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寻情仙使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又见李清明
    曾室长承担不起格杀勿论的责任,所以他的选择就是:先将伤者运走救治。

    李永生也不阻拦,就站在房顶上,淡淡地看着。

    运走一大半伤者之后,曾室长身边的人手,也在急剧地减少。

    少到李永生可以发起一场偷袭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那么做,府房的重案室,不过是某些人的工具,他若是攻击,倒也能逞一时之快,但是……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赵渤有点着急了,“李公子……你不回朝阳吗?”

    身为朝阳大修堂的修生,一旦回了修院,捕房想要找他麻烦,就会多出很多手脚。

    当然,赵渤其实不希望他回去,李永生一旦回去,府房的板子打下来,肯定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但是他跟府房的关系已经僵成这样,也只能死抱李永生的大腿了。

    只要李永生能安然无恙,他就算被府房捉了去,也总有人帮他讨公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就不回去了,”李永生笑着回答,“我倒要看看,谁还再来拆房子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万事就怕认真,他一旦叫真,根本无所谓对方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皇太妃的侄儿又如何?你惹上我了,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个说法。

    曾室长听到他这么说,越发地不想招惹了。

    想来这消息,已经传到了孔公子耳中,你们之间的恩怨,我管不了啦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受伤的人全部被拉走,府房留下两名捕快,看守现场。

    这二位也有意思,冲赵渤点点头,“我们就是看守,谁也别招惹谁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进屋睡觉去了,”赵渤没好气地哼一声,径自走进了屋子,他带来的两个捕快见状,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两位不是不知道事情凶险,但是从程序上讲,他们的辖区出了案子,他们有权过问,这是程序正确。

    至于说李永生能不能碰得过对方,那就不是他们能掌握的了,恶了外戚,他们的饭碗肯定保不住,但是就算现在离开,饭碗能保得住吗?

    倒不如循着程序走,没准还会有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一晚上时间,就这么过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辰初时刻,终于又有人来了,来的是御林内卫,一共八个人。

    御林内卫的做派,跟捕房又不一样,他们走进院子,四下看一眼,然后冲房顶上的李永生一招手,淡淡地发话,“下来,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李永生坐在房顶上纹丝不动,只是笑着发问,“跟你们走,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那么多,”御林内卫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就问你,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受内廷保护,”李永生笑眯眯地拿出了内廷的赦免卡,紫色的光芒一闪即逝,“我就问一句,离帅大还是内廷大?”

    握草,御林内卫顿时傻眼,他们不是所有人都认得出赦免卡,但是终究有人认得出。

    他们是孔太妃派给自家侄儿的,前来捉拿一个狂妄小辈。

    哪里就想到,能碰上有赦免卡的主儿?

    不过严格来说,内卫跟了什么样的人,基本上是福祸相随了——地位和影响一般的官员,内卫会谨守职责,但是配给孔太妃这样的人,太妃的前途,就是他们的前途。

    所以,交换个眼神之后,一名三十出头的初阶司修沉着脸发话,“不想走是吧?”

    李永生轻笑一声,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你抓我走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这司修抖手就是三道白光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可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轻松,见对方眼神微微一变,他想也不想,就电射而出,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棚户区里了。

    他是有仗恃的,但是他也不会没头脑到跟对方硬拼,御林内卫可是有杀人执照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万一被杀,别说宁致远,就连道宫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对方真想下手的话,他也只能开溜了,眼前亏是吃不得的。

    然而他想溜,内卫还不答应呢,两名司修跳上房顶,衔尾直追。

    他们此来,可不是拆房子的,不带这么糟蹋御林内卫的,他们来的目的,是捉住这个刺头,如有反抗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李永生虽然速度奇快,但是那两名司修速度也不慢,而且其中一人极擅追踪,失去踪迹之后,他随手抓两下空气嗅一嗅,就能继续追踪下去。

    李永生的修为虽然差了一点,但是他的感知能力还是极为强大的,跑了一阵之后,发现自己还是被人吊着。

    跟踪者是越离越远,但是李永生真的恼了,索性直奔北城而去,柳麒目前就在北郊,想必柳真人也不会介意随手惩治对方一下。

    他不再四处乱窜,放开速度直线往前跑。

    他若是的真的全力直奔,速度会相当惊人,身后的司修未必比他跑得快。

    但是他跑得快了,就太容易撞上人了,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,驶出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那马车的速度不算快,但也不慢,地上的雪化为了冰,一时间也站不住。

    李永生脚尖一点地面,直接斜蹿上了路边的房顶,然后一个前扑,打算从马车后方冲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马车里刷地冲出两名司修,直奔他而来。

    李永生吓了一跳,这么普通的马车里,怎么又冲出两个司修来?

