈昭雪带着她寻人,路上肯定要打尖歇脚,路过的十方丛林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在经过博灵郡青龙观的时候,任永馨见到了自己的小姑。

    家人见面,当然是格外开心的,而任冰冰还告诉了她一件事:李永生是瘸真君的有缘人。

    任永馨这才知道,北极宫为什么会发动四个真人,帮李永生找人——那是真君啊。

    她就算自视再高,道宫真人也足以令她敬畏了,更别说是真君了。

    然而,亲戚重逢的喜悦远不止此,任冰冰听说两人相熟,就拍胸脯说——你若能跟李永生保持不错的关系,我青龙观愿意给你一个准弟子的名额。

    青龙观也是十方丛林,还有自家长辈照拂,任永馨很是有点心动。

    然而,陈昭雪知道以后,断然表示:不用想那么多,万玄观要你了。

    (为盟主断弦不言败加更,顺便求月票支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