    难道接下来,该是化修遍地走,司修不如狗了吗?

    “滚开!”他厉喝一声,抖手打出几枚铁钉,身子诡异地一扭,冲过了两名司修的封锁。

    不等他继续往前跑,只见面前人影一闪,多出一个似曾相识的中年人,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李永生才待继续出手,然后就是一怔,“李……李将军?”

    拦路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苦寻不着的李清明,只不过一头白发,已经变成了黑发,他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李清明哭笑不得地看着他,“我说,我知道你着急找我,但是……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?”

    “有御林内卫追我呢,”李清明身子一侧,也懒得跟这厮多说,“你的境界还不太稳定,巩固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清明身子一闪,又拦到了他前方,笑眯眯地发话,“那你为什么不跟我求助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活得太率性,”李永生索性停下脚步,淡淡地发话,“我在城外有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错?”李清明的眉头一皱,直接发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拆吴小女的房子,我想让他们等吴小女回来,”李永生深吸一口气,“现在有两个司修在追我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李清明的牙关里挤出一个字来,然后扬声发话,“什么玩意儿……把追的两个人拦住!”

    追来的司修,距离他们已经不足五十丈了,曾经阻拦李永生的两个司修直接迎了上去,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御林内卫办事,”追来的人根本不理会,直接向前撞去,“不想死的滚开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这边俩司修刷地掣出了短刀,“切莫自误!”

    追来的司修见状,齐齐止步,对方短刀实在太熟悉了,跟他们的一样——也是御林内卫。

    不过这俩也不害怕,而是大声发话,“捉拿朝廷要犯,让开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开吧,”李清明的声音,淡淡地传来。

    两名司修继续前冲,虽然看到这中年人有些面熟,也没在意,抖手一张大网,就网向了李永生,“小子,让你再跑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那大网诡异地转了一个向,瞬间变小,飞进了一个中年人的掌心。

    两名司修是识货人,见状顿时倒吸一口凉气,“化修?”

    不过京城的化修也不少,他们看一眼对方,发现实在有点陌生。

    反正李永生已经被拦住了,这两位迟疑一下,缓缓发话,“此人是顺天府追拿的要犯,大人还是莫要多管闲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救你们啊,”李清明先是叹口气,然后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顺天府的要犯?我呸……是孔二傻子让你们来的吧?”

    两名司修闻言,齐齐一愣,敢将孔公子称作孔二傻子的,京城里还真没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敢问大人尊姓大名?”一名司修拱手发问。

    “这才几年啊,居然就有人忘了我,”李清明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我有没有必要杀了你,让大家恢复一下记忆呢?”

    “杀御林内卫的?你是李……”一名司修倒吸一口凉气,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李清明杀过御林内卫,那还是十来年前的事,他因为中毒回京疗养,有一次,他儿子从外地请回一名医师来,不巧被那医师京中的对头发现,将人抢下。

    李清明一怒之下找上门去,当场斩杀两名御林内卫,抢走了医师。

    那医师最后也没给他治好毒,但是先皇闻听之后,考虑到他着急驱毒,儿子也被人打伤了,所以没有大加追究,就是让他出了抚恤金,外加罚俸三个月。

    这俩司修,真是久闻李疯子大名了,只不过李永生都差点没认出来,他俩更不可能认出来——在京城这十几年,李疯子低调得很。

    想到李疯子居然恢复了修为,又出面庇护李永生,这两人脸都吓白了。

    李清明见到周围有人过来围观,淡淡地一摆手,“上车,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这俩司修哪里敢拒绝?只能乖乖地上车。

    马车也不停歇,继续缓慢地行驶